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美國國務院刊登的關於中美雙方2+2對話的全文內容: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下午好,歡迎光臨。我謹代表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和我本人歡迎(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和國務委員王毅訪問阿拉斯加州,並對你們遠道而來與我們交談表示感謝。
我本人剛剛與國防部長奧斯汀以及我們在日本和韓國的同行舉行了會談,這兩個國家是我國最親密的盟友。他們對我們今天和明天在這裡舉行的討論非常感興趣,因為我們將提出的問題不僅與中國和美國有關,而且與該地區和全世界其他國家有關。本屆政府致力於通過外交手段促進美國的利益,加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這種體係並非只是一個抽象化的概念。它幫助各國和平解決分歧,有效協調多邊努力,參與全球貿易,確保每個人都遵循同樣的規則。如果與以規則為基準的國際秩序背道而馳,那麼這個世界的規則將可能會變成威力即正義,我們將會看到的是贏家通吃的局面。對我們每一國而言,那樣的世界都將會是更加暴力的、動盪不安的世界。今天,我們將有機會討論國內和全球的關鍵優先事項,使中國能夠更好地了解本屆政府的意圖和做法。
我們還將討論我們對中國行動的深切關注,包括在新疆、香港和台灣的行動,對美國的網絡攻擊,以及對我們的盟友的經濟脅迫。這些行動都威脅到維持全球穩定的基於規則的秩序。正因為如此,這些問題不只是內政問題,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感到有義務今天在這裡提出這些問題。
我說過,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在應該發展的地方將是競爭的,在可以發展的地方將是合作的,在必鬚髮展的地方將是對抗的。我想,我們在阿拉斯加這裡的討論將涉及方方面面。我們的意圖是直接表達我們的關切,直接表達我們的優先事項,目標是使我們兩國之間的關係更加清晰地向前發展。謝謝你們的到來。
楊潔篪先生,在您講話之前,我想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說幾句話。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
謝謝國務卿先生,歡迎楊潔篪主任和王毅國務委員出席會議。我們在阿拉斯加見面很合適。我們可能遠離美國大陸,但很少有地方能像這裡一樣,代表美國人的精神:慷慨、堅韌、無畏。我們在這裡舉辦這次會議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布林肯部長和我對我們能夠在這裡講述美國的觀點感到自豪,這個國家在拜登總統的領導下,在控制這一流行病、拯救我們的經濟以及確認我們民主的力量和持久力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我們為振興我們的聯盟和夥伴關係所做的工作感到特別自豪,這是我們外交政策的基礎。就在上週,拜登總統主持了四方領導人峰會,體現了世界民主國家的進取精神,並承諾實現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願景。只有通過這樣的伙伴關係,我們才能為我們的人民帶來進步和繁榮。
布林肯部長列舉了許多令人關切的領域,從經濟和軍事脅迫到對基本價值觀的攻擊,我們今天和今後幾天將與你們討論這些問題。我們會坦率、直接、清晰地討論。這些都是美國人民關心的問題,但它的意義遠不止於此。在我們過去兩個月進行的密集磋商中,我們聽到了世界各地——從我們的盟友和夥伴到更廣泛的國際社會——提出的每一項關切。
我們今天將明確表示,從美國方面來說,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我們在世界上的做法以及我們對中國的做法有利於美國人民,並保護我們的盟友和夥伴的利益。我們不尋求衝突,但我們歡迎激烈的競爭,我們將永遠捍衛我們的原則,捍衛我們的人民,捍衛我們的朋友。我們期待著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與你們討論所有這些問題。謝謝!
楊潔篪:(中文)(持續約15分鐘)
參與者:這是對譯員的測試。
布林肯部長:我們要給翻譯加薪。 (笑聲)。
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譯文)應布林肯國務卿、沙利文先生的邀請,我和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來到美國安克雷奇,同美國進行戰略對話。我們希望這次對話將是真誠的、坦率的。中美兩國都是世界上的大國,都對世界和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發展負有重要責任。在中國,我們剛剛結束了兩會。全會通過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14個五年規劃綱要和到2035年的長遠目標。
當前,中國正處於實現第一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向第二個一百年奮鬥目標邁進的歷史性一年,2035年必將實現基本現代化。到2050年,中國將全面實現現代化。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取得決定性勝利和重要戰略成果,全面戰勝絕對貧困。中國的人均GDP只有美國的五分之一,但我們成功地消除了所有人的絕對貧困。我們也希望其他國家,特別是發達國家在這方面也做出類似的努力。而且,中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方面也取得了偉大的、歷史性的成就。中國人民密集團結在中國共產黨的周圍。我們的價值觀與人類的共同價值觀相同。它們是:和平、發展、公平、正義、自由和民主。
中國和國際社會所遵循和維護的,是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體系,是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不是一小部分國家所倡導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美國有美國式的民主,中國有中國式的民主。美國在推進本國民主方面所做的工作不僅應由美國人民來評價,也應由全世界人民來評價。而中國方面,經過幾十年的改革開放,我們在各個領域都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特別是我們為維護世界和平與發展、維護《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作出了不懈努力。
世界上一些國家發動的戰爭造成了大量人員傷亡。但是中國要求各國走和平發展的道路,應該實行和平的對外政策的。我們不主張通過武力侵略,不主張通過各種手段推翻別國政權,也不主張屠殺別國人民,因為所有這些只會造成這個世界的動盪和不穩定。到最後,所有這些做法也都不會有利於美國。
因此,我們認為,重要的是美國要改變自己的形象,停止在世界其他地方推進自己的民主。美國國內很多人其實對美國的民主缺乏信心,對美國政府的看法也各不相同。在中國,根據美國的民意調查,中國領導人得到了中國人民的廣泛支持。所以,任何詆毀中國社會制度的企圖是不會得逞的。事實證明,這種做法只會使中國人民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中國共產黨周圍,朝著既定目標穩步前進。

