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
行政院長蘇貞昌宣布嘉義科學園區落腳太保,同時間也宣示加速推動屏東科學園區。蘇貞昌說西部科技廊道只缺嘉義與屏東,待兩園區啟用後,台灣西半部除雙北與基隆,所有縣市均有科學園區,將能串起西部科技廊築巢引鳳。 1980年啟用的新竹科學園區是我國科學園區發展的成功案例,經40餘年來已成為台灣科技產業的代名詞,也是我經濟發展的特色,成為國人期盼的指標建設。蘇院長去年即喊出要在嘉義與屏東興建科學園區,他表示答應了立法委員,「答應了一定要做到」,顯示民意對科學園區進駐的期待。 嘉義科學園區的醞釀已有數十年之久,早在2005年現任立委陳明文擔任嘉義縣長時,就多次北上向當時的國科會爭取。16年過去,嘉義縣終於要迎來科學園區,這究竟是政府的動作太慢,還是設立科學園區的客觀環境還未成熟,我們可以從幾個面向來觀察。 首先,竹科落成40年後,國內指標性的科學園區仍以竹科、南科與中科為主。竹科成立之初年產值約30億元,之後快速成長,在1993年突破千億元,1999年超過5,000億元,在2004年突破兆元後,近年竹科的年產值均穩定在兆元之上。由於竹科腹地逐漸飽和,竹科的廠商外溢至南科與中科擴廠,確立了三大科學園區的基礎。回過頭來看嘉義與屏東兩科學園區的規畫,政府預期成立之初的年產值約300餘億元,從規模上來看,屬於小型科學園區的規模。 能不能創造高附加價值與相當產值,是科學園區成敗的關鍵,當年國科會沒有同意嘉義成立科學園區,就是基於此點。當時的國科會主委吳茂昆在回應陳明文的邀請時說:「如果能邀請具標竿地位的龍頭產業進駐,並結合學術界的能量,找出具地方特色的高附加價值產業發展方向,國科會將全力協助促成。」吳茂昆當年的主張是「引鳳築巢」,沒有「鳳」,嘉義科學園區也就沒有立即推動的客觀環境。十多年過去,嘉義科學園區仍未見到「具標竿地位的龍頭產業進駐」,但行政院卻宣布推動,所持的理由已從引鳳築巢變成了築巢引鳳。 從政治的角度可以理解蘇貞昌為何堅持要在此時推動嘉義與屏東科學園區。明年是地方大選年,科學園區跟高鐵設站是最受地方歡迎的兩項公共建設,可說是重要的票房保證。再者,近期行政院施政受到英系立委的諸多指教,蘇貞昌視察嘉義科學園區時,英系立委陳明文在旁陪同,更可嗅出濃濃政治味。 科學園區的設立固然有其民意基礎,但要能讓園區產生長遠的經濟和就業利益,進一步達到國土區域開發的平衡,才是終極目標。對於這兩個新興科學園區的推動,我們要提醒政府不要重蹈南投中興新村高等研究園區的覆轍。當初科技部寄望中科帶動南投首座科學園區發展,但十多年來的成果並不突出,已朝向縮小開發規模的降編方式推動,代表當初設定的發展目標已見失敗,投入的資源也可能難以回收。 嘉義科學園區與屏東科學園區的發展不能只寄望築巢引鳳,更要主動出擊,找到更具指標龍頭性的企業進駐,更快的建立起上下游產業鏈。另外,科學園區成功的另一關鍵在於人才,當年竹科就是在清華與交大的人才搖籃協助下逐步茁壯,這兩個新興科學園區也必須結合現有教育資源,並參考台積電在設立半導體學院的經驗,進一步結合產學資源,成為科學園區茁壯的養分。 台灣製造業在美中貿易戰、疫情等因素影響下,正出現近幾年來最好的投資潮,新興科學園區的創立與現有科學園區的擴張可以掌握這股投資機遇,如何務實的引鳳築巢也是政府施政必須兼顧的目標。
明報社評
