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
雖然Delta新冠變種病毒持續蔓延,全世界的經濟都在復甦當中,可是復甦的速度並沒有如想像中快速,以美國最為明顯,摩根士丹利近來調降第3季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預估,由6.5%大幅下修到2.9%,而美國今年經濟成長的預測,高盛則自6%調降為5.7%。 美國過去一年來,是靠巨額支出赤字預算,持續花錢,期待經濟體質能夠自動痊癒,可是一年來根本改變了經濟結構,包括:由全球化轉向在地化,人口結構決定了經濟復甦的快慢,還有科技革新改變消費及工作模式等等,讓過去熟知的解決方案,像是放鬆銀根,刺激消費,已經不再有效,其中最重大的變化在於缺乏工作意願,換句話說,怠工。 新冠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前所未見的衝擊,數千萬人失業及流離失所,在經過一年多之後,雖然美國薪水平均提高了3%,可是企業主仍然在抱怨找不到人,餐館與商店門口紛紛掛出「請忍耐,我們人手不足」。 根據美國最新統計:失業人口有850萬,職缺卻增加至1,000萬,其他發達國家也不遑多讓,英國3月到6月中的徵人廣告件數增45%,澳洲官方7月1日公布,5月職缺數量創史上新高,比疫情前超出57%,整體來說,據《經濟學人》估算,OECD國家中的工作人口,整整比疫情爆發前少了3,000萬人。 為何如此?首先,由於去年疫情高峰期,美國失業人口暴增,聯邦政府推出史無前例的大規模紓困案,每人每周300美元失業補助,且發放期限長達18個月,比一般失業救濟的上限要多,不工作所拿到的補貼,比工作拿到的最低工資,還要高得多,許多人沒有意願回去工作。 但隨著美國經濟復甦,聯邦政府將在9月終止失業補助計畫,許多人認為,失業紓困補助不應該繼續,才能把待業勞工「擠回」市場中,部分共和黨主政的州已停發失業補助。但勞工團體認為,應該趁疫情減緩的時候,提高工資,改善就業環境,才能鼓勵大家重回職場,政府不該斷然砍福利,而是要重新設計制度,鼓勵就業。 第二個原因是,企業一直在因應調整,或者以兼差替代全職,或者以外包替代僱用,甚至以機器人替代,盡量減少工作職位,減少人事成本,現在所有工作職位比疫情前減少500萬個,換句話說,經過疫情之後,原來被解僱的人,發現自己的工作,已經不再存在了。 第三,或許更重要的原因,則是在白領受僱者自己;疫情對許多人都是個心理上的巨大衝擊,讓人有時間可以停下來反省自己的生活,現在美國已經有個專有名詞「大評估」(Great Assessment),受僱者拿回主動權,做出自己的選擇,「你的人生只有這一次機會」,有的人要永遠在家上班,有的人要有更多家庭共處時間,有人重新追尋更有意義的生涯規劃。 今年有項民調發現,三個失業者當中有兩個人(66%)要重新考慮新工作,而不是回到老工作,這個比例比在30年代大蕭條時還要高。更細一點的統計發現,辭職率比疫情前要高了13%,疫情期間,有360萬人退休,比正常情況多了200萬,更多人想要自己創業。換句話說,很多人就是怠工,不想回到老工作,所以即使工作職缺再多,也找不到人。 經濟學家認為這些怠工數字並不代表什麼,只是在轉換工作之間的猶豫期,但是猶豫期久了,跟不上職缺要求,就會被職場淘汰,「疫情這代人」同時退出勞動市場,是前所未見的,勢必有政治與社會的影響。 台灣直接受到疫情影響不大,但是經濟衝擊則不小,近日也出現缺工的情形,年輕一代「躺平」的現象更所在多有,尤其前面失業者還沒有消化,暑假後畢業生求職潮又已經開始,政府有關單位千萬不能低估疫情對工作意願的衝擊,要審慎因應。
明報社評
