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
第二任期將屆滿的新竹市長林智堅,最近突然拋出新竹縣市合併為第七都的構想,引發政壇一番波瀾。從時機上和合併範圍來看,竹竹併的倡議難免遭到「意圖明顯,境界不高」之譏,尤其相對於美、英、日等多數國家只有一個直轄市(都),中國大陸有四都,台灣彈丸之地,卻有六個直轄市(六都),現在又有第七都的構想,只能說「全世界怎跟得上台灣」。 蔡英文總統回應說「樂見縣市升格」,但要有民意與法制的配套;民進黨的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則說年底前修改《地方制度法》,將直轄市人口標準的125萬人,下修為100萬人,更處處可見政府「因人設事」,以及行政區劃「政黨化」的鑿痕。 主張合併的主要理由是,「大新竹地區高科技產業蓬勃發展,新竹縣市都是繳稅大戶,創稅加起來1,900億元,全國排名第五;可是統籌分配稅款卻合計不到百億,是全國倒數」,對照六都就分到61.67%,其餘16縣市分配剩餘的24%,以及鄉鎮市分配8.24%的現況,確實道盡了當前財政收支劃分充滿不公平、不合理的問題。而「如升格為第七都,統籌分配稅款就不是在六都之外的16個縣市去分」的說法,更凸顯了地方政府之間存有階級化的問題,屬於三級的縣市政府,只要合併升格成為二級的直轄市,即可自動取得更多財源。難怪立即引發其他六都或14縣市的緊張,乃有竹竹苗、北北基或雲嘉嘉合併構想的跟進提出,反而讓財政收支劃分的問題更加惡化,又陷入沒完沒了的政治爭論。 在中央政府這邊,立場最尷尬的就是財政部。修改財政收支劃分法是前行政院長賴清德主動開出的支票,後來卻被財政部以「行政區劃確定後才能修財劃法」、「修財劃法是零和」等理由暫時擱置。竹竹併的提議,讓財政部遲早非接下燙手山芋不可,接下來還是要正面回應棘手難題:對地方政府憑升格就可增加財政收入的一廂情願,最後演變成地方政府愈來愈激烈的搶錢模式,財政部難道不會感到不安?是否應該主動拿出更多財源給地方政府,更能有效解決地方財政患寡又患不均的問題?以行政區劃不確定作為不修財劃法的藉口,難道要對當前階級化的地方財政制度繼續視而不見?財政部何不直接並聯思考去政治化(也是去政黨化)的行政區劃,直接找出一勞永逸的財劃法解決方案? 這個答案,其實就簡單兩點。首先,把政府扁平化;亦即將現制的中央、省及直轄市、省下的縣、市(省轄市),及縣下的鄉鎮市的四級政府,改為二級制,除了中央政府,以下全部都是同一層級的地方政府,名稱為縣或市(現在的六都和三個省轄市);縣以下的鄉鎮市,改名為等同現行直轄市及省轄市以下的區。政治層級扁平化為中央及地方政府兩層級,則財政層級也對應改為二級制。除了中央財政,就是地方財政,亦即未來的縣、市都可課徵相同的稅目,在平等的基礎上分配到中央補助款,更重要的是,中央應再多拿出至少一成的稅收,讓地方政府以相同的分配模式調劑盈虛,最後再靠自我的財政努力。 如此簡單作法,確有諸多正面效益:政府扁平化,可大幅降低行政成本,也就是減輕納稅人的負擔。財政劃分上,可改善目前繁雜又未必公平的分配不均問題;又可將目前財政部主管的統籌分配稅款和主計總處負責的一般補助款、各部會主管的計畫型補助款,統整合併為單一補助款,除了可以調劑地方政府水平不均之外,還可加入開源節流的誘因機制,中央也比較願意把財政劃分的大餅做大,成為可長可久的財政收支劃分機制。
明報社評
第14屆全國運動會今天正式開幕,部分項目率先舉行,港隊在場地單車賽事摘下3面獎牌,身為「四朝元老」的李慧詩,繼東奧摘銅後再有良好發揮,奪得1金1銅。「牛下女車神」多年來代表香港南征北戰,寫下一頁又一頁傳奇,相信大多數市民都樂意見到她繼續為港爭光,同時亦希望有更多後起之秀冒起接棒,港隊年輕小將在今屆全運會單車賽事有不俗表現,未來值得期待。中國是體育大國,全運會競爭激烈,很多項目水平都很高,近7屆香港運動員積極參與,成績整體向上,政府安排電視轉播,既可增加公眾對賽事的關注度,鼓舞港將士氣,亦可延續近月運動熱潮。下屆全運會將於大灣區舉行,港府應趁今屆賽事「取經」,及早籌謀。 運動生涯歷經起伏 李慧詩是香港之光 全運會是國家四年一度的體育盛事,今屆賽事由陝西主辦,各省市聯同其他參賽單位,合共派出近40支代表團。