952年,中國製定了第一個五年發展規劃,現在進入第14個五年發展規劃的第一年。我們將沿著這條路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中國的發展不僅要造福中國人民,更要為21世紀世界的發展作出貢獻。中美都是大國,都肩負著重要責任。我們既要為世界和平、穩定和發展等方面作出貢獻,例如抗擊COVID-19,恢復世界經濟活動,應對氣候變化。我們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我們的利益也有共同點。
因此,我們要摒棄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我們必須轉變思維方式,確保在21世紀,無論大小國,特別是大國,能夠團結一致,為人類命運作出貢獻,來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來實現公平正義、相互尊重的新型國際關係。在一些地區問題上,我認為問題在於美國的“長臂管轄”和“壓迫”,美國通過武力或金融霸權,把國家安全的觸角伸得過長,這給正常的貿易活動製造了障礙,而且煽動一些國家對中國進行攻擊。
至於中國,我們相信並按照科學技術標準來處理進出口問題。布林肯部長,你說你剛從日本和韓國回來。這兩個國家是中國的第二大和第三大貿易夥伴。東盟國家已經超過歐盟和美國,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我們希望美國同亞太各國發展良好的關係。我們之間應該有很多共同的朋友。這才是21世紀的處世之道。
在中國農曆新年的前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拜登進行通話。兩國元首一致同意加強溝通,管控分歧,拓展合作。我們今天舉行這次對話,是為了落實兩國元首通話達成的共識。事實上,舉行這一對話是兩國元首作出的決定。因此,對兩國人民和世界人民來說,他們都希望看到我們這次的對話取得實際成果。新疆、西藏、台灣都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堅決反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我們已表示堅決反對這種干涉,並將採取堅定的反應。
在人權問題上,我們希望美國在人權問題上做得更好。中國在人權方面不斷取得進步,但美國國內在人權方面存在很多問題,這是美國自己也承認的。美國還說,在當今世界,各國不能依靠武力來解決我們面臨的挑戰。美國在人權方面面臨的挑戰是根深蒂固的。它們不是在過去的四年裡才出現的,比如黑人的生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活動。這個問題最近才被提出來。所以,我們希望兩國能把各自的事情辦好,而不是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對中國來說,我們會把自己的事情辦好,讓14億中國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這是中國外交的目標。同時,我們也將為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作出自己的貢獻。自從幾十年前我們兩國在交往中打破堅冰以來,中美兩國共同取得了很多成就。這是兩國有識之士共同努力的結果,這一歷史是兩國成就的一部分。儘管世界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但中美兩國應該思考如何在新形勢下共同努力,擴大合作。
如果說兩國之間有競爭的話,我想主要是經濟方面的競爭。剛才我已經說了,中美經濟交往中出現的摩擦,要理性應對,實現互利共贏。中美貿易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們應該再上一層樓。絕大多數在華美國企業都表示,中國的商業環境很好,沒有人強迫他們留在中國。他們看到了中國市場帶來的利潤,也看到了巨大的機遇。這就是他們留在中國的原因。我認為,在新形勢下,中美兩國應該加強相互溝通,妥善管控分歧,努力擴大合作,而不是進行對抗。
但我們兩國之間過去是有過對抗,這個結果並沒有給美國帶來好處。美國從這場對抗中得到了什麼?我沒有看到任何好處,唯一的結果是對美國的損害。這樣的對抗,中國是一定會挺過來的。