香港疫情基本清零,疫苗接種率亦達到六成,惟與內地通關仍未有時間表。行政長官表示,正尋求與內地專家對接,了解內地對免隔離通關的要求,有議員則關注,問題是否在於香港未推出健康碼,無法與內地看齊互認互通。粵港澳健康碼互通,談了超過一年,澳門早已跟內地互通。去年9月港府表示,港版健康碼的技術問題已基本解決,可是計劃卻一直束之高閣,政府從未解釋。本港社區防疫有「安心出行」,「港康碼」作為北上通關工具,用不用屬個人選擇,市民若擔心私隱或監控問題,不去內地自然毋須使用。既然港府重視與內地通關,好應該交代問題究竟卡在哪裏,以及「港康碼」難產原因。 疫情清零打針率升 落實港康碼欠進展 Delta變種病毒肆虐,早前內地多個省市亦出現疫情,當局雷厲風行防疫,花了大約一個月時間平息疫情,再度展示內地「可持續清零」的能力,外媒形容中國是首個成功控制Delta疫情的國家。港府一度因應內地疫情,暫停「回港易」計劃,及至昨天,相關安排得以全面恢復,當局同時宣布,將於下周三推出「來港易」計劃,容許內地及澳門非香港居民來港免隔離,每日名額上限合計2000人。對於有必要來港的內地人,「來港易」當然有其好處,問題在於北上難,由香港返內地的人,仍須接受「7+7+7」檢疫安排(7天集中隔離、7天家居隔離、7天居家健康監測)。「來港易」作為港府單向放寬措施,方便「來」不方便「往」,吸引內地人來港作用有限,若想為香港經濟注入更多動力,必須早日恢復兩地正常通關。 香港抗疫跌跌撞撞累積經驗,近月總算找到一套屬於自己的方法,做到基本清零;疫苗接種方面,雖然長者及年輕人接種率仍不理想,惟整體而言,這個暑假,全港接種率已有顯著提升。最新數字顯示,香港已打針人口超過420萬,相當於可接種人口的63%。在西方,部分國家憑仗接種率高,欲走群體免疫而非清零抗疫路線,全面放寬防疫措施,代價是疫情大反彈,近期美國便有不少未打針者染疫病重死亡。全民接種目標尚遠,香港既已做到基本清零,爭取先跟內地通關,是眼前最合理選擇,可惜迄今仍未有具體時間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天回應立法會議員質詢,僅表示當局正尋求與內地專家對接,了解通關要求,若內地當局提出一些先決條件,特區政府將盡力達至。 北京冬奧距今不足半年,全國防疫不容有失,香港疫情過去反覆多,內地當局對與港通關有較大戒心,可以理解,不過話說回來,港府跟內地談通關已久,早前還向中央提交了報告,港府即使無法確定通關成熟時機,至少應該大致知道內地的要求,現在才談「專家對接」、「了解要求」,其實有點奇怪。澳門疫情清零,去年夏天已跟內地「復關」,論疫苗接種率,目前港澳兩地亦相差不遠,香港未能像澳門那樣跟內地通關,有人開始關注到兩地另一差異,即澳門很早便推出健康碼與內地對接,香港卻未有。 優先與內地通關 港康碼自願選用 早於去年5月,港府便提到粵港澳健康碼互認互通的可能,同年9月,當局更表示「港康碼」系統測試已大致完成,何時實施「視乎香港疫情」,就連具體操作模式也有初步輪廓,官員表示將設人數限制,初期只限探親等有需要人士申請,云云,惟之後一直缺乏進展突破。反修例風暴以來,一些港人對內地有強烈牴觸情緒,健康碼制度涉及個人身分認證及追蹤功能,政治上較為敏感,部分人一談到健康碼,即時聯想到的是政治監控,然而是否前往內地,乃是個人選擇,無意北上的港人,可以不申請回鄉證,當然也可以選擇不用「港康碼」。創科局長不久前亦曾表示,「港康碼」有別於「安心出行」,只是通關工具,無計劃延伸至本地社會應用。只要當局清晰區分「港康碼」及「安心出行」,向公眾說清楚「自願選用」原則,不應存在政治問題。 商經局長邱騰華最近表示,港府一直有就通關問題與內地溝通,但「在一國兩制下,香港和內地的雙向安排並不完全等同」。健康碼互相認證機制,就是為了令雙向安排可以完全等同,倘若通關所欠的臨門一腳就是健康碼,港府當然要盡快推出;就算內地對通關還有其他考慮,早些落實「港康碼」並跟粵澳達成互認協議,讓外界知道事前準備已完成,水到即可渠成,亦是好事。香港為保基本清零,外防輸入從嚴從緊,惹來外國商會不滿,施壓要求放寬。以清零為本的通關安排,確有可能意味外防輸入須長期從嚴,惟從公共衛生角度,香港現階段完全沒必要跟隨外國,冒險走「與病毒共存」之路。不少外資在港設辦事處,為的是內地市場,兩地恢復通關,其實亦方便外企在港人員北上公幹。港府既已決定優先與內地通關,就不應三心兩意,通關問題究竟卡在哪裏,當局說出來,社會才能討論做選擇,又或探討折衷做法。
