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
基本工資審議會即將登場。今年的經濟狀況極為特殊-全年經濟成長率上看6%,若干內需服務業卻受疫情衝擊而顯艱困,這也使得基本工資如何調整備受關注。目前政府已宣示希望基本工資「往正向走」,工商團體則以內需產業受創反對調漲,可以預見基本工資審議會勢將有激烈的論爭。 過去幾年除了去年外,基本工資都有明顯的調幅,希望勞工也能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去年儘管全年經濟成長率仍有3.12% 的水準,但基本工資審議正逢第2季民間消費衰退5.21%、出口也衰退3.44% 的惡況,因此基本工資幾乎沒有調整,未能反映下半年經濟強勁復甦,也才有勞動部長「去年勞工已共體時艱」之說。面對今年更高的經濟成長率及去年幾乎未調的基本工資,連經濟部長都認為「不調很難」,因此應可預期基本工資會有較明顯的調幅。只是基本工資向來是折衝妥協而得,能不能回到去年之前每年3%到5%的調幅猶未可知。 訂定基本工資除了保障處於市場弱勢的勞工、維持勞工的基本生活所需等原始目的之外,更積極的用意是希望透過此一機制促使經濟成長果實能更合理地分配,改善企業盈餘與薪資所得占比差異日漸惡化的窘況。蔡總統也在今年勞動節明白宣示了「經濟成長果實應回饋辛苦勞工」,在這樣的思維背景下,基本工資調整必須隨著經濟成長幅度做為主要依據。 更進一步看,經濟成長率衡量的是扣除了物價上漲因素後的實質成長,如果包含物價上漲因素,則名目的經濟成長率還會更高,究此,以名目水準衡量的基本工資還應該有更大的調幅,才能反映維持基本所需和分享經濟成長果實的雙重目的。 當然,疫情下的現實是產業的K型走勢嚴重不均衡發展,明顯的基本工資調幅難免加重內需服務業的壓力,尤其許多內需服務業薪資水準偏低,實際薪資與基本工資相差無幾。但基本工資既然適用於各產業,也有基本的思維可為依據,實不宜每年遷就特定產業的狀況而有太多的妥協權宜,否則只會使多年以來一直想確定調整準則的基本工資審議治絲益棼,更陷紛亂。 根據經濟原理,解決經濟問題的最佳方式是就源解決。內需服務業現今面對的困境既來自於疫情下的消費不振,則包含振興券、融資紓困、減免稅負等措施都屬合宜可行,從業勞工的困境也可由直接紓困補助或鼓勵企業不裁員機制來處理。基本工資制度既有其設定的目的與意義,就不宜無限上綱地也納入紓困措施的一環,以避免治頭痛的藥也拿來治腸胃病。 反對基本工資調漲的最主要理由是在疫情中「協助企業存活最重要」。協助企業存活,藉以維持住就業,這兩年政府的各種紓困政策也的確以此為目標。然而,疫情也造成經濟結構的大改變,生產、消費、生活方式都產生永久性的變化,即使疫情過去,所有企業都必須隨之調整才能圖存獲利。市場經濟有誘導企業轉型發展、資源重新合理配置的功能,企業不能總是完全藉由政府力量來圖存。這兩年美國已有紓困反而保障了殭屍企業存活的疑慮,我們自也應小心避免。正如為因應氣候變遷所課徵的碳稅或為了解決汙染問題所課徵的汙染稅,合理調漲的基本工資應被視為經營企業必要的成本;能夠負擔合理成本的經濟才會是可走得長久的健康經濟。 話說回來,低薪向來是台灣經濟亟待解決的主要病徵之一,對於調高基本工資就難以存活的企業而言,應該很難期待他們為調高工資、解決低薪做出貢獻。對於短期陷入困境、長期仍有可圖的企業,政府已宣示基本工資若調漲,將兼顧受衝擊產業,這已是最好對策。既然如此,就讓基本工資依規律調整,除了追求分配公平,還可擴大內需購買力,促使經濟更健康地發展。
明報社評
中央上周提出兩個針對香港與澳門融入大灣區的改革方案,分別在深圳和珠海劃出前海與橫琴跟港澳對接。兩套方案共同之處在於為港澳提出一些新的產業發展方向,以及減稅等政策,不同的地方是橫琴將會由粵澳共管,所謂共管,實質上是澳門主導。所有這些改革措施將如何落實以及有何成果,需要時間觀察,目前值得討論的是,共管模式被譽為「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重大部署」,先是交給澳門去試驗,而香港對此做好準備了嗎? 