經濟社論
美國總統拜登9月15日宣布成立美英澳同盟(AUKUS),劍指中國。根據報導,美國將幫助澳洲建造八艘核動力潛艦,首艘於2040年完成,在此之前,澳洲將租借美國的核動力潛艦。幾乎就在同時,9月16日中國正式向紐西蘭遞交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申請書, 9月22日台灣跟進,也向紐西蘭遞交加入CPTPP的申請書。 兩件看似性質完全不同的新聞,折射的卻是美中雙雄在全球博弈中最新一回合的過招:美國的安全統戰vs.中國的經濟統戰。雙方動作看似突然,其實都是謀定而後動,也都是雙方全球長期大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先看中國一方。CPTPP的前身「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原本是美國在歐巴馬總統任內主導、旨在排除中國又包圍中國的戰略框架,但2017年川普總統一上台,就以讓利太多、不利美國而宣布退出。失望的亞太成員在日本主導下改頭換面,將TPP易名為CPTPP。 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大陸鴨子划水,促成了包括中國、東協十國及日、韓、澳、紐共15個成員國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RCEP總人口22億人,國內生產毛額(GDP)占全球30%,已於2020年11月15日正式簽署,是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協定。 日前中國大陸又再申請加入CPTPP。由於CPTPP是一個高質量的自由貿易協定,要求嚴,門檻高,以目前中國大陸現況,恐怕多方面都需要大幅改革才能達到CPTPP標準,加上可能面對日本、澳洲等成員國的干擾,因此北京的動機與策略不免令人好奇。 對此我們提出看法。首先,中國大陸的用意應是倒逼自己升級。改革通常面對意識形態的包袱及既得利益集團的抗拒兩大阻力,對外開放是排除阻力的最好手段。中國大陸從1979年的改革開放、2001年的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再到去年的中歐投資協定,莫不如此。難度愈來愈大,說明自信也愈來愈強。 其次,打入CPTPP以消解原本美國想用TPP來圍堵中國的氣勢。川普棄TPP而去,拜登也宣稱不會復入;中國的加入將進一步強化美國排斥CPTPP的意志。中國或將成功地把一副壞牌打成了好牌。 更者,為各國在美中之間的選邊提供了經濟上的誘因與正當性。新加坡率先表示歡迎中國加入CPTPP。對所有成員國而言,當然歡迎而非排斥一個世界最大市場的中國,此一理由亦將對日、澳等國構成壓力,最終做出妥協。 最後,我們可以看到,不同於美國更醉心於通過安全與軍事媒介建構反華聯盟,中國大陸致力的是一張張經貿網絡,如RCEP、中歐投資協定、剛剛擴容加入了伊朗的「上海合作組織」及水到渠成的一帶一路。相對於美國主導的「脫鉤化」,中國正在建構的是一個以中國為核心、為主導的多層次經濟「全球化」。 如此布局,無以名之,就看做是中國在美中博弈中針對美國的「經濟統戰」。因此,也就可以把一系列美國針對中國的戰略布局,如北約、G7、美日印澳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以及最新的AUKUS軍事同盟等,看做是美國在美中博弈中針對中國的「安全統戰」。 對於此一正在形成中的全球戰略格局,有三個角度值得關注。第一,經濟的整合是開放的,可以重疊,有相乘相加的誘因;安全的整合則是封閉的,還容易在原本體系中產生矛盾與對立;第二、美國對華地緣戰略表面上在擴大,實則在後退,並有從第一島鏈向第二島鏈後撤的傾向。 第三,AUKUS的成形及日本鮮明的反華立場,恰恰偶合了上個世紀英國戰略家麥金德的世界島理論。世界島理論預見到的就是海、陸兩大板塊的對立與互動。大陸板塊指的是亞、歐、非三大洲,即所謂世界島的大整合;海洋板塊指的是美洲、澳洲、英國、日本四塊與世界島不連接的陸地。 美中兩強在21世紀的博弈,的確充滿了許多驚奇與懸念。