星島社論
新加坡政府於周前宣布新防疫策略,一方面盡力谷針,另方面分階段放寬社交限制,並容許旅客免檢疫入境,方向是豁出去「與病毒共存」,被視為釜底抽薪救經濟之法,與香港的「嚴密防守」涇渭分明。據最新發展,新加坡昨天新增本土確診達三百四十七宗,是一年以來新高,反彈之猛烈令人憂慮,接着會否惡化仍是未知之數。由此可見,「與病毒共存」風險甚高,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對經濟打擊更大,香港不宜貿然效法,應繼續打「穩陣波」,在嚴防的前提下,有序增加內地旅客入境,盡力保持清零紀錄。 「一放就彈」 經濟難出谷底 為了走出封關與封城造成的經濟困境,英國等早前率先決定「與病毒共存」,而新加坡亦步其後塵,這策略的基本思路是,將接種率推至八成以上,當群體免疫形成,便放寬入境與社交限制,把新冠肺炎當作是流感,從而令經濟得以全面復甦。這策略看似可行,卻輕視了一個重要變數,就是病毒變種速度及其殺傷力同時提升,單靠接種疫苗,不足以遏制。 近期新加坡的情況正是如此,雖然已有八成三國民打了第一針,但因入境與限聚「鬆綁」,疫情即告反彈,已連續十六天每日新增本地病例過百,其中三天更逾二百宗,大多數為感染Delta變種病毒。在這一波疫情中,重症病人沒有激增,顯示接種疫苗起了一定抵禦作用,但因Delta病毒傳染力實在很強,恐怕會引發更多社區爆發。 同樣「與病毒共存」的英國,也出現明顯反彈,本周一的新增確診達四萬宗,與五月底約三千宗相比,暴升了十多倍,十分驚人,所以英國政府不得不急轉軚,將於今天宣布收緊限聚措施,群組聚集人數將打回原形。 兩國疫情波動,反映如入境大開中門,社交接觸又無管制,變種病毒便可任意肆虐,政府唯有又再嚴厲設限,出現「一放就彈,一彈就收,一收就死」的惡性輪迴,經濟亦難以走出谷底。 有序通關 「穩守」力保不失 相比之下,香港已二十多天無本地新增病例,過去三個月基本清零,原因是嚴守「外防輸入」,遏止高風險地區旅客帶入病毒,本地則繼續維持限聚措施,同時大力谷針,提高市民的免疫力,這「穩守」策略迄今仍能保不失。不過,由於長期沒法通關,內地與外國入境旅客銳減九成多,許多行業坐困愁城,經濟回升乏力,如此下去,整個社會也會「內傷」。 在這兩難之中,一條出路是有序增加南來人流,由於內地疫情基本受控,與其他國家與地區相比,安全得多,即使逐步通關,風險也不大,而旅客回升有助刺激經濟。與此同時,政府應進行「谷針最後一里」衝刺,把接種率推到八成以上,屆時再因應疫情進一步放寬入境及限聚。 這策略不同於「與病毒共存」之處,是穩中求勝,雖然經濟復甦的時間長些,但可避免如英國和新加坡般出現急劇反彈,令經濟受到更大損傷。
東方正論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回歸以來亂象叢生,導致施政困難,民怨四起。本報為特區把脈,初步理出四大積弊必須及早廢除,包括區議會失去功能要廢、聲請機制遭濫用要廢、無能冗官光出糧不做事要廢,以及丁屋政策製造不公平要廢。這些問題積存已久,必須及早處理,否則拖至下屆政府,只會令問題積重難返,撥亂反正難上加難。 眾所周知,區議會原來只有諮詢職能,本身並無實權,後來逐漸擴大區議會撥款的涵蓋範圍,並增加撥款額。到了黑暴爆發,攬炒派全面進佔區議會,黑暴區議員藉控制撥款阻礙民生工程推行,終日吵吵鬧鬧,諮詢職能全失。