區議員宣誓安排談論多時終有定案,現任議員將分4批宣誓,本周五將舉行首場宣誓儀式。現屆區議會於反修例風暴期間投票選出,過去兩年政治爭拗不絕,運作和職能皆大受影響。《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香港政治生態急變,政府修例引入宣誓效忠特區及《基本法》要求,至今超過200名區議員辭職,部分區議會更陷入半癱。即將舉行的宣誓儀式,臨場會否出現意料之外的狀况,儀式過後會否出現「DQ潮」(即取消議員資格),還得走着瞧,無論如何,區議會作為地區諮詢組織,有其存在價值,目前已有國安法和宣誓條例為「愛國者治港」把關,區議會應早日重回正軌,聚焦地區事務,將應做的事情辦好。 宣誓安排終有定案 薪津追討說法含糊 今年5月,立法會通過修例,將區議員明確納入「公職人員」之列,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倘若區議員的作為違反宣誓規定,將被「DQ」。當局將4類行為納入「負面清單」,包括曾經支持外國對港制裁、參與去年反對派初選或借出議員辦事處作票站、簽署抗爭派「墨落無悔」立場書揚言癱瘓當局施政,以及在公眾場合展示港獨標語,區議員但凡涉及這些行為,必被DQ。港府多次表示會盡快落實宣誓安排,惟過去數月一直只聞樓梯響,遲遲未有時間表,DQ具體處理安排亦不清晰,惹來不少揣測。以薪津追討為例,坊間流傳各種疑似官員吹風版本,一時說政府將向被DQ者追討上任以來所有薪津,一時則說以新例生效日劃界,不會追溯之前薪津。及至本周,區議員宣誓安排才明朗化。 政府表示,211名現任區議員將分4批宣誓,首批將於本周五進行宣誓儀式,不論有否背負國安法案件,皆獲發邀請函,不出席將喪失資格,當局希望可在宣誓後即日公布合資格議員名單。政府就出席宣誓人士的衣著行為等,列出詳細要求,確保儀式莊重嚴肅,惟對於追討薪津的說法仍甚含糊,當局僅表示按酬津指引處理,喪失議員資格即日起停發薪津,如之前有不符合酬津指引的開支,亦不獲償還。另外,當局亦未公布其他3批區議員宣誓日期。 前年反修例風暴是一次政治大攤牌,現屆區議會在這背景下產生,其構成自然反映當時社會氛圍,帶有強烈政治鬥爭色彩。區議會名義上是地區諮詢組織,不屬權力機關,惟無可否認的是區議會在地區事務享有一些實權,諸如審批區內民生工程等。去年港區國安法實施,再到今年選舉制度修改,中央決意落實「愛國者治港」,不容「反中亂港者」進入體制,區議員宣誓,本質是一次清洗過濾,由籌備到執行,整個過程予人觀感是有很多政治操作,單是拋出追討上任後過百萬元薪津,製造懸念,已嚇怕不少擔心被DQ的人。過去數月約有260名區議員辭職,超過總數一半,官員說不知原因。如何理解這一情况,各方心裏有數。宣誓儀式上,會否出現意料之外的事態,永遠無法排除,不過當局未將DQ金錢代價說清楚,對在場宣誓者的言行表現,相信將有一定制約力。 多做實事服務居民 區議會有存在價值 區議會近兩年成為了政治角力場,官員形容「區議會失控」,變得「極端政治化」,經常越權越界,羞辱官員;建制派評,有區議會提出成立保安及政制事務委員會,明顯是超出職能,有議員辦事處張貼「藍絲與狗不得內進」標語,尤其不能接受。反對派區議員則堅稱,他們花不少時間討論民生議題和地區政策,「政治議題屬極少數」,反指政府留難不支援、官員離席不合作。雙方各執一詞,不同陣營人士總可搬出一些事例,支持己方說法,可以肯定的是,如此尖銳的政治對立氣氛下,區議會不可能有效發揮應有職能,搞好地區事務。隨着政府要求區議員宣誓,觸發辭職潮,留下來的不夠四成半,部分區議會甚至只餘三四名議員,連開會重選正副主席都不夠人。 行政長官表示,本屆政府任內幾乎不可能再為區議會舉行補選,一些意見認為,區議會弄至如斯田地,不如索性廢除,重組整個地區諮詢架構。現屆區議會難再有效運作,這是客觀現實,不代表區議會再無存在價值。