過去數十年全運會開幕,皆有國家領導人出席,今屆亦不例外,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出席儀式,宣布運動會開幕。今屆全運會,已是香港第7次派隊出賽。回首之前6屆,港隊參賽規模愈來愈大,每屆都有金牌落袋,以上屆成績最佳,合共摘下2金7銀7銅,兩面金牌皆由場地單車隊包辦。受疫情等因素影響,今屆港隊參賽人數較上屆遜色,減少一半至169人,然而名單上不乏主將,東奧摘金的花劍選手張家朗,以及「牛下女車神」李慧詩等皆有出征。賽事未正式開幕,李慧詩與單車隊隊友已率先傳來捷報。 今屆全運會有小部分賽事在陝西省以外地方舉行,場地單車賽是其中之一,於河南洛陽舉行。香港單車隊先有25歲男將梁嘉儒炒車負傷下,在全能賽摘銅,以血汗為港換來今屆首面獎牌,之後李慧詩又在爭先賽及凱林賽分別奪得金牌銅牌。港隊參戰全運,從未試過有運動員能夠在單屆奪得的金牌多過一面,昨天凱林賽李慧詩無緣金牌,未能開創歷史,雖有少許可惜,惟李慧詩作為全運會港隊「四朝元老」,以34歲之齡,時隔8年再度踏上全運會頒獎台最高一級,已是難能可貴。 運動員生涯,必有很多辛酸起伏。自2004年投身全職運動員以來,李慧詩曾受傷患困擾,幾乎要退役,2012年倫敦奧運摘銅以及贏得世界盃總冠軍,是其運動生涯的一個高峰,4年後里約奧運因炒車大熱失牌,是一次挫折,翌年全運會,她亦只能取得兩面銅牌,然而優秀的運動員,不會因為一時失意而消沉。正當外界開始懷疑李慧詩的運動生涯是否漸走下坡,她卻以成績證明,薑還是老的辣。兩年前,李慧詩再成世界冠軍,今年再在東奧摘銅,全運會1金1銅錦上添花,可喜可賀;她的堅毅鬥志,更加值得鼓掌。 近年李慧詩多次談及退役意向。東京奧運結束後,她表示有意「慢慢退下來」,明年會否出戰杭州亞運仍是未知之數,遑論3年後的巴黎奧運。她表示暫時未有退役限期,市民當然樂見她繼續為港出戰,以老帶新;就算她決定明年引退,「牛下女車神」這個傳奇,亦會永留港人心中,成為集體回憶。 電視轉播提高曝光率 合辦全運會及早籌謀 當然,香港單車隊仍然要靠李慧詩摘金爭牌,難免有人關注青黃不接問題。女車手方面,暫時本港還未有運動員接近李慧詩的水平,男子隊更是無緣躋身東京奧運,不過今屆全運會場地單車賽,港隊年輕小將其實亦有不俗表現,例如李慧詩的21歲師弟杜棹熙,在男子凱林賽踩出驚喜,取得第6名,是香港男車手在全運會歷來最佳成績。另外,同屬廿歲出頭的李思穎,在場地單車女子全能賽屈居第4,雖與獎牌擦身而過,前途卻是無可限量。港隊喜見新人冒起,香港亦有優良的軟硬件訓練配套,只要加把勁,青黃不接問題並非無法克服。 上月東京奧運,港隊取得1金2銀3銅歷史佳績,在香港掀起一股運動熱潮,電視轉播推動作用甚大,當局再接再厲,繼東奧、殘奧後,再度安排港台轉播賽事,對於延續運動熱潮、鼓舞港將士氣,應有一定幫助。全運會是內地省市體育實力的一次比併,對不少「後浪」運動員而言,更是通往世錦賽、亞運會以至奧運會的門票,國家隊選手都是從省隊市隊提拔上來,全運會正好提供了競技平台,部分項目諸如跳水、乒乓球等,比賽水平可以媲美奧運。以往香港對全運會的重視程度較低,電視轉播提高賽事曝光率,可以喚起公眾興趣。 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加強與內地體育交流,亦是必然趨勢。下屆全運會將由粵港澳協辦,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預告,她會出席月底的閉幕儀式,相信屆時將有機會與粵澳方面討論合作事宜。港府曾有主辦東亞運的經驗,然而跟粵澳合辦全運會又是另一回事,港府應趁今屆賽事主動「取經」,了解運作模式。當局可以考慮在下屆全運會之前,先與大灣區其他城市,合辦一次規模較小、以年輕小將為主的賽事,從預演中汲取經驗。
星島社論
