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
加密貨幣近年來大行其道,可交易的幣種逾萬檔,總市值超過2兆美元。伴隨投資熱潮,加密貨幣逐漸褪去神秘色彩,成為企業名人、年輕幣圈的熱門話題,但也招來大國的監管與打壓,牽動加密貨幣的未來走勢。 回顧全球第一款加密貨幣比特幣,是由日裔美國人中本聰於2008年所提出的構想,以開源方式打造一個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完全不需要透過銀行、政府等第三方機構,實現去中心化的開放交易體系。比特幣的底層技術為區塊鏈,透過每個礦工共同驗證、記錄每一筆交易,以確保資料正確性、不可竄改,且過程公開透明、完全匿名性,因而逐漸在幣圈流行開來,之後再有乙太幣(Ether)、泰達幣(Tether)等相繼問世,開啟加密貨幣的大航海時代。 自2017年以來,加密貨幣市場便相當火熱,尤其2020年各國政府為了疫情紓困、大量印鈔救市,熱錢助長加密貨幣投資,單日飆漲20%的幣種不在少數。但如同過往,暴漲暴跌的幣價走勢,主要標的比特幣從2020年3月低點5,000美元附近起漲,一年後創下6萬美元歷史新天價,旋即三個月內雪崩跌破3萬美元,呼應了「幣圈一天,人間十年」暴富與韭菜的反差命運。 這波加密貨幣的蓬勃發展也推升國際金融巨擘的支持,例如第三方支付商Paypal已開放美國消費者以數種加密貨幣付款、信用卡組織VISA與Mastercard計劃提供加密貨幣支付服務、美國數位支付公司Square規劃推出可以儲存比特幣私鑰的硬體數位錢包、星展銀行則提供加密貨幣的信託業務,皆著眼讓消費者更安全、方便地管理個人的加密貨幣資產。 此外,部分私人企業已將加密貨幣視為資產配置選項,如特斯拉、時代雜誌等大舉購入比特幣,納入資產負債表。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更在其推特戲稱特斯拉擁有鑽石之手,不會賣出所持有的任何加密貨幣資產,而狗狗幣(Dogecoin)在他的推文之下,也上演神奇暴漲劇場。 資本市場的投資也相當熱絡。美國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搶先在2021年4月那斯達克上市,穩定幣USDC發行商Circle將跟進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以獨到破壞式科技選股聞名全球的方舟投資女總裁伍德,看好比特幣終將升破50萬美元目標價,未來更可能取代債券,成為核心的投資組合標的。 加密貨幣資產的大幅膨脹,似已威脅金融正常秩序,非大國政府所樂見。中國大陸率先出手管制,2021年5月明令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全面清查加密貨幣交易所、禁止加密貨幣支付網路,大規模關閉國內高耗能的「礦場」。 美國聯準會5月宣稱加密貨幣對金融穩定構成風險,財政部長葉倫更公開批評挖礦耗能,並研擬逾1萬美元的加密貨幣交易課稅制度,證交會至今仍未批准任何一項加密貨幣ETF的申請。至於英國、日本監管單位則在2021年6月要求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停止在該國境內的營運。 一般評估,加密貨幣終究難以取代各國法幣的通用媒介地位。首先,幣價波動過大,若其做為商品的計價單位,恐造成一日三市,容易產生消費糾紛;其次,交易非常無效率,現行區塊鏈技術難以負荷短時間內的大筆交易數據處理、欠缺即時性,更遑論一次比特幣交易等同73萬筆信用卡交易所產生的碳足跡,難以甩開高耗能產業的惡名。 總體而言,民眾對加密貨幣的認知已今非昔比,投資管道活絡也引發市場上創新投資與投機泡沫的兩派論戰。可以預期大國將持續高度監管加密貨幣的發展,並研擬央行數位貨幣(CBDC)因應,價格平穩的穩定幣(Stablecoin)有望興起成為買賣雙方合意的交易媒介,這波數位資產潮流,儼然已是「回不去了」的金融科技產業趨勢。
明報社評