明報社評
《施政報告》下周三公布,土地房屋政策是焦點所在,近日盛傳的多項措施,諸如舊樓「強拍」鬆綁、降低新界「祖堂地」出售門檻等,對於釋出更多土地,無疑有一定幫助,實際成效如何則要走着瞧;重置葵涌貨櫃碼頭,作為長遠目標當然值得研究,然而香港房屋問題水深火熱,覓地建屋必須立竿見影,政府必須拿出更大魄力,顯著增加短中期土地供應。馬料水近岸填海、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等短中期方案,過去因為既得利益和各種政治阻力,未能成事,現在是時候重新推進;另外,政府精簡造地流程,亦須大刀闊斧,不能再像之前般小修小補。當局應以壓縮一半甚至三分之二造地時間為目標,爭取將中期發展項目,變成短期項目。 降低門檻釋放土地 馬料水填海應重推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即將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預料政府將推出一系列新措施,希望加快釋放土地,包括向新界一些宗族集體持有的「祖堂地」入手,降低轉售門檻,由集齊100%持份者同意,改為八成左右;市區方面,當局亦有意為舊區重建鬆綁,樓齡超過50年的舊樓,只需集齊七成或七成半業權同意,發展商就可申請強制拍賣。此外,政府相信亦將重提屯門龍鼓灘填海、研究進一步收回新界私人土地及重置葵涌貨櫃碼頭等。 本港短中期土地供應缺口巨大,《施政報告》不能空談長遠前景,必須拿出更多實質措施,顯著增加短中期土地供應。明日大嶼人工島填海計劃,提出近3年,今年較早時候才通過研究撥款,重置葵涌貨櫃碼頭騰出土地建屋,比起明日大嶼更為長遠,現在啟動研究,不知等多少個十年方能見到成果。當然,從物流貿易樞紐長遠佈局考慮,重置葵涌貨櫃碼頭,遲早需要考慮,可是從解決土地房屋問題角度看,談不上是良方妙策。 政府覓地建屋必須多管齊下,力求立竿見影。部分棕地有重要經濟作業正在進行,收回建屋之前,需要先解決重置問題,相比之下,加快開發新界閒置私人土地,對於紓緩短中期供應,無疑是較現成的方法。新界有不少祖堂地,理論上可供發展,問題是這些土地分佈零散,業權又複雜,部分夾處私人土地中間,發展商難以透過收購整合土地發展。降低祖堂地轉售門檻,理論上可從技術層面減少開發障礙,可是能否顯著加快新界土地開發,仍得拭目以待。 私人土地開發權,操諸發展商和地主手中,政府能做的,一是製造誘因鼓勵發展,二是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一些私人土地作公共用途。政府提出土地共享計劃,鼓勵開發私人土地,迄今只有兩個項目上馬。前年《施政報告》提出積極引用《收回土地條例》,經過一輪「研究」,到頭來僅決定收回3幅土地,佔地不夠2公頃。降低祖堂地轉售門檻,方便私人土地開發,不等於發展商一定大力參與;政府「進一步研究收地」,倘若最終又是僅僅收回數公頃土地,幫助其實不大。 政府增加短中期土地供應,必須大刀闊斧敢作敢為,不管是收地、公私營合作還是近岸填海等,都要更加積極。屯門龍鼓灘填海重置棕地工業設施,因為村民反對,遲遲未見進展,《施政報告》重新推動是好事,另一近岸填海計劃,即吐露港馬料水填海,其實亦應重新上馬。馬料水填海,加上搬遷沙田污水處理廠騰出的土地,合共88公頃,可以興建逾萬公營及私營單位,然而由於會影響區內私人屋苑「無敵海景」拖低樓價,填海計劃在地區遇上巨大阻力,一些政黨為了選票,亦看風駛舵反對計劃,不過此一時彼一時,香港政治環境已變,小我利益凌駕大我的情况,不應繼續出現。 近岸填海及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都是一些較高效的覓地建屋方案,過去因為政治原因遭到反對,現在是時候重新考慮。