中央推出《前海方案》,對香港未來影響深遠,但許多人只着眼於如何帶動金融、經貿和科技發展,未看到今次改革的深層意義。極熟知北京對港政策的前港澳辦副主任徐澤,昨天一語中的指出了中央的主要思路,就是制定粵港澳合作新模式,在體制上作出突破,以推動大灣區高速前行,達到多贏之局。要順應這發展方向,香港必須建立新思維,如果維持過往的「分隔」意識,繼續劃地為牢,必會落後於大勢,讓黃金機會白白從手中溜走。 分隔意識仍強 想保留「界線」 徐澤指制度差異是大灣區建設的最大優勢,卻也是最大難點,要克服這問題,須在體制與機制上有所創新,基本精神是四個「共」,即共商、共建、共管與共享,各方除了共同協商、合作建設,還須共享權力、共同承擔責任,令方案得以有效落實。他特別指出由粵澳共管的「橫琴方案」,正是這個新合作體制的「上佳之選」;換言之,是給香港展示的一個範本。 依中央這思路,粵港澳三地以後不能再關起門搞規劃,各自為政,而要打破分隔,互相協力,聯手管理,一起決策和推行。落實這「一體化」模式,「橫琴方案」起了帶頭作用,珠海與澳門將會二位一體,等於一家合資公司共管,交由澳門執行。徐澤指出,這新體制也要在前海落實,並在整個大灣區貫徹。 在這發展過程中,澳門之所以比香港行得快,皆因更具「一體化」的條件。一直以來澳門與珠海密不可分,兩地政府早已在多方面緊密協作,施政心態上也「同」多於「異」,所以中央讓橫琴模式先行。至於香港,過往與深圳合作並不積極,發展策略也未以「港深融合」為方向,直到近年思維仍沒有顯著轉變,所以徐澤在講話中就指,深圳對落實前海方案已做好準備,但香港新界北地區似乎還欠缺動作,由此可見一斑。 香港仍存在「分隔」意識,有其歷史原因,回歸後不少特區官員對與深圳以至廣東合作,抗拒態度仍強烈,認為兩地之間的「界線」不可消失,以免香港施政受到干預,「兩制」被侵蝕,所以兩地的合作機制徒具形式,北上磋商多敷衍了事。這情況近十年雖有好轉,但規劃仍着眼於本土發展,以港島和九龍市區為中心,漠視了與深圳發展互相配合協調。 深層次變革 跟不上成輸家 結果是靠近深圳的新界北地區,大部分沒有積極拓展,與深圳河彼岸高樓林立,對比強烈。直到最近,政策才見調整,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接受本報專訪時就提出,由於預期港深往來將趨頻繁,正努力在邊境地區拓展土地,特別是供工商業用途。行這一步雖遲了,但總算走對方向。 與深圳合作落實新機制,已是大勢所趨,如果香港仍然死抱着舊的「分隔」思維,必然跟不上大灣區的高速發展,成為這盤大棋的唯一輸家。
東方正論
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由前議員邵家臻發起所謂的支援在囚人士組織「石牆花」,在保安局局長鄧炳強點名批評後作賊心虛,昨日宣布解散;與此同時,當局擬將支聯會剔出註冊公司名冊,稅務局亦不再承認所有涉及政治活動或不利國安的組織為慈善團體。事實證明,香港不是沒有法例打擊反中亂港集團,而是過去一直姑息養奸不作為,直到《港區國安法》出台、文官換上武將後,特區終於換上新局面。 邵家臻昨日哭訴將成立9個月的「石牆花」解散,搜集物資、書信支援等服務亦會逐步停止,揚言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保住條命最緊要」,說時無比委屈。然而,這個所謂支援在囚人士的組織,真的是僅僅為囚犯爭取權益這麼簡單嗎?懲教署署長胡英明早前透露,有干犯國安罪的在囚人士與外部建立聯繫,在獄中煽動叛亂,並散播對中央及港府的仇恨。他特別提到涉非法初選案被捕、正在羅湖懲教所羈管的前區議員袁嘉蔚,在獄中利用違禁品「收買友誼」並聚眾發動叛亂。 這些「違禁品」從何而來,邵家臻當然不會明言,但鄧炳強隨即踢爆,有組織煽動在囚人士在獄中延續抗爭,並透過送物資製造特權和招攬追隨者,令人更憎恨政府,當局會研究當中是否涉及刑事,評估對監獄管理的影響,以行政手段應對。顯而易見,「石牆花」正正是透過募集物資將探監物品壟斷,再送往如袁嘉蔚之流手中,藉一粒朱古力、一隻髮夾等小恩小惠籠絡人心,在獄中散播反中亂港思想,為出獄後東山再起做準備,用心不可謂不險惡。局長甫開腔戳破不軌圖謀,邵家臻即嚇得屁滾尿流,更證明有人心中有鬼。 實際上,自黎智英等反中亂港頭面人物相繼入獄後,邵家臻即以爭取人權為名,與在囚「手足」裏應外合,提出種種對懲教署的無理指控,惟恐天下不亂。袁嘉蔚更因為得到囚友「英雄式」聲援而鬧事,須署方出動「黑豹部隊」平亂,敲響了「監獄風雲」的警鐘。