香港內地金融互聯互通再有新舉措,金管局和人民銀行日前宣布,下周五開展債券通南向交易,標誌兩地債券市場終可雙向互通,對提升本港債市發展水平和人民幣國際化皆有好處。由8月的A股指數期貨,到上周的跨境理財通,再到最新的南向債券通,短短1個月,跨境金融互通措施接連推出,一方面反映內地持續擴大開放,不會因為近期監管風暴有變,另一方面亦突顯中央重視香港的作用。內地深化金融改革,北京證交所、前海方案等陸續出台,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目前仍是國家通往世界的重要門戶,面對滬深等地挑戰,香港必須好好把握機會,奮發求進。 中央擴大開放展決心 香港金融中心添助力 內地擴大金融業對內對外開放,香港與內地金融互聯互通亦不斷深化。2014年的滬港通,成為首個互聯互通項目,之後3年,年年都有重大項目,基金互認、深港通和北向債券通相繼推出,惟兩地互通步伐在2017年後有所放緩,跨境理財通及南向債券通一直只聞樓梯響,直到最近兩周才有突破。 2015年內地股災後,中央非常關注金融安全,隨着中美交惡,國際形勢愈益複雜,加上香港反修例風暴爆發,內地推進金融開放和互聯互通,更是份外審慎。屈指一算,這次跨境理財通和南向債券通出台,距離上一個啟動的互聯互通項目,已超過4年。《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到,支持香港提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深化並擴大內地與香港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對中央而言,香港局面已回穩,現在是時候推進相關工作。 今年以來,內地對互聯網平台企業等作出整頓,一場監管風暴在國內外引起廣泛關注。從中央角度,整頓是為了促進公平競爭環境反壟斷,打擊業界不良風氣,推動「共同富裕」,然而部分人習慣以「國進民退」一類意識形態概念,看待內地決策,認為中央收緊對民企和外資的控制,懷疑內地擴大開放政策可能有變;在香港,一些人則關注北京設立證券交易所,以及前海合作區深化改革方案,長遠對香港有何影響。中央多次表明,擴大金融開放仍在按部就班推進,中證監等亦再三重申,堅決維護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A股指數期貨、跨境理財通和南向債券通相繼出台,都是一些實實在在的舉措,有助減少香港和境外投資者疑慮,發揮定心丸作用。 資金永遠流向有錢賺的地方,不會因為政治炒作而變。3項跨境金融新措施,既有利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亦有助內地資本市場及人民幣國際化。中國資本市場已成為世界第二大市場,A股總市值超過80萬億元人民幣。彭博社報道,去年底以來,世界各地投資者的資金,持續流入內地股債,上月海外投資者購買了269億元人民幣的內地股票,為3個月來最高。港交所推出的A股指數期貨合約,為愈來愈多參與A股市場的海外投資者,提供重要的風險管理工具,料可促進長線資金流入內地市場;另外,由於它獲內地正式批准,比起新交所同類期貨產品「富時A50」,有一定優勢,這對於提升香港金融競爭力,將有明顯好處。 跨境理財通啟動後,內地9個城市及港澳居民可以在彼此機構進行投資,每人最高額度為100萬元人民幣,「南向通」和「北向通」各設每日1500億元額度。雖然措施落實初期,港人無法在港遙距開立內地銀行投資戶口,本地參與機構亦只限銀行,證券業界暫時未能問津,然而作為內地首個允許普通投資者可常規地作跨境投資的計劃,理財通是中國開放資本帳的重要一步,亦可擴大香港財富市場的輻射範圍,吸引更多國際金融機構未來落戶香港。至於南向債券通,則為境內投資者提供又一個資產全球化配置途徑,促進兩地跨境資金雙向流動。比起股市匯市,債券市場一直是香港金融市場發展的薄弱環節,北水南流可為香港債市帶來境內投資者及資金,長遠亦有助擴大本港債市規模及發展水平。 中央「全國一盤棋」看發展 港須提高金融安全意識 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央以「全國一盤棋」的高度,看待金融市場發展,很多想法都跟港人不一樣。中央強調金融市場支持實業發展的作用,北京證交所的設立,除了反映中央無意將所有蛋放在一兩個籃子、避免一兩個金融市場獨大,同時亦是為了融資分工,希望北京證交所可以成為服務創新型中小企主陣地,有別於滬深港市場的定位。人行副行長潘功勝最近表示,要聯動前海作為「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試驗示範窗口」,以及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作用,一方面借助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另一方面則以前海作為對接國際標準的試驗地點。香港金融發展,可與內地相輔相成,關鍵是香港能否奮發圖強,善用眼前每個機遇。當下國際政治波譎雲詭,國家重視金融安全,香港與內地深化金融合作,亦必須提升這方面的意識,就金融安全多下工夫。
