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中國大陸持續雷厲風行進行不尋常的經濟整頓,一開始是以「反壟斷法」重罰了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等商業巨擘,接著擴展到補教為主的培訓行業、「虛擬經濟」相關行業,再來是一堆影視明星被圈入所謂「劣跡藝人」,遭到全面封殺,情況讓外界感到非比尋常,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 就在各種揣測紛紛出現之時,一篇題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的文章,8月底在自媒體出現,立刻獲得包括人民網、新華網等五個以上官方網站轉載,文章強調中國在經濟、金融、文化、政治等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變革,是一場從資本集團向人民大眾的回歸,變革將蕩滌一切塵埃。 由於「蕩滌一切塵埃」這句話和毛澤東1963年發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前的詩作用語類似,該文被各方視為再次發動文革的「檄文」。但北京擔心引發太大疑懼,立刻由環球時報發文表示,「一場變革」一文「做了不準確的描述,使用一些誇大的語言,背離了國家大政方針,造成誤導」,顯然是要舒緩人們對本次「運動」的畏懼和抗拒。 和這次「運動」相互呼應的,是習近平三番兩次對「共同富裕」的呼籲。其實,共同富裕是毛澤東在1953年底提出,但在鄧小平推動「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改革開放之後,30年來經濟取得大幅成長,但所得分配快速惡化,大部分人也忘了這項「初衷」。當經濟成長率動輒超過10%時,貧富再如何懸殊,只要窮者生活日益改善,加上中央嚴格控制一切,政權就基本穩定。但是在疫情時代,加上全球反中升高之下,中國經濟成長不太可能維持高速,所得分配惡化造成的社會問題將愈來愈嚴重,因此,中共認為不認真追求共同富裕,就可能威脅政權的穩定性,這應是本次「運動」的主因。再加上許多資本主義社會的病態發展,在在挑戰北京對「理想中國」的塑造,以及未來應對全球挑戰的能力,因此在共同富裕之外,一併推動一場全面的「新生活運動」,也是合理的發展。 然而,即使北京採行的每項措施,都有著良善目的,但以這種激烈手段來追求,到底是否合適,是個嚴肅的問題,關涉到制度的優劣。在資本主義下,一切施政都必須「依法治國」,除非明確違法,政府不能以道德或其他標準,強迫人民改變其行為,否則即違法濫權,會遭到民眾以司法來維護其合法權益。 在社會主義中國,改革開放雖已40餘年,但共產黨對國家社會的掌控完全沒有鬆手,如今政權穩固,看到部分社會現象不符理想,就要透過運動手段禁止或糾正,極可能面對幾個重大問題:一,社會價值或道德本身不是一成不變的,社會觀念改變後,規範就必須調整或取消,但調整的時機和分寸極難掌握;二,運動式的「理想國」塑造,沒有法規和統一的標準,經常會「玩」過頭,就像文革或更早的三反、五反,漫無標準之下造成許多冤案;三,連人民生活偏好都要「治理」的國家,會逼走一大堆有個性的人民,特別是發展所需的各種人才;四,要企業拿出大筆資金去支持「共同富裕」,違反了企業成立的目標,會逼使海內外投資人退出,不利企業和經濟的長遠發展。 目前看來,這場變革已經啟程,東西方制度的優劣競爭也已再次發動,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從「管制生產」轉變到「管制生活」,要和資本主義一較高下,全世界都拭目以待,幾年之後大概就可以看到結果。
明報社評