今次局長出口防患於未然,同時擊中反中亂港餘孽的要害,邵家臻「自我了斷」為免惹禍上身,亦正好符合這幫人貪生怕死的一貫作風。 可以看到,自中央破格提拔警隊出身的李家超、鄧炳強出任司局長後,香港終於有了一番新局面。君不見,民陣、支聯會、教協、612人道基金等黑暴亂港組織,近日一個挨一個收檔,即使支聯會仍妄圖垂死掙扎,拒絕向警方國安處提交資料,警方亦絕不手軟,落案控告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及鄒幸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另控告鄒幸彤及4名常委「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保安局早前更向支聯會發出通知,指基於大量證據顯示該組織的行為或觸犯法例,將根據《公司條例》取消其註冊公司名冊,擺明將支聯會煎皮拆骨。 稅務局亦終於「做嘢」,修訂《屬公共性質的慈善機構及信託團體的稅務指南》,任何團體若支持、推廣或從事不利於國家安全的活動,將不再認定為慈善團體,並會撤銷豁免繳稅資格。港府昨日表示,慈善團體一向不能進行違法行為及參與政治活動,往時有不清楚的地方,政府有責任讓所有團體及人士知道甚麼可做、甚麼不可做,日後亦會重新檢視其他部門的日常工作云云。 很明顯,《公司條例》又好,《稅務指南》也罷,港府一直有林林總總的法規限制甚至消滅反中亂港集團從事反中亂港活動,惟一直姑息養奸放任自流,「往時有不清楚的地方」恐怕只是藉口,除了是一貫的胡混度日之外,政府內部充斥「無間道」才是有法不依的真正原因。無獨有偶,昨日有政府前文職助理因外洩公職人員個人資料予黑暴組織起底,被控一項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遭法官斥為「網絡阿爾蓋達」、「無間道」,反映了政府內部亂象叢生的冰山一角。香港回歸後之所以亂成一團,黑暴之所以破壞力驚人,「堡壘從內部被攻破」顯然是最大原因。 事實擺在眼前,強硬才是硬道理。毛澤東正是態度強硬,才能在韓戰中靠小米加步槍將美軍擊潰,打出了新中國數十年和平;鄧小平正是態度強硬,敢於對戴卓爾夫人拍案而起,才能順利從英國人手中收回香港。如今也是一樣,正是中央態度強硬,頂住國際壓力落實國安法,港府才肯端正態度痛打反中亂港集團,香港才見到重回正軌的曙光。當然,黑暴組織、亂港集團紛紛收檔並未足夠,更須從根本上杜絕他們死灰復燃,必要時應依法將國安重犯如黎智英之流送上內地審判,連根拔起,免留後患。
頭條社論
「來港易」計劃由今天起實施,身處廣東省和澳門的非香港居民分別持「粵康碼」或「澳康碼」,入境香港時經轉碼並獲發綠色二維碼,即可獲豁免強制檢疫。這個安排有助陸續恢復中港澳三地人流往來,亦可以視為未來疫情減退後「通關」的試驗。不過,香港目前並無設立「港康碼」,與內地和澳門不配合,盡快準備好「港康碼」基建和適時推行,事不宜遲。 內地「粵康碼」或澳門「澳康碼」的好處,是全面應用在生活層面,只要紀錄出示持有者接觸過傳播鏈或進出過疫情場所,就會由綠轉紅,給予他人警覺,也有助追蹤染疫者和推行隔離防疫。故此,持有者入境後,如果他們曾在內地接觸患者,由於資料已轉往並連結衛生署,港方亦會得悉,大大提高了抗疫的效率。反方向來看,香港仍未有「港康碼」,對港人未來進入內地和澳門,與兩地的防疫基建出現不協調現象。 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林健鋒近日多番要求政府盡快推出「港康碼」 ,好讓市民熟習使用,為日後粵港澳三地全面恢復往來做好準備。此議必須受到當局重視,並且與內地和澳門多溝通,讓「港康碼」與「粵康碼」和「澳康碼」互相配合,形成一個三地連結的防疫抗疫平台,對任何疫情個案展開快速的追查,並為各類處所提供保障。對於部份港人擔心私隱問題,其實過慮,當局可設限資料只供抗疫用途,不會與政府其他部門聯繫,便可解決,現在一切以抗疫為先,不必要的擔心可免。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