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
近年來,環境保護、社會責任和公司治理(ESG)的企業經營理念盛行,許多企業領導階層普遍感受因應ESG風潮的壓力,尤其是ESG的議題包羅萬象,除了環境上須考量碳排放、水和廢物管理、原材料採購、氣候變化脆弱性等議題,還涵蓋一系列社會問題,包括多樣性、公平和包容、勞動管理、數據隱私和安全、社區關係;在公司治理上,又須牽扯到董事會治理、商業道德、知識產權保護等,都使各企業在經營上面臨不小的挑戰。 資誠企管顧問公司的調查亦發現,阻礙推動ESG有效性的前五大因素,分別為ESG目標與企業成長目標不易兼顧、缺乏撰寫報告的標準及法規複雜、缺少領導階層的關注或支持、監管單位反覆無常的規定、難以量化ESG投資的潛在報酬率。相形之下,在ESG的眾多面向中,積極推動減碳的阻礙程度較輕,且符合當前全球趨勢。 眾所周知,以美國、中國及歐盟為首的世界各國,陸續宣示將採取更積極的行動實現碳中和,已有128個國家宣示2050年達成淨零碳排,更有95國中央銀行正與氣候科學家和綠色金融系統網絡(NGFS)等國際組織合作,參與度高的政府甚至運用租稅和補貼的財政政策,支持公私部門研究氣候變遷議題。同時,也有不少企業努力突破產業既有侷限而執行減碳有成,備受各界讚揚。 像是加拿大鐵道運輸公司通過採用氫燃料電池和電池技術改造柴油動力的火車頭,開發零碳排放的鐵道運輸;美國生質能企業Enviva利用生物質技術,將廢棄樹枝和鋸木廠殘留物等低價值木材,轉化為高能量、低水分和均勻尺寸的工業木屑顆粒,取代煤炭作為能源;印度礦業公司Hindustan Zinc則使用耗水量較低的技術和實施水資源回收,提高水資源再利用效率,並將整個產業鏈採數位化控制,以提高採礦過程的生產力、安全性和成本效率等,均是顯例。 不過,企業執行減碳計畫不只需要決心,更需要金融體系的資金支援,才能逐步落實。尤其應讓發展碳捕捉、封存與再利用技術等價值鏈企業,易於取得資金;反之,對那些破壞氣候的企業營運和投資計畫,則應限縮其資金取得,並逐步停止支持有害環境的投資活動。 當然,銀行業對企業有關碳中和的融資案件審核,除需傳統財報及氣候變遷的趨勢分析外,尚需僱用對科學和技術有所了解的專業人士,以掌握特定申貸項目對零碳排放的目標是否有所貢獻,從而做出明智的審查,特別是要鼓勵那些力求減碳技術不斷創新發展的計畫。如比爾蓋茲所言,一些解決方案將來自尚未聽說或信任的技術,就像十年前的電動汽機車、氫驅動的卡車和火車、風力船舶等。 除了銀行業外,基金投資觀點的轉向,也能促成零碳排放朝更正向發展。基金機構晨星指出,近三年追蹤能源轉型趨勢的主題基金已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主題類別。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養老基金─挪威政府養老基金自2006年開始推出非投資列表,排除對環境有害或者治理水準存疑的公司;去年3月,日本政府年金投資基金(GPIF)、美國加州教師退休金(CalSTRS)和英國大學教師退休基金更是聯合發出聲明指出,那些只關注短期財務指標而忽略長期發展可能的上市公司,不再是他們的關注重點,都間接地促使上市公司朝推動減碳和永續發展方向前行。 要言之,在全球暖化趨勢愈演愈烈,氣候變遷造成的災害已漸從意外轉為日常,並對人類社會及經濟發展帶來巨大衝擊下,金融體系實應扮演更為積極的角色,協助企業進行減排及永續發展相關投資與革新;企業在將ESG納入經營日常時,也不妨將執行上相對容易的減碳列為最優先項目。如此一來,全球因應氣候變遷的成效,必然大有進展。