中央公布前海及橫琴合作區方案,為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提供重要平台,香港發展迎來新機遇,必須好好把握。大灣區融合,前海合作區對香港而言,將是最重要的接駁位,新界北與前海合作區只有一灣之隔,位置戰略,有必要因應新形勢新變化,重新規劃。過去政府一直視新界北為邊陲,新市鎮發展規劃,基本上是一個點一個點去做,將它們與市區連結起來,然而「前海方案」卻顛覆了這一概念,新界北可以形成一個北望前海的全新工商核心區。香港城市發展格局,由以往「向南集中」變成「向北對接」,乃是根本變化,當局必須打破傳統框框,從整個「面」而非「點與線」的角度,思考新界北規劃,快馬加鞭推進建設。 前海方案帶來機遇 整全規劃需時間表 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深化改革,提出一系列發展藍圖,包括深化與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提升法律事務對外開放水平、推進現代服務業創新發展、加快科技發展體制革新、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等。國務院昨天舉行四地連線記者會解釋方案,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叢亮表示,前海合作區總面積擴大7倍至120平方公里,可以加大制度創新及產業升級空間,為香港創造更多機遇。 香港是國家通往世界的一個重要門戶,深圳則是對接這個門戶的內地城市,對深圳和大灣區而言,前海合作區未來正是與港對接、通往世界的關鍵接駁位。前海合作區自2010年設立以來,定位一直是面向香港,利用香港專業服務優勢,令前海成為示範區,迄今已有超過1.1萬間港企在前海落戶,實際利用港資226億美元,此外當地還有青年創業基地。內地官員表示,現時深圳聚集了大批香港現代服務業企業,它們通過前海進入內地市場,擴大前海合作區範圍,有助這些企業進一步大展拳腳。 「前海方案」在多方面皆向香港專業人士打開大門,另外又推進法定機構治理職能、探索港人在前海擔任法定機構職務的可能,凡此種種皆說明,方案主旨是提升深圳現代服務業及相關治理水平,爭取與香港看齊、跟國際接軌。「前海方案」之於香港,既是挑戰,亦是機遇,結果如何,2035年自有分曉,當下香港必須發憤圖強,主動進取,化挑戰為機遇,倘若抱着「躺平」心態,守株待兔「等運到」,縱有大好機會,亦必失諸交臂。 港府表示,為了加快推動在前海更高水平的合作,港深兩地政府早前已同意成立高層次工作專班,港方組長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有關安排對於港深協調、反映相互關切,固然有正面作用,然而港府若要好好把握「前海機遇」,必須更加積極進取。前海合作區面向香港,當下港府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與前海合作區對接,從地理和現實角度考慮,只有一灣之隔的新界北,必然是港方的接駁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新界北須與前海協作,需要整全規劃發展,下月《施政報告》將會觸及有關計劃。 「前海方案」乃是國策下的重大發展規劃,放眼2035年,目標明確,未來14年勢必雷厲風行推進,反觀香港,單是一個新界東北發展區,由規劃到收地便花了10多年。既然政府意識到「對接前海」的戰略重要性,新界北重新規劃發展,便不能再像以往那樣歎慢板,流程中每個環節都要設法壓縮時間。「新界北方案」相應於「前海方案」,規劃發展由無到有,港府採用「基建先行」而非「需求引導」模式,乃是必然,為了大致跟得上前海步伐,當局應該為「新界北方案」定下工作進度時間表,務求2035年時應辦的事情都已做好。 拋開核心邊陲觀念 新界北建新核心區 「新界北方案」跟以往香港新市鎮發展模式有重大差別,當局重新規劃,必須打破既有思維框框。港英時代以來,香港發展就是以港島九龍市區為核心,外圍找一些合適地點,興建「衛星城市」,減輕市區人口壓力。這些新市鎮雖然會加入一些工商元素,惟實際並不足以支撐區內人口,大部分居民上班上學,每天仍得靠公共運輸系統出入市區。至於新界北則是邊陲,作為跟內地區隔的緩衝地帶,一些不宜鄰近民居的設施,都設於當地,上水屠房也好,沙嶺殯葬城也好,全都反映這一思維。「新界北方案」對香港這種「核心-邊陲」發展模式,將是一次根本顛覆。 若說過去香港發展是「向南集中」,未來的新界北,重點將是「向北對接」,洪水橋、古洞等地方,理論上可以構建成為一個新的工商業核心區,與前海合作區互相呼應。政府長遠有意將深港口岸通關安排,一律改採「一地兩檢」,既可釋放現時口岸土地,亦可簡化往來手續,日後由洪水橋興建鐵路直駁前海,做法順理成章。政府也可趁今次機會,理順新界北土地使用多年來雜亂無章的情况,至於環保人士關心的濕地,當局可研究如何兼顧發展及保育需要,以大型生態公園方式妥善處理。當局發展新界北,只要拋開「核心-邊陲」觀念,一定可以摸索出更多可能性,甚至有助解開新界發展多年來的種種桎梏。