前海擴7倍橫琴3倍於澳門 物理空間擴闊港澳發展空間 香港與澳門都面對經濟發展產業比較單一的問題,中央提出的兩套方案,深圳前海將會在現代服務業、科技發展體制和打造國際營商環境方面,大力改革,創造條件給香港融入發展;橫琴將會在創新科技、中醫藥、文旅會展商貿和金融業方面,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中央提出的新產業方向,是經過分別跟香港和澳門特區政府商議,所達成的共識,是深思熟慮的,相信將會為港澳注入新的發展動力,業界對此等建議也是正面的。 港澳兩地要進一步發展都缺乏物理空間,最新提出的改革方案,對此都有針對措施。前海被形容為特區中的特區,在金融業方面的改革,已經是先行先試,2015年成為自貿區後,更是如虎添翼,以成為中國的曼哈頓為目標,如今世界500強有335家在此設立企業,來自香港的註冊公司達到11,500家。這次獲得擴容,面積由原來約15平方公里,擴展到120平方公里,特區政務司長李家超表示,這將會為香港締造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同樣是大刀闊斧擴容的是橫琴合作區,澳門面積只有34平方公里,劃歸澳門共管的橫琴,面積達到106平方公里。將來移居橫琴的澳門居民可以享受在澳門同等的福利待遇,設立在橫琴的企業,可以聘用在珠海居住而毋須出關入關的工人為期服務,3年後澳門政府可以分享在橫琴所得的稅收,可謂是官民俱受惠。 產業和物理空間的大幅增加,對港澳兩地的經濟發展帶來無限的可能,中央為吸引更多的產業在前海和橫琴落戶,還給出稅務的優惠政策,以及吸引人才的政策,包括國際人才的便捷簽證等措施。特別是給予橫琴的財政支持更勝一籌,入駐橫琴重點產業的澳門企業,將會得到補助,總金額最高相當於中央在橫琴的稅收,即是說中央在橫琴的稅收,可以全部用於補貼前來投資的企業。 比較兩套方案,「厚此薄彼」最明顯的是,橫琴將會由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雖然前海管理委員會也有由香港人擔任的聯絡官,仲裁機構也吸納了港籍陪審員,但與橫琴共管相比,則是小巫見大巫。 橫琴民生管理由澳門主導 地方治理改革是國家所需 橫琴管委會將實行雙主任制,分別由廣東省長和澳門特首共同擔任,常務副主任則由澳門指派,其他副主任將分別由廣東省和澳門特區政府任命。重大政策當然會由兩個主任共商,實際的日常管理則由多名副主任共管,而常務副主任由澳門指派,實質上就是由澳門主導,具體的分工將會是,中共黨組織、國家安全、刑事司法和社會治安由珠海政府負責,招商引資、產業導入、土地開發、項目建設以及民生管理等職能,則由澳門政府負責。 這個前所未有的改革方案,還包括橫琴將來的民法和商法,將會採用與澳門接軌的法律。主責粵港澳大灣區的發改委副主任叢亮對此形容為:「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橫琴採用澳門的商法,以及民生管理將會由澳門負責,實際上是改革地方治理的新嘗試。 促使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就是要發揮港澳所長,做到國家所需的任務。香港與澳門如能做到產業多元化,從而達到經濟進一步發展並促進繁榮穩定,也是國家所需。現在將橫琴劃歸澳門共管,試驗一種新的地方管治模式,也是國家所需。 澳門在提供社會服務方面,有一些可以為內地借鑑的地方。回歸前的澳葡政府在提供社會福利服務方面的表現幾乎是零,也因此造就各種社團蓬勃發展,工聯會、婦聯、以及街坊會聯合總會所提供的服務,在澳門舉足輕重,也積累了管理經驗和提升了服務意識。街坊會在2019年已經開始進軍橫琴開設服務中心,為當地的澳門居民以及珠海市民提供社工服務。這種由政府出資購買服務,社團提供人才與管理的模式,將來或會取代現時內地城市實行的居委會服務機構,甚至是街道辦的行政職能,這就是治理改革的新嘗試。 橫琴共管這樣的破天荒重大改革,如果成功,將會是一國兩制實踐的重要補充,香港錯過了這樣的機會,特區政府應該急起直追,首先派駐觀察員到橫琴觀摩改革的措施,為將來中央提出類似的改革做好準備,不但要在產業多元化和經濟發展方面發揮香港所長,還要在其他方面有所建樹。
星島社論