明報社評
平機會就保障內地人免受歧視,向政府提出3個建議方向,希望明年可以落實立法。一個人因其種族背景受歧視,已屬種族歧視,不一定要屬於不同種族。立法禁止歧視內地新移民,在香港討論了10多年,因為族群定義等問題,一直缺乏進展,社會泛政治化令情况進一步惡化,煽動仇恨內地人的操作層出不窮,是時候撥亂反正。以「族內歧視」等概念,立法處理歧視內地人問題,做法可取,外地亦有很多例子可供參考,執法尺度不應有太大問題,若非滿懷惡意煽動偏見憎惡,不會「誤墮法網」。現時平機會沒有調查、蒐證及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力,不利推進反歧視工作,當局應趁今次修例,適當改革。 歧視內地人現質變 法律漏洞有待修補 香港社會自詡「文明進步」,實際卻充斥形形色色的歧視。2007年,立法會通過《種族歧視條例》,根據條例定義,「種族」是指個人的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任何人如公開中傷某種族人士,又或基於某人的種族,對當事人作出歧視或騷擾行為,即屬違法,惟條例同時列明,基於在港居住年期、國籍、居民身分的歧視行為,不在條例涵蓋範圍之列。換言之,有關法例無法處理針對內地人的歧視。現在平機會建議的三大處理方向,包括修訂《種族歧視條例》註明「族內歧視」違法、立法禁止針對居民身分的歧視,以及參考外國例子,就不同居民來源地立法禁歧視。 香港某程度是一個移民社會,很多人的籍貫都是內地省市,惟因經濟發展及日常習慣等差異,歧視內地人情况長期存在。曾幾何時,「阿燦」形象深入人心,新移民初來甫到受人白眼,乃是常有之事,然而隨着時間過去,他們習慣了香港生活,面對的歧視一般都會慢慢減少。2004年,政府就種族歧視立法展開諮詢,立法會開會討論,民主黨和社區組織協會代表皆關注歧視新移民情况,當時政府表示,內地新移民與本地人屬同一種族,都是中國人,他們面對的歧視並非基於種族,而是社會歧視,有官員更提到,有意見擔心立法禁止歧視新移民,反而有可能製造隔閡,影響他們融入香港社會。 觀乎當時的社會環境,政府說法並非全無道理,可是過去10年,香港社會情况,明顯出現了巨大轉變。一方面,內地自由行旅客湧港、「雙非」兒童問題等,的確帶來一些摩擦;另一方面,香港社會泛政治化,問題愈演愈烈,挑撥香港內地矛盾、煽動對內地的仇恨,成為一些人撈取政治資本的方式,社交媒體充斥文宣操作,偏見與定型不斷被強化,對內地新移民的社會歧視,演變成對所有內地人的排他全面歧視。反修例風暴下,這類歧視操作更是變本加厲,有店舖明言不招待操普通話顧客,更拿防疫作為藉口,當年在立法會關注歧視新移民問題的民主黨,其成員蔡耀昌因為批評店舖歧視內地人,在黨內惹來反彈,最終辭任中委。政治冲昏頭腦,可以令人迷失。這幾年,香港歧視內地人的情况嚴重,當局有必要填補相關法律空白。 立法借鑑外地經驗 拆解「誤墮法網」疑慮 2016年,平機會向政府提交歧視條例檢討意見書,當中已提到立法保障內地來港者免受歧視,現在舊事重提,與其說是跟當前政治環境有關,不如說是當局長期沒有正視問題。今次平機會提出的改革範圍,較5年前提出的更全面和廣闊,3個改革方向,並不完全一樣,暫難估計政府如何取捨,初步看,3個方向相信都能有效處理歧視內地人問題。在韓國,首爾部分學校和公司有排斥非首爾人的情况,促使當局針對不同居民來源地,立法禁止歧視,加拿大亦有類似法例。澳洲維多利亞省的平等機會法例列明,即使同一種族,若因某些特徵可再細分為不同族群,一樣可受種族平等規定保障。港府推動立法,大可參考各地不同經驗,取長補短。 