開發毗鄰郊野公園的邊陲地,不等於縮小郊野公園範圍,毋須自我設限、一寸不許動。紓緩土地房屋問題不能再蹉跎,當局必須做到兩件事,除了推出更多短中期土地開發計劃,更要大幅加快開發程序,將中期方案變成短期、長期方案變成中期。 大刀闊斧精簡流程 中期項目變為短期 根據政府現行程序,「生地」變成「熟地」,需時大約10年,明日大嶼一類大型填海造地工程,由前期技術研究、完成環評城規等法定程序,再到動工「見地」,需時就更長,加上樓宇項目發展期,整個覓地建屋過程,隨時要花近20年。1990年代港英「玫瑰園計劃」,十大基建花了8年便完成;發展天水圍北,1994年開始規劃,2000年已有樓入伙。相比之下,古洞北發展區計劃,早在林鄭月娥擔任發展局長時已提出,10多年後仍未完成。 規章制度的存在,應該是為了方便而非妨礙做事,現時「生地」變「熟地」程序明顯太長,不合時宜,近年政府提出的精簡審批流程措施,僅屬小修小補,無濟於事。政府壓縮土地生產程序,須以目標為本,不能「有做當有效」,最實際方法是定下具體時間指標,將目前需時10年完成的程序,最少壓縮到5年,甚至是更理想的3年,若不設下一個明確目標,壓縮流程容易淪為門面工夫,自欺欺人。
星島社論
港府團隊近日與內地代表舉行「對接會議」,商討如何落實通關,包括拉近兩地的防疫準則,主要是「健康碼」互通的問題。經民聯昨天指出,當局在這方面未能推出與內地對接的系統,是兩地恢復通關的最大障礙,而行會成員林健鋒認為現時是實行粵港健康碼的最好時機,有助提早通關;這些意見可說一矢中的,工商界正因沒法通關叫苦連天,經營大受影響,如果政府仍然歎慢板,他們所受創傷將更深,經濟復甦無期。 拓市場受阻 商家「傷到入肉」 香港與內地經濟緊密相連,檢疫隔離令兩地商務往來嚴重受阻,對許多港商而言,已傷到「入肉」。香港工業總會最近進行問卷調查,收回逾三百家企業和機構回覆,百分之七十七表示因不能回內地,以致生產量減少,超過八成指這情況嚴重影響其拓展大灣區市場。他們經營之所以大受打擊,主要因為逾四成企業的老闆與僱員一直沒有回內地公幹,阻延了生產與洽談生意,業務處於半停頓狀態。 工總這個調查,反映了商家的真實苦況,兩地生意本來大有可為,也機遇處處,奈何來往共須隔離二十四天,時間成本實在太高,也太折騰,故許多人寧願放棄拓展機會,如果情況好轉,他們就會立即「動起來」。受訪的企業中,六成表示若能有條件通關,將有一至五名人員立即到內地公幹,可見他們都心急如焚。 其實商界過往都提過一些變通方法,例如實行「點到點」的商務通道,即限定由香港到廣東一個城市,不可到其他地方,而獲准通行者須接種疫苗及檢測屬陰性,公幹後於限期內返港。由於內地屬低感染地區,香港也近四十天清零,這措施的風險不高,可行性本應很高,但兩地當局至今仍未置可否。 要實行局部通關,其中一個重要條件,是兩地居民須使用可互通的「健康碼」,其中包含疫苗接種和檢測記錄、健康狀況、旅遊記錄、曾否與感染者接觸等,當身處另一地區時,出入場所都須出示健康碼。在內地與澳門,這已是日常生活一部分,而且早就互通,但香港卻遲遲未推行,亦因此阻礙了通關。 早已研發就緒 拖延受質疑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昨天說,政府在去年十一月就完成開發健康碼的轉碼系統,可將健康資料直接轉到本港的健康申報平台。由此可見,使用健康碼已沒有技術問題,只看政府有沒有決心落實,和市民是否接受。 對於前者,林健鋒質疑政府既然早已研發成功,為何不早日推出,讓港人在通關前先熟悉,也可測試系統運作,避免通關時出問題。這建議很值得公眾支持,為了盡早通關,政府應走快一步,放膽讓希望往返內地的市民試用健康碼,相信接受的人不在少數。 正如工總主席查毅超所說,落實免檢疫通關已刻不容緩。若政府能推行健康碼,與內地商討通關將更易水到渠成。
東方正論