所以我們看待與美國的關係是,就如習近平主席說的,我們希望同美國不對抗,不衝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實際上,在兩國總統通話期間,拜登總統本人也談到了我們兩國之間不衝突、不對抗的重要性。因此,在我們這一層面上,我認為非常重要的是,我們要盡一切努力,全面、忠實地貫徹和落實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把中美關係重新帶回到健康穩定發展的軌道。
關於網絡攻擊,我想說的是,無論是發動網絡攻擊的能力,還是可以部署的技術,美國都是這方面的佼佼者。你不能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別人。
美國本身並不代表國際輿論,西方世界也不代表。無論從人口規模還是世界趨勢來看,西方世界都不代表全球輿論。所以我們希望美方在談到普世價值和國際輿論時,考慮一下這樣說是否放心,因為美國並不代表世界。它只代表美國的政府。我認為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美國所倡導的普世價值,不承認美國的意見可以代表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將成為國際秩序的基礎。
因為兩位發表了一些與眾不同的開場白,我的開場白也會略有不同。
國務委員王毅:(譯文)好吧,和楊潔篪主任相比,我就長話短說。兩位先生,你們跟中國也打過多年交道了,所以你們也是中國人民真正的朋友。我想說,我今天很高興見到你們,中國——中國代表團——是應美國的邀請來到這裡的。正如蘇利文所說,安克雷奇是連接中美兩國航線的中點,可以說是中美交往的“加油站”。這也是中美兩國可以相向而行的交匯點。
中國過去肯定不會,將來也不會接受美方的無端指責。近年來,中國的正當權益受到公然壓制,中美關係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嚴重困難時期。這損害了兩國人民的利益,也損害了世界的穩定與發展,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中方敦促美方全面放棄肆意干涉中國內政的霸權主義做法。這個老毛病應該要改改了。也是時候改變了。特別是3月17日,美國就香港問題再次升級對中國的所謂制裁,中國人民對這種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的行徑感到憤慨,中方堅決反對。
安克雷奇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一個中點,但它畢竟還是美國的領土,我承認中國代表團是應美國的邀請來到這裡的。然而,就在我們出發前一天,美國通過了這些新的製裁措施。這不是一個正常的待客之道,我們不知道這是否是美國為了在與中國打交道時獲得一些優勢而做出的決定,但這肯定是錯誤的,反映了美國內部的虛弱和無力。這不會動搖中方的立場,也不會動搖中方解決這些問題的決心。
我也想說,習近平主席和拜登總統在中國農曆新年前夕的通話是非常重要的,在這次通話中,雙方達成了一些共識,為恢復中美關係走上正軌指明了方向。國際社會正在密切關注我們今天和明天的對話。他們正在觀察我們雙方是否會各自表現出善意和誠意,他們正在觀察這次對話是否會向世界發出積極的信號。
因此,我們將密切關註今天和明天會發生什麼。如果美國願意,我認為我們雙方應該承擔起這一責任,履行我們被賦予的任務。我就講到這裡。謝謝你!
布林肯國務卿:非常感謝。
被打斷……(記者被叫回來)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主任先生,國務委員,鑑於你們的超時言論

Share:

More Posts

時事摘要26-03-2021

國防部:中國無意“挑戰”誰,但誰的“挑戰”也不怕;中國不想“威脅”誰,但誰的“威脅”也沒用

時事摘要25-03-2021

國新辦昨發布《2020年美國侵犯人權報告》:疫情嚴重失控釀成人間悲劇,民主失序引發政治亂象,種族歧視惡化少數族裔處境

時事摘要24-03-2021

反制!中國:決定對歐方嚴重損害中方主權和利益、惡意傳播謊言和虛假信息的10名人員和4個實體實施制裁,包括德國學者鄭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