根據《區議會條例》,區議會職能包括地區福利、公共設施及服務事宜,向政府提供意見,以及將公帑撥款為市民提供文娛康樂活動、促進社區參與、改善樓宇管理等事宜,制度發展成熟,在今屆區議會之前,一直行之有效。分區委員會在區議會半癱下,短期可以協助處理地區工作,然而論全面、代表性及透明度,始終不及區議會。未來區議會角色、職能等如何調整,可與整個地區諮詢架構一併考慮,惟僅因這兩三年情况特殊而長遠廢除,未免可惜。區議員宣誓,某程度標誌了一個新開始,區議會應重回正軌,多做地區實事,服務居民。
星島社論
政府昨天宣布,下周三凌晨起啟動「來港易」計畫,容許內地與澳門非本港居民免檢疫來港,名額每日二千人,他們須持有檢測陰性證明,抵港後要接受定期檢測。這是個好開始,過往內地居民受阻於嚴厲的檢疫措施,南來人數銳減九成多,對經濟打擊極大,現在通關之門「小開」,算是邁出了一步。然而,目前設定的名額,與過去正常時期入境的人數相差極大,而實際需求也遠不止此,加上內地現時安全水平高,名額實應大幅增加,以加強對經濟的提振作用。 遠低於需求 僅杯水車薪 相對於其他國家與地區,由內地輸入新冠病毒的風險可說極低,若非早前個別地區出現小反覆,「來港易」其實早就應該推行。幾個數據可以說明這點:其一是衞健委前天公布,各地民眾已共接種了二十一億多劑新冠疫苗,至今已完成接種者已佔總人口的七成,換言之,內地很快就可達到群體免疫的目標;其二是多月來再沒有由內地輸入的病例個案;其三是過往通過「回港易」計畫由內地返港的香港居民達二十多萬,沒有一人確診。 此外,從實際的抗疫表現看,內地「外防輸入」十分嚴格,走漏帶病毒者到香港的機會甚低,讓適量人數過關來港,大可放心。 內地與香港的經貿、科研與社會連繫都極緊密,通關因檢疫措施而受阻,影響極廣泛。商務往來半停滯,妨礙了大量投資與生意接觸,許多活動如展銷招商等沒法舉辦,而兩地不少科研合作項目也被逼停擺。啟動「來港易」,可說是及時雨,但名額每天僅二千,只能是杯水車薪,遠遠未能滿足實際需求,對刺激經濟的作用也有限。 在疫情之前,內地來港的旅客每年平均達四千萬人次,每天約十二萬人次,與此相比,二千人名額是極細數字。當年內地旅客每年在港消費達一千五百億元,如今旅客暴跌九成多,流入零售與旅遊相關行業的「北水」銳減大半,這解釋了為何單靠「內循環」不可能重振經濟。 增入境人數 多行業受益 當然,政府目前仍須緊守「外防輸入」的防線,為審慎計,初期給「來港易」定出一個穩陣的限額,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在實行一段時間後,如果沒有出現源自內地的確診病例,名額便應該盡快擴大。內地居民可免檢疫來港的人數增加,還可以帶動其他行業,例如演藝界舉行演唱會與藝術活動,將因內地人來港觀看而重拾生機,另外如保險業、舉辦國際考試的機構,以至海外樓盤展銷等,都可受益。 隨着入境人流恢復,香港的防疫機制亦須逐步與內地接軌,例如「健康碼」也可在港一些場所應用,接種疫苗證明能夠互通,把內地旅客重臨視為一種「新常態」,既確保安全,又給經濟注入提振動力。 與此同時,政府也應與內地當局磋商,放寬港人與內地居民回內地的檢疫限制,讓通關逐步做到真正復常。