須知區議會開支不菲,僅每屆為區議員提供開設辦事處和結束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已逾6,000萬元,早就令人質疑是否物有所值。 中央落實《港區國安法》後,港府再也不能胡混度日,明令要求區議員必須宣誓效忠,違誓者會被追討逾百萬元薪津。此舉果然奏效,逾230名黑暴區議員嚇得雞飛狗跳紛紛辭職,惟趕走黑暴政客的同時,多達11區50個會議因人數不足無法召開,形同停擺。人們終於發現,即使區議會停擺,太陽還是照常從東方升起,有沒有區議會都沒有分別。還原基本步,既然區議會失去諮詢功能,何不倣效回歸初期的「殺局」做法,將區議會廢除,合併由立法會負責? 老實說,這些年立法會的表現一樣令人失望,過去在反對派把持下,不是拉布就是流會;即使現在反對派絕迹,只餘下建制派,但一樣惹起「橡皮圖章」的質疑。大家都知道,立法會議員高薪厚祿,人人起碼穩袋十多萬元月薪,還未計及其他津貼,加上立法會議員兼任區議員並非鮮見,顯見將區議會職能與立法會合併,技術上不難實行,還可省掉區議會開支,何樂而不為? 同樣必須盡早廢止的是免遣返聲請機制。假難民濫用機制拖延留港已是不爭的事實,期間作奸犯科,無惡不作,港府還要大慷納稅人之慨,過去7個財政年度已狂燒60億元公帑供養假難民,今個年度又用12.7億元處理免遣返聲請及相關工作,較去年度上升超過2.6億元,納稅人早就忍無可忍。無獨有偶,近日有兩單新聞都同假難民有關。首先,警方聯同入境處及勞工處出動逾500人,前晚在尖沙咀展開代號「撒哈拉」反罪惡行動,以涉及毒品、黑工、非法入境等相關罪名共拘捕51人,包括17名假難民。 另一單性質更嚴重。自2012年已藉聲請機制滯留本港的非洲漢,來港後以怨報德,犯案纍纍,有藏毒、非禮及傷人案底,居然一直不用遣返,結果鑄成大錯。前年在土瓜灣劏房內殺死菲律賓籍同居女友,昨日被判罪成及終身監禁。如此一個十惡不赦之人,居然可透過機制留港近10年,幹盡傷天害理之事,如今還要納稅人養他一世,合理嗎?值得嗎? 答案顯而易見。隨便在街頭訪問10個市民,10個市民不論藍黃,必然異口同聲認同聲請機制荒腔走板,假難民禍港殃民。本報是全港最早向政府提出停止接收假難民、退出《禁止酷刑公約》的傳媒機構,建議得到普羅市民和議員支持。奈何港府避事不作為,反而擺出大仁大義的模樣,繼續任由治安毒瘤禍害港人。對假難民仁慈,即是對守法市民殘忍,聲請機制一日不廢除,香港一日難有寧日,假難民勾結黑幫只會更加猖獗,罪案只會層出不窮,供養假難民的開支亦只會愈來愈大,形同無底深潭。試問一個只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機制,還保留來作甚?港府還要假仁假義到甚麼時候? 更不必說,特區之所以淪落到競爭力每況愈下的境地,皆因資源錯配,廢官光出糧不做事。本報早就指出,施政跟醫理一脈相承,「通則不痛,痛則不通」。政府就像一個渾身是病的病人,五臟六腑皆有阻塞,一副病軀怎麼可能辦好事情?僅運輸及房屋局,兩者風馬牛不相及,偏偏放在同一個政策局內,一個局長根本分身不暇。這就解釋了,為何房屋問題一塌糊塗,運輸基建不是延誤就是超支。今屆政府任內的沙中線工程更是醜聞之最,延誤超支不特止,還爆出偷工減料豆腐渣亂象,局長陳帆「看報道」才如夢初醒,顯然德不稱任,能不稱位。 律政司同樣是百病纏身的重災區,拖延檢控、控罪書出錯、放生反中亂港集團不一而足,司長鄭若驊慣性懶政失職,反修例黑暴一役,更因解說不力而致暴亂一發不可收拾。可笑是,如此部門不去整頓,還要斥巨資開設兩個首長級政府律師編外職位,推行所謂的「願景2030-聚焦法治」計劃。正如議員所說,近年每涉及黑暴的案件都見判決不公,何況鄭若驊一味發稿回應,猶如人肉錄音機,特別是針對外國政客言論的反應和反擊力度不足,還談何推廣法治? 