星島社論
為促進香港青年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央送出了一個「大禮包」,由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推出八項措施,包括在五年內給港青提供一萬個職位、一萬個實習機會,以及資助創辦科技企業等。這些「禮物」,加上港府已推出的「大灣區青年就業計畫」和私人企業提供的工作機會,將大大擴闊港青的就業空間,紓緩大專畢業生覓職難、薪酬增長慢的困局,對解決香港深層矛盾會有積極作用。與此同時,灣區為港青創造就業創業機會,也可推動區內人才流動,促進整體發展,帶來多贏之局。 中央近期推出一連串政策,包括擴大前海區的深港合作方案、跨境理財通與債券通南向通等金融互通計畫,以及鼓勵香港的大學北上設分校等,其基本思路是推動粵港澳邁向「一體化」,在全新的體制下,結合各地不同優勢,把大灣區發展為媲美世界三大灣區的「經濟體」,藉此帶動粵港澳高速發展。在這大布局中,加強青年人才流動,吸引各地精英匯集,特別是助港青融入其中,是十分重要的環節。 增薪慢就職難 須打破困局 此一發展,將有助打破香港大專畢業生的發展局限,扭轉長期以來薪酬增長緩慢、創業條件不足的境況。這問題在黑暴與疫情打擊下更顯嚴重,據最新數字,香港大學去年畢業的學生,就業率僅百分之七十五,創二〇一七年以來新低,而平均月薪僅比前一年微升百分之一。其他大學的畢業生也遇到類似情況,不少人即使找到工作,也與期望有落差,薪酬亦不如理想,心理上難免有挫折感,形成一股怨氣。 大學畢業生這鬱結不是近兩年的事,早已有之,過去十多年,受過大專教育的年輕僱員平均薪酬上升緩慢,就業和晉升機會也不如八、九十年代,加上樓價租金暴升,生活壓力極大。究其原因有三:其一是香港受長期政治困擾,經濟發展停滯不前,增長動力大減,大學畢業生的收入亦隨之「水退船低」;其二是行業發展單一化,欠缺多元性,就業種類有限,機會因而減少;其三是科技發展落後,這方面投資不足,沒法吸納大量科技專才,創科職位多年來無顯著增長;其四是香港只是一個七百多萬人的城市,市場規模不夠,與大灣區其他城市的連繫卻未打通,年輕人就業空間受限,自然難以「發圍」。 如要針對上述幾個「病因」落藥,最有效的方法,是把香港青年的事業發展擴到大灣區,以至整個內地,讓他們在天空海闊的新天地騰飛。從經濟規模的角度看,灣區未來就業前景肯定亮麗,現時區內除港澳外的九個城市都在高速發展,例如深圳便已成為科技大都會;美國《財富》世界五百企業榜中,總部位於大灣區的佔了二十五家,顯然區內機會處處。 推動人才流動 效美國矽谷 方向已有,問題是如何開闢這條康莊大道?今次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推出八大惠及港青措施,就是以具體行動,為拓展港青就業創業空間創造條件,其中除了在五年內提供一萬個職位,還給予一萬個實習機會,並資助有志者創業,給願意北上闖天下的青年打開大門。 看來這只是開始,當港青心態有了改變,知道自己不應再局限於香港,自然會積極尋找機會,屆時就業市場便會加以吸納,形成「人望高處」的人才流動。此趨勢對港青本身與大灣區各城市都是好事,因為未來整區的高速發展,人才流動是重要動力,正如當年三藩市灣區就靠矽谷匯聚美國內外的頂尖人才,成為發展最大引擎。 香港幾所大學都上了世界百大排名榜,有條件為灣區提供人才,而其畢業生又可找到廣闊天地發展事業,不論打工還是創富,都會有更光明前景。所以這發展既可紓解港畢業生就職的困境,也對灣區發展有利,共創多贏局面。
東方正論