林鄭甫上台便將「置業主導」列為其施政重頭戲,並將「白居二」恒常化,惟最關鍵的拓土建屋毫無寸進,結果不僅淪為畫餅充飢,更進一步推高樓價。其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即將發表,再次吹出增加土地供應的風聲,但單看二手居屋樓價在其任內屢屢破頂,幾可預言解決住屋問題又是煲無米粥而已。 眾所周知,上月樓價再創新高,更蔓延至居屋第二市場。地產代理指出,今年首8個月,包括居屋自由市場及第二市場的二手居屋買賣合約登記錄得4,987宗,總值268億元,已超越去年全年總和,今年累計成交金額亦刷新自1996年以來的歷史高位。今年8月,二手居屋買賣登記金額最高是香港仔雅濤閣中層單位,成交價達996萬元;其次是屯門美樂花園中層單位,成交價達953萬元;筲箕灣東旭苑東麗閣高層單位亦創出908萬元高價。沙田愉翠苑、穗禾苑、天水圍天富苑、馬鞍山錦豐苑、富寶花園及屯門景新臺等亦分別錄十多宗登記;而黃大仙富強苑、鰂魚涌康山花園更在今年上半年以破千萬元天價成交,居屋交投旺盛以至出現炒風已是不爭的事實。 昨日立法會亦有討論相關情況。有議員表示,目前業主要在居屋第二市場出售單位,首兩年的售價不能高於買入價,意味第3年便可鬆綁,結果居屋售價不斷破頂,淪為炒賣工具,要求政府將資助房屋與私人市場分割,並將首兩年售價不能高於買入價的期限延長至5年。事實上,居屋推出的原意是「居者有其屋」而不是「居者炒其屋」,但在香港結構性畸形的樓市和政策之下,私樓固然大炒特炒,居屋也成為不少人的致富工具,早就失卻居者有其屋的初心。 然而運房局局長陳帆拒絕作為,反指過去5年,於首兩年或3至5年內,於第二市場轉售居屋單位的申請為12,600宗,出售約8,000宗,認為數字正常,拒絕收緊轉售限制,亦不會將資助房屋和私人市場分割,更暗示居屋業主賣樓是因為「2019年發生社會運動,港人對移民的態度轉變」所致。作為主管房屋及運輸事務的局長,陳帆不但對沙中綫醜聞「看報道才知道」,現在對居屋炒風更是「不承認便等於不存在」,一派「等收工」的模樣,甚至連任內弄出黑暴也成為其不作為的藉口,令人嘆為觀止。這就難怪,林鄭政府由上台說到臨近下台,拓土建屋依然龜行蝸步,樓價則長升長有,發展商繼續賺得盆滿缽滿,無殼蝸牛繼續水深火熱,香港房屋問題不僅「五十年不變」,高樓價更是愈演愈烈,寧不悲乎。 說到底,港府為保庫房收入,根本無意改變高地價政策,麵粉價貴,麵包自然更貴,陷入惡性循環。別看林鄭開口閉口「明日大嶼」,其實十畫沒有一撇,所謂的美好願景不啻是敷衍輿論而已。當中央嚴遏內地樓市,明言房屋是用來住而非用來炒,港府官僚偏偏反其道而行,繼續為發展商利益服務,看來除非中央雷厲出手,否則本港樓市難有扭轉之日。
頭條社論
本港人口高齡化,可持續的退休收入,成為臨近退休人士關注的問題。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日前接受《星島日報》專訪時指出,可以考慮將已退休僱員的強積金強制轉成年金,以提供穩定的回報,旋即引起各界熱議,這個建議出發點可取,特別適合低下階層市民,但在構思推行時,必須讓不同需要的市民有得揀。 羅致光在專訪中指出,政府仍須繼續加強退休保障工作,包括研究加強與公共年金與強積金配合。他提出三個方案,一是否強制退休員工將強積金轉成年金;二是將強積金自動轉成年金,若退休者不願意可自行再提取;三是維持現時情況,用不同方法鼓勵更多人購買年金。把強積金轉為年金,有其好處,對不懂投資及不願冒風險的市民,年金可以提供穩定收益,長攞長有,為生活提供一定保障。然而,並非人人如此想法,財政充裕或善於投資的市民,年金回報不夠進取,吸引力不大。 俗語有云:「有得揀先至係老闆。」人人想法不同,需要各異,當局不宜鐵板一塊,若只強制把強積金轉為年金,必定惹起社會各界極大爭議,最後難以推行。最好的方法,是給予市民多項選擇。故此,在醞釀任何政策改變之前,必須先廣泛徵詢民意,小心作出分析,制定政策選項時,給予不同階層和不同需要的市民,享有不同選擇方案,滿足不同需要,新退休政策才可水到渠成。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