事實證明,政府施政不通,不是架構臃腫問題,而是官員能力問題,一個局長做不來的事,分為兩個局長分擔,乍看開支可能因此大增,但只要換回效率,理順施政,付出完全值得。遑論港官享受世界級高薪,跟其辦事能力成反比,早就令市民十分不滿,藉拆局重組瘦身,去掉冗員,炒掉廢官,方是治本之道。 最後是丁屋問題,也是無數港人最意難平的問題。房屋問題被歷屆政府視為「重中之重」,一時寸土必爭,一時打填海主意,寧冒庫房一鋪清袋的風險也要硬推「明日大嶼」。與此同時,公屋輪候冊大排長龍,最新數字飆升至25.46萬宗,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長達5.8年,遑論還有20萬名劏房戶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然而與無殼蝸牛苦候上樓恰好相反,新界原居民永享丁權,高人一等,早就被轟為不公平;何況丁權變質變味,「套丁」亂象百出,淪為牟利工具。 必須強調,由林鄭責成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指出,本港缺地逾1,200公頃,惟專為新界原居民興建丁屋而設的鄉村式發展地帶總面積已逾3,300公頃,比10年前增加約100公頃,當中六成為私人擁有,四成位處官地之內,總面積比「明日大嶼」號稱提供1,700公頃土地多得多,證明土地不足只是偽命題。 港府不敢觸動既得利益者奶酪,一直對檢討甚至廢除丁屋政策搖擺不定,拖得就拖,終致問題尾大不掉。數年前的「套丁案」,11名原居民被裁定串謀詐騙罪成,反映了丁屋有違自住原則的冰山一角。至於本報揭發西貢相思灣村違建道路及「神秘丁屋」事件,更反映鄉紳疑有地政官員包庇。事實上,地政官員牽涉套丁其來有自,過去也有官員遭廉署調查甚至罪成,證明丁屋政策藏污納垢,衍生貪污腐敗。港府繼續姑息縱容,亂象必然愈演愈烈,民憤必然愈來愈大,現在還不着手為丁權劃界,終結永續,還地於民,更待何時?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本報一直為特區出謀獻策,針對特區流弊而提出的施政藍圖多不勝數,僅將避風塘改建為有防火灑水設備的魚骨形碼頭便大獲好評,一舉解決泊位不足及火燒連環船等問題,政府只要實行拿來主義,包管藥到病除。如今再為特區政府拋磚引玉,把脈開方,怕只怕港府沒有有心人,「Hea做」之人則大把。為官一任,怠政一方,香港在廢官不作為、等收工之下,最終只能淪為中國一個平平無奇的二、三線城市。
頭條社論
大家坐的士,可曾遇過一個驚嚇場面,就是司機一心多用,單手揸軚盤駕車,另一隻手忙於操控儀錶板面上多部手機,同時透過掛耳藍芽與外界通話,更加離譜的是,七、八部手機同時顯示不同流動程式資訊,甚至有一部手機正在播放影片。乘客看在眼裏,怕在心裏,恐司機分心,隨時釀成交通意外,連累自己。有關情況存在多年,並且愈來愈普遍。港府表示會研究規管,可說遲來好過無到,其中一個規管方向,應該減少司機在行車期間用手操控手機的熒幕。 本港的士司機在儀錶板上並排多部手機,可說是香港獨有的現象,原因是有司機營運一人電召的士台,務求包攬更多生意。乘客見狀,擔心司機分心,引起意外。現行法例規管司機不能用手拿起手機對話,必須使用藍芽設備,但這條例制定之時,是十多年前的事,當年手機主要功能是通話,未發展至今日聲音畫面俱備的流動程式,結果出現法例漏洞,司機行車途中以伸手觸摸固定在車上的手機,不算犯法。 據官員表示,修例方向,一是限制車上手機數目。以實用角度而言,一部用於導航,另一部用於對話或收發資訊,基本上已足夠。二是嚴禁司機行車時候拿著手機閱讀及收發訊息,並限制伸手操控固定在車上的手機,以提高行車的安全,相信修例會得到公眾的支持。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