過去區議會虛談廢務,早就令人覺得可有可無,詎料黑暴爆發,攬炒派大舉侵佔區議會,更令這個原屬諮詢性質的地區議會連原有功能都失去,淪為黑暴政客的表演場地。港府放出風聲,有意改革區議會選舉制度,由單議席單票制改為間接選舉,甚至不排除採取委任制,藉此杜絕反中亂港人士進入地區議會,卻無可避免大開民主倒車。與其如此,何不接納本報建議的「區會要廢,立會兼顧」方案? 食之無味,棄之不可惜,正正是當下區議會的寫照。眾所周知,自《港區國安法》出台後,港府落實公職人員宣誓規定,並傳出舉凡涉及違法初選、借出議辦設票站或簽署「墨落無悔」聲明的區議員皆無得留低,若不自動辭職,一旦被DQ便會被追討過百萬元薪津。此舉果然將黑暴政客嚇得雞飛狗跳,多達260名區議員自行辭職,餘下的211名區議員上周五起分批宣誓,港島區率先完成宣誓,24人中有7人逃不過被DQ的命運。 以此推算,另外3批未宣誓的區議員中,最終被DQ的相信多達21人。建制派將重奪6區主導權,惟仍有多區因議員人數太少、正副主席懸空而無法運作。例如黃大仙區將成為人數最少的重災區,由3名區議員進一步減少至2人,6個委員會中,有5個無法開會。部分區議會則正副主席皆出缺,陷於停擺,包括沙田區議會、葵青區議會及荃灣區議會等,堪稱有名無實,淪為空殼。 停擺問題還未解決,港府又吹出風聲正檢視區議會的組成,初步構思修例改制,將18區減至與立法會直選一樣變成10區,不再採納單議席單票制。初步方案有三個,一是將一半議席改為雙議席單票制,另一半由政府委任的分區委員會、防火會及滅罪會成員透過間接選舉產生;二是一半議席改為雙議席單票制,但另一半議席由政府委任;三是所有議席均由政府委任。無論最終採取哪一個方案,民主成分都會大減,甚至完全不經直接選舉產生,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 必須指出,區議會停擺也好,區議員被DQ也罷,對廣大市民來說都是不痛不癢,對日常生活沒有絲毫影響,反而因為少了爭吵,樂得耳根清淨。須知區議會開支不菲,僅每屆為區議員提供開設辦事處和結束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已逾6,000萬元,早就令人質疑是否物有所值。既然存廢皆是一樣,為何還要挖空心思小修小補,然後大費周章做一場毫無意義的選舉和委任騷?這不是既嘥錢又多餘嗎?何不倣效回歸初期的「殺局」做法,將區議會廢除,職務合併由立法會兼顧? 正如本報早前指出,過去許多立法會議員本身也是區議員,顯見將區議會職能與立法會合併,技術上不難實行,還可省掉區議會開支,何樂而不為?何況立法會花費本來已非常龐大,議員個個高薪厚祿,議事質素和辦事效率卻每況愈下,不成正比。為立法會議員「增值」,讓他們增加工作量多做實事,納稅人總算可順一順氣,誰曰不宜? 事實上,香港急須改革的並非區議會這些政治花瓶,而是一些長期無法理順運作、權責繁雜、大而不專的政策局,這才是香港競爭力江河日下的根本原因。僅運輸及房屋局,兩者風馬牛不相及,偏偏放在同一個政策局內,一個局長根本分身不暇。這就解釋了,為何房屋問題總是一塌糊塗,運輸基建不是延誤就是超支。食物及衞生局的表現同樣不堪入目,掌管的是非常重要的民生命脈,卻由無能廢官把持,結果港人食不安心,環境衞生烏煙瘴氣,不僅抗疫至今一場空,周街老鼠更是醜出國際,可見將政策局分拆重組已是刻不容緩。 無奈「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至今仍是特區政府的死症。別看林鄭日前才鬆口承認重組政策局「不能迴避」,但又搪塞本屆政府時日無多,只能交由下屆立法會討論,並由下屆政府考慮,一副「等收工」的模樣。香港,就是在一眾無能廢官懶政不作為之下空蹉跎,最終優勢盡失,一事無成。
頭條社論
昨天滂沱大雨,雷電交加,一對夫婦在西貢海面扒獨木舟,丈夫落水後遭雷電擊中,救起後返魂乏術。事發地點附近海面早前亦發生意外,一名男子偕數名友人游水,疑期間遇溺,被救起後證實死亡。同類戶外事故,近期不斷發生,例如交銀一名董事疑於酷熱天氣下獨自去行山,至今失蹤多天。以上個案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天氣比較極端,不是炎熱就是風雲變幻,其實都不適宜上山下海,一旦遇事,事主往往孤立無援,外界也難以救助。 現今天氣變化較極端,由此而觸發的事故,也往往出乎人們意料之外,所以大家到戶外活動時,特別要提高安全意識,首先要留意天文台的天氣預測,特別是警告,一旦發出,最好取消到戶外活動的計劃,或更改路線,一切以避開天氣變化影響為要,絕對不能抱僥倖心理。尤其是假日才出動的人士,不要高估自己的應變能力,經常提醒自己,遇上天氣差的日子,最好不去遊玩,日後機會多的是,一切以低風險為考慮。 對於熱衷戶外活動的人士,如要挑戰自己,首先自問自己懂不懂自救,故最好尋求相關訓練,參加有關體育會或興趣組織,先掌握活動所需的知識和技巧,並與志同道合者一起行動,互相照應,並由富經驗者或教練級人馬帶領,由高手看顧,即使出事,也救助有人,玩得安心。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