星島社論
中央接連公布橫琴、前海兩份重大改革方案,橫琴將交由粵澳共管,前海則作為深圳與香港合作的紐帶,以推動大灣區大步前進。在改革步伐上,橫琴模式顯得更大膽,此因香港與深圳合作上存有心結,香港要提升發展速度,和放下抗拒合作心態,否則不能把握前海合作區擴容機遇,亦可能在國家發展上被邊緣化。 中央在周日及周一先後公布《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和《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新引擎,為此國新辦昨天請來國家發改委、財政部、海關總署等部門官員介紹方案內容。對於兩份方案,中央看似更重視《橫琴方案》,公布《橫琴方案》便較《前海方案》早了一天。 過往不積極 合作歎慢板 中央重視《橫琴方案》,因其改革步伐顯得更大膽進取,中央將橫琴交由粵澳共管,實則是推行琴澳一體化,除了解決澳門土地不足困境,也讓澳門可以在經濟上推動金融、貿易、科技、中醫藥等發展,在民生上解決居住、教育空間不足。中央此舉,等於讓澳門面積大幅擴展,成為大灣區、一國兩制的重大改革。 相對而言,《前海方案》就顯得較保守,雖然前海合作區擴大八倍,並納入深圳高科技、港口及機場等黃金地段,為前海注入強大基礎,讓香港金融、專業服務有發揮空間,但前海能否成為深港強強結合的紐帶,還賴港深之間的緊密合作。 中央能在橫琴採用琴澳一體化模式,皆因珠海發展步伐不如澳門,橫琴交由澳門管理,可以對澳門、橫琴、珠海及大灣區起到最大效益。相對而言,深圳的發展就較珠海強得多,有能力推動前海的大步前進,而且深圳與香港各自存有心結,有待化解。 深圳在廿一世紀初,因為亞洲金融風暴的衝擊、加工產業遇到瓶頸,一些大企業又向京滬遷移,惹來坊間議論深圳「被拋棄」。當時深圳希望與剛回歸不久的香港加密合作,以應對困境,可惜港府對此態度審慎,深圳唯有咬緊牙關,利用改革開放試驗區優勢,押重注發展高新科技,成為內地最強大的高新科技城市。深圳自行創造了高速發展的機遇,本地生產總值(GDP)在二〇一八年更超越香港,深圳發展動力強勁,中央自毋須將前海交予香港。 何況香港在與內地融合上過往態度不積極,在回歸之時,香港經濟較廣東、深圳等強大得多,不少港府官員不希望與內地全面合作,擔心損害一國兩制觀感,因而對港粵、港深合作歎慢板;與此同時,民間部分人亦興起本土主義,視與內地合作為給吞併,不願融合。在這種氛圍下,港深單是解決邊界河套區發展,也談了廿年,到最近才敲定方案。   決策須加快  「慢進也是退」   香港要把握前海合作區的機遇,未來必須克服兩大挑戰:一是提升香港速度。內地發展被稱為中國速度,前進猶如高鐵般高速,香港回歸後則如停留在柴油火車般慢進,單以深圳與香港比較,二〇〇〇年時深圳GDP只得香港的八分之一,但二〇一八年深圳GDP卻已超越香港。香港若不能大力加快決策及發展步伐,不是深圳在合作上遺棄香港,而是香港自我落後。   二是放棄抗拒融合的心態。前海合作區成立逾十年、深港合作會議亦自二〇〇四年開始舉行,但雙方合作進展緩慢,直至中央周一公布《前海方案》當天,港深才將合作會議提升到最高級別的特首與深圳市委書記主持,並成立兩地高層官員的工作專班,一改過去不夠重視的態度,變得十分積極,總算有了一個好的開始。   中聯辦發言人在評論《前海方案》時說過:「香港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正是善意提醒香港,香港在港深合作上一定要快,否則蘇州過後無艇搭,而失利的是自己。
東方正論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香港昨日又驚傳鐵路沉降事故,港鐵東涌綫九龍站與奧運站之間隧道的其中一個監測點,沉降記錄輕微超出預設停工指標。儘管沉降幅度不嚴重,當局亦已暫停在鐵路保護區內的相關工程,且港鐵也是受政府工程拖累,惟鐵路沉降問題並非始自今日,尤以沙中綫亂象最怵目驚心,運房局懶政失職已是不爭的事實。正如本報「正論」昨日所說,港府廢官要廢,並要拆局重組,否則任由無用之人苟延至下屆,未來豈止鐵路沉降,全港陸沉恐怕亦非不可能! 眾所周知,尖沙咀消防局正進行搬遷,該局的行動支援設施、消防同樂會和其他消防設施將遷至九龍渡華路,目前正進行地基工程。結果港鐵東涌綫九龍站與奧運站之間的隧道,其中一個監測點的沉降記錄,於本周二赫然達到20.27毫米,輕微超出預設停工指標的20毫米。