時隔七個月,美國總統拜登再次致電國家主席習近平,有意緩和中美緊張關係,消息利好港股和內地經濟,但要留意的是,拜登積極緩和中美矛盾,除了尋求中國合作,亦因他在國內麻煩不絕,預算案和債務上限等可能在國會遇到阻撓,共和黨又疑利用美軍狼狽撤出阿富汗的決策失誤,追究拜登,都可能衝擊美股;北京在中美爭鬥緩和下,可加力於內部改革,強化各行業的監管和整頓,則為內地股市添壓。 這次習拜通話,與兩人二月時通話的最大不同,是拜登放下了對華的高姿態,用白宮發言人的說法,這次元首通話是禮貌和坦率的,而不是指手畫腳或居高臨下。習拜二月通話後,白宮曾發聲明強調,拜登對北京脅逼性和不公平的經濟行為、在香港的鎮壓、在新疆的踐踏人權,以及針對台灣愈來愈強勢的行動,表示根本性的關注。今次白宮聲明則再無提及香港、台灣和新疆,又無指責中國不公平競爭,只強調雙方討論了在競爭之時,應確保不會陷入衝突。 姿態微妙轉變 對華稍釋善意 拜登對華政策核心是三個「C」:競爭(competition)、合作(cooperation)和對抗(confrontation),即「該競爭時競爭,該合作時合作,該對抗時對抗」。拜登二月與習近平通話,只集中對抗範疇,現在則是講競爭、謀合作,而不提對抗。 拜登上任近九個月,一直冷待中國,二月中首度致電習近平,亦只是上任後致電大國元首的禮儀,且將與習近平通話放在各大國領導人的最後,談話時也多訓示中方;直至上周五才再致電習近平,改為釋出善意。 美政府過去一個多月對華姿態確有微妙轉變,多次主動接觸中方,先是七月底副國務卿舍曼訪華,在八月時國務卿布林肯兩次致電中國外長王毅,尋求中國援手,讓美國在阿富汗安全撤軍及撤僑,並商討美國撤離後如何令阿富汗局勢穩定,不致再為拜登添麻煩;九月初拜登的氣候特使克里再度訪華,希望在對抗氣候暖化上達成協議,為拜登的氣候議題增政績。 中方對舍曼、布林肯還是克里,都傳達了一個堅定訊息,就是小氣候必須服從大氣候,中美要在阿富汗、氣候等個別範疇上合作,必須先在大方向上改善雙方互信,不能美國想合作的,就要中國配合,而其他範疇就不斷開火。 拜登意識到要緩和中美衝突,先要釋出善意,改善中美互信。本來他已放出風聲,有意在下月底二十國集團峰會時,與習近平舉行場邊峰會,然而他上周五突然致電對方,就顯得心切要緩和雙方緊張關係。拜登如此積極,除因在對外事務如阿富汗、氣候等有求於中國,還因在國內面對重重政經壓力,故有意先安內後攘外。 拜登眼前麻煩不絕,共和黨議員有意阻撓國會通過國家債務上限、政府預算案、基建撥款等議案,可能令美國賴債、政府部門停擺,新冠疫情復熾將再次打擊經濟,而他在阿富汗倉皇撤軍,亦正遭受共和黨狙擊。 政經麻煩不絕 隨時衝擊股市 對此,拜登在對華政策上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加力打擊中國,以轉移國內視線,但可能被指不務正業;另一是放緩遏華,專心應付國內問題,卻可能遭指責對華軟弱。從他快手致電習近平,可見他選擇了後者。 中美緊張關係緩和,可改善投資環境,港股恒指上周五便因而反彈近百分之二,值得留意的是,拜登急於與中國暫緩爭鬥,主因是他在國內問題上滿手炸彈,任何一個爆炸,都可能重挫美股和經濟;此外,中美關係緩和亦可讓北京加快改革,加強行業監管和反壟斷,讓內地股市添壓。 拜登為免被指責對華軟弱,打壓中國的小動作仍會不絕,如已傳出他有意將台灣在美代表機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改名為台灣代表處,又擬調查中國補貼商品行為,涉及三千億美元中國貨的關稅。中美關係仍是樹欲靜而風未息。
東方正論
香港多災多難,百業萎縮,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岌岌可危,在中國亦漸被邊緣化,失去一線城市的地位,良禽擇木而棲,這棵搖搖欲墜的爛樹,還能留住人才嗎? 近年移民潮湧現,由2016年至今年8月底,警方過去5年共收到逾15萬宗良民證申請,主要用於各類簽證申請,包括移民、升學及工作。今年首8個月有26,397宗良民證申請,差不多等於去年全年的2.9萬宗,相信亦會超過2019年的33,252宗,當年申請高峰是因為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暴潮,政治氣氛令人窒息,但去年的下跌並非因為社會回復穩定,而是疫情下阻礙了不少人的移民大計,相信一旦全球疫情喘定,對外實施通關,不少人坐言起行,離開這個褪色的城市,良民證申請會再闖高峰。