東方正論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中國人最注重家庭觀念,中秋佳節將至,希望人月兩團圓,可惜疫情令不少家庭分隔超過一年,團圓無期。要求通關之聲不絕,港府拖拖拉拉,終於有進展,可惜卻是「單向通關」,港人北上依舊要隔離,又是一場空歡喜! 疫情在港稍為緩和,港府終於恢復「回港易」,今日起身在內地的港人,回港時可免隔離,本月中起啟動「來港易」計劃,內地人經深圳灣口岸及港珠澳大橋口岸來港,每日各提供1,000個名額,只需要持有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抵港後接受定期病毒檢測,便可免隔離,與「回港易」相同待遇。表面上皆大歡喜,實際上是港人獨憔悴,北上依舊被視作外人,檢疫一日都不能少。 內地不少港人是打工仔,來港一行後,返回工作地區便要隔離最少14天,如何可以上班?「回港易」對他們來說,比起雞肋更不如,可以說是得物無所用。而內地人來港旅遊後,返回自己家鄉也是同樣要隔離,大家一樣是有工作,不會因為旅遊而打爛自己飯碗,所以「來港易」計劃對遊客吸引力大打折扣,對刺激本港市道有多大作用,實在不宜樂觀。 一國兩制,連檢疫也出現鴻溝,還是商經局局長邱騰華老實,表示在一國兩制下,中港兩地不會完全等同,港人前往內地能否免檢疫要視乎內地情況。連堂堂局長也公開表態,中港有別,在通關事宜上,港人變成不折不扣「二等國民」,難怪有人質疑,港官沒有努力爭取公平待遇,甚至自己跪低,矮化香港人? 港官民望長年在谷底,單是通關一事已經傷透港人心,多次給予市民假希望,去年粵港澳健康碼「胎死腹中」,政府依然吹噓只要確診清零,便通關有望,可是一直只聞樓梯響,到了疫苗開打,竟然改口說高接種率是通關必須,不遺餘力催谷打針,威逼利誘,軟硬兼施,接種率穩步上揚,卻被發現原來與通關沒有直接關係,官字兩個口,市民一次又一次被愚弄。 有指內地防疫注重「清零」,本港卻有不少輸入個案,導致雙向豁免未能成事,但內地沒有輸入個案嗎?根本兩地疫情都受控,「回港易」計劃自去年11月推出,廿多萬港人循計劃回港,當中並無任何確診個案。本地確診清零已21天,內地疫情亦漸回穩,此時不雙向通關待何時? 「回港易」與「來港易」本身是德政,但政策最大缺口仍待填補,正如行會成員林健鋒所說,大灣區人流物流自由往來極為重要,他建議設立「大灣區通道」,允許已接種兩劑疫苗及完成檢測的兩地經貿人士及有恩恤需要居民,能免隔離在區內往來。其實折衷方法多的是,事在人為,市民眼睛是雪亮,究竟官員有否為港人鞠躬盡瘁,抑或在北大人面前卑躬屈膝,答案不問可知。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並非統統都是天意,有許多悲劇,其實都是人為造成。
頭條社論
繼中環和深水埗兩區之後,據悉旅發局今年聚焦西九龍,策展全新的深度遊活動,將西九文化區的藝術氛圍與毗鄰舊區的地道特色聯乘起來,向公眾推介多條本地遊路線,除了切合港人「內循環遊玩」的需要外,也向內地和外國旅客展示香港的新景點,維持旅客對香港的興趣。 隨著M+美術館在今年年底落成啟用,明年約七月故宮博物館亦開幕,加上已成為地標的戲曲中心,公眾期待已久的西九文化區將成形,成為本港一大特色。除了演藝活動大增,亦有助鞏固香港作為全球主要藝術品交易樞紐的地位。這一股新的藝術軟實力,亦有利於香港吸引更多愛好藝術文化的訪客來港。旅發局選取西九龍作為推廣區,起重新宣傳香港的作用。 環球新冠肺炎疫情未消退,國際旅客不知何時重來,但推廣香港旅遊業的工作不可以停下來,因為一旦疫情過去,料會爆發國際旅遊熱潮,那一個地區具有吸引力,就可以吸引更多旅客,加速旅遊業復甦,並帶動各行各業振興。故此,持續不斷推廣香港,大有必要。深度遊要做得有聲有色,並透過網絡、旅發局海外辦事處等加強宣傳,為香港未來迎接內地和外國旅客,做好充足的準備。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