港府表示,已應港鐵要求暫停相關工程,屋宇署和建築署亦已派員視察有關鐵路隧道,確認結構安全;而機電工程署則檢視過港鐵提交的監測記錄,同樣確定鐵路狀況符合安全運作要求。總而言之,今次沉降事件,以有驚無險暫告一段落。 當然,每有鐵路事故發生,港府總是大事化小,一律以不影響結構安全作結。今次沉降不算嚴重,更是大條道理敷衍輿論,不了了之。問題是,港鐵每日乘客量逾400萬人次,是本港龍頭交通工具,安全問題怎麼強調都不過分,特別是經過沙中綫工程醜聞一役,人們如同驚弓之鳥,擔心鐵路再次爆大鑊。實際上,港鐵工程涉及沉降屢見不鮮,最離譜是負責監管的運房局不但疏於監管,出事後更姑息包庇,令市民信心盡失。 例如沙中綫會展站及西面連接隧道曾被揭發沉降,運房局的補救方法,居然是將沉降停工指標大幅放寬,由原來的25毫米大幅放寬3倍,如此一來,數十個沉降監測點全部由「肥佬」變合格,工程得以繼續。又如輕鐵天榮站月台沉降曾鬧得滿城風雨,發展商為求盡快復工,申請將沉降停工標準由20毫米大幅放寬至150毫米,運房局同樣欣然配合。當有標準等於無標準,香港離遍地危樓的一日便不遠了。 說來實在唏噓,回歸後香港基建水平每況愈下,不僅延誤超支成為常態,更是慢工出劣貨,僅千億沙中綫就爆出偷工減料、不按圖紙施工、隱瞞沉降、漠視施工安全、數據造假等種種醜聞。運房局局長陳帆「看報道才知道」,顯然無能塞責,惟在林鄭「官官相護」下,至今仍然得享高薪厚祿,好官我自為之。換了是內地,國家級基建鬧出如此重大醜聞,早就有大堆官員「人頭落地」,豈會如香港不用問責、不用受罰? 更有甚者,不僅官員安然無恙,連承辦商都一樣能夠從輕發落。別看運房局於今年5月公開沙中綫紅磡站最終報告,指出港府、港鐵和總承建商禮頓都有責任,但不過小罵大幫忙,例如報告揭發紅磡站有相當於1,900個螺絲帽未接駁,但現實中禮頓並未被究責,港府僅就整個工程項目內一個面積約200呎機房的工程問題對禮頓興訟,令人嘆為觀止。 有果必有因,香港基建過去以高質高效著稱,誰能料到回歸後竟會變成豆腐渣的代名詞?這又回到本報所言,一切皆是人的問題。運輸和房屋兩者皆是香港最重要的命脈,發展和監管做得不好,香港競爭力必然每況愈下,更會危及人命安全,偏偏掌管這兩大職能的運房局局長陳帆庸碌無能,根本不能擔此重任。本報為特區把脈開方,昨日在「正論」提出四大積弊急須整改,當中便包括「廢官要廢,拆局重組」一項,運房局更是第一個急須分拆重組的政策局。 事實證明,運輸及房屋兩者風馬牛不相及,涉及範疇過多,放在同一個政策局內根本不會有好結果。這些年鐵路基建老是狀況百出,房屋問題老是解決不了,豈是無因。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毀掉只要一天。再不撤換無能廢官,盡快將運房局分拆成兩個政策局,另選賢能執掌,類似的基建醜聞必然陸續有來。拖延下去,任由問題尾大不掉,乘客淪為「沙中人」固然沒有誇張,香江陸沉更非危言,拖到下屆政府才來收拾殘局,遲矣!
頭條社論
各界獎勵市民接種新冠肺炎疫苗的行動,隨著各項抽獎結果陸續出籠,效果發揮得七七八八。據政府最新公佈的數字顯示,十二歲以上至七十歲以下人口的接種率為七成,換言之,經過近二百天接種計劃,仍有三成人未打針,當中不少為工作人口,加上七十歲以上長者打針率偏低,僅約二成多。整體接種率上升速度緩慢,令人擔心日後新一波來犯,群體免疫力不足以對抗變種病毒。現在各私人公司要進一步催谷員工打針,尤其前線須接觸人流的職位,如果健康適合,沒有理由拖延打針。 部份僱主為保障疫下能夠持續業務,開始採取必要的谷針手段。國泰航空指,疫情嚴重影響公司的運作,而世界各地實施的入境管制措施,亦令航空公司難以為未接種疫苗機組人員安排執勤,故由本月起,所有航班會由已打針的機組人員執勤,至於選擇不接種疫苗,又沒有提交醫療原因的豁免證明,就會被解僱。類似安排,外地早已執行,例如美國的fb、google、CNN等大機構。這是大勢所趨,本港公司為了業務着想,應與前線員工溝通,盡快提升接種率。 勞資可以採取的方法,不外兩種,一是容許前線員工提交醫療原因而不打針,並透過內部盡量安排調職,至於無醫療原因的前線員工,就應打盡打,二是員工選擇不打,僱主難以安排職務,就有可能要結束僱傭關係。航空業已先行一步,其他必須與人接觸行業,如飲食業、物管業、保安員、地盤工等等,為了抗疫需要,已經到了抉擇的時候了。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