這個數字還未計北上移居的港人,因為他們需要的是回鄉證,不是良民證。 內地接連推出吸引人才計劃,本月1日推出《港澳地區城市規劃專業企業在廣東省執業備案管理》的政策文件,擴展粵港澳三地的備案管理措施至本港城市規劃專業,透過備案獲得內地資格,受惠的包括本港建築、測量、規劃、園境和工程業界,可在三地開業或執業,目前已有45間企業和189位專業人士完成相關備案。深圳前海和珠海橫琴之前亦推出類似便利措施,讓合資格的本港建築及工程界企業和專業人士,參與兩個自貿區的建設發展,51間企業和331位專業人士已完成備案。廣東省推行的新措施,範圍較前海推行時擴大很多,註冊手續更加方便,線上申請便可。 內地求才若渴,北上發展機會無限,競爭雖然大,但回報亦相對高,而且不少地方的條件及配套亦十分吸引,包括提供百萬港元計的貸款,或以低租金或免租提供地方創業,反觀香港卻是對人才流失情況置若罔聞,各所大學培訓世界級人才,畢業後卻未能獲政府協助,再加上本地市場狹窄,來來去去都是金融地產,不少專門人才要在外地才有發展,香港等於是為他人作嫁衣。本地人才創業面對租金成本高昂,再有宏大的理想也會被消磨殆盡。 各行各業都面對人才流失,教育界亦是重災區,有學校因教師離職未能開設部分科目,更有新聘請的教師與學校簽約後,寧毀約賠錢離開,香港中學校長會促請當局制訂措施積極應對,就「保才、納才、育才、尊才」4方面提出對策;醫護流失亦非常嚴重,去年7月1日至今年6月底,全職醫生流失率為4.6%,全職護士的流失率為6.5%,均較去年同期上升,部分是因移民所致,對公立醫院影響深遠,令到緊絀人手雪上加霜,有部分手術缺少經驗專科醫生,受累的是人命健康,已經不能用經濟角度去衡量。 香港一片愁雲慘霧,接二連三的政治風波,撕裂社會,疫情未退,通關無期,廢官無能,對眼前困境一籌莫展,內部管治亦是一塌糊塗,單是肉眼可見的衞生惡劣問題,垃圾圍城,蟲鼠為患,又如何安居?樓價瘋狂,基層蝸居劏房,不見天日,居住的三無大廈缺乏監管,儼如都市炸彈,接連發生火災等慘劇。生活在香港,貧賤夫妻百事哀,老幼都是犧牲品,甚至動物亦不得好死,反而是假難民南亞幫卻日漸壯大,香港人見自己家園淪落到如此境地,又如何有留下來的理由? 說香港是悲情城市,有根有據,國際民意調查機構在2018年公布的全球調查,香港的「希望指數」,由2017年的10分,跌到負25分,排在倒數第5,亦即是全球第5最悲觀的地區。這個調查是在暴疫發生前完成,經過兩年多來蹂躪,相信情況只會更差,人心會更灰,快樂與香港沾不上邊。 人才為興邦之本,人才乃成事之基。香港要重振雄風,沒有人才萬萬不能,難道倚賴一群廢官嗎?繼續由他們管治,黑雲壓城城欲摧,根本看不到明天,精明之士,自然會為自己將來作出最明智選擇。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天大地大,不會困死在小小的香港,瀟灑說一聲再見。
頭條社論
香港劍神張家朗在東奧勇奪花劍個人賽金牌,是繼一九九六年「風之后」李麗珊奪取風帆金牌之後,再為港人摘金,在香港運動史寫下驕人的一頁。他賽後形容自己過去一段時間的狀態「飄忽」,一度跌出世界排名頭十六名,但他對自己說「要堅持,不要容易放棄」。這一句說話,正好勉勵香港人,面對當下的困境,不要放棄,未來必定能夠再創高峰。 張家朗成功奪金,不單止是他個人的努力和成就,也反映香港年輕運動員實力非凡。以今屆出戰東奧來說,香港健兒一共取得四十六張入場券,在多項競賽中,各人達到世界最高水平,難能可貴,並且在數個項目中有爭勝機會。張家朗先拔頭籌,為其他港隊代表帶來激勵。公眾在餘下賽事,請多follow各運動員的社交平台,多給like,多留言打氣,支持他們為港爭光。 回歸前,珊珊為港奪得奧運首金,對推動香港運動風氣,起到重要的作用。今次張家朗成為香港回歸後奪金首人,除了證明香港年輕人質素極高,經政府和各界支援,他們是有實力站於世界的頂峰,相信這一面金牌,除激勵更多年輕人投身運動事業,也增強政府和各界的信心,不論在資源、培訓、學業輔導等各方面,給予具潛質的年輕運動員更大的支援,讓香港運動更趨專業化。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