在西方,一談到反對族群歧視,總有白人揚言當局的平權優惠措施,諸如規定不同族群學額等,是「逆向歧視」;在香港,一樣有人炒作類似說法。數年前,平機會檢討歧視條例,有人便揚言修例後內地新移民「可即時享有一般港人福利待遇」,甚至變成「特權階級」,繼續煽動恐懼仇恨的遊戲,然而時任平機會主席周一嶽已再三澄清,這些說法並非事實。 歧視條例的精神,並非賦予社會上不同層面或身分的人完全「相同」的待遇,而是保障弱勢小眾不會因為他們的特徵,遭受不合理對待。非永久居民不能申請公屋,不會因為修訂歧視條例有變;有關歧視中傷行為的定義,現行《種族歧視條例》已有清楚訂明,包括有關行為是否屬於公開活動、是否基於某人族群背景蓄意煽動仇恨鄙視,甚至構成實質傷害,當年《種族歧視條例》通過前,有人擔心一時口快稱呼別人「阿差」或「鬼佬」會誤墮法網,事實是這種情况從未發生。一些明顯涉及歧視的事件,未必有「受屈人」,按現行法例,平機會無權力採取法律行動,當局未來修例方向,應包括增加平機會調查和蒐證的權力,勿讓平機會淪為無牙老虎。
星島社論
《施政報告》提出發展北部都會區,輿論與議員多批評用二十年時間發展實在太長,特首林鄭月娥則表示「欲速不達」。港府穩步推進這項宏圖大計是無可厚非,但市民難忍無了期地等,加上香港處於中美角力夾縫,周邊地區競爭加劇,當局須以嶄新思維,大刀闊斧簡化規劃土地開發審批程序,加快落實時間,讓市民上車重現曙光,並提升本港競爭力。 周邊有新思路 港慢進恐落後 北部都會區大計公布後,林鄭一再強調以二十年發展是務實的做法,昨天她出席一個論壇時重申,北部都會區是較長遠規劃,很多事欲速則不達,若能在十五年內完成,已非常安慰。 北部都會區是回歸以來最大工程,包括多項基建和造地建屋工程,箇中涉及複雜的收地程序,而且又要同時推進明日大嶼填海工程,當局以穩字當頭推動兩大工程,以免出現甩漏,是可以理解的。惟實際情況並不允許政府再慢速前行,因住房問題長期困擾全港市民,有錢勉強上車都抱怨住得細又貴,沒錢的輪候公屋時間長達五點八年。若要再等十多二十年才可徹底改善情況,公眾實在難以接受,當局須急市民所急,想市民所想,才算是負責任政府。 此外,外圍形勢也不容樂觀,儘管中美關係緩和,但暗湧仍在,因美國只是因應國內外問題暫時作出妥協,遏制中國之心不死,仍伺機出招,而香港處於中美風暴中,難免被殃及。加上周邊地區都在搶佔先機,如南韓積極發展半導體和新能源產業、深圳前海方案出台及海南自貿港發展,各自有發展新思路,香港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故此香港制訂北部都會區這宏偉計畫,更應設法全速加快落實,不容墮後。 北部都會區發展涉及城市改劃,由土地規劃到收地,最終到樓宇落成,須經過冗長繁瑣程序,並牽涉多輪公眾諮詢。一些團體會利用現時遊戲規則不斷在程序上提出反對,為拓地建屋製造重重關卡,拖慢進程。 發展局須盡快修訂《城市規劃條例》,審視現時城規程序,不容反對意見重複陳述,並認真考慮團結香港基金建議將現時三輪諮詢縮短至一輪,盡量簡化審批程序,避免讓一些反對發展的組織鑽空子,拖政府後腿。 加快修規劃例 高效棕地安置 當局亦應同時檢視《環評條例》,拆牆鬆綁,簡化造地程序。過往通過城規會公開諮詢後才進行環評程序的做法,坊間有聲音要求兩者應同步進行,政府宜認真考慮,並設立一個跨部門小組同時舉行公眾諮詢,既可壓縮程序,節省時間,又可加快程序,可謂一舉兩得。 要開發新界北,難免要處理在棕地上作業者未來經營問題,現時政府的收地做法,主要是給予業界現金賠償,但業界的要求是先安置後收地,否則會嚴重影響其作業生計。因此,要收地順利進行,當局須先加快妥善處理棕地安置,關鍵是如何高效轉移作業者。政府宜盡快落實興建多層大廈,或撥出發展潛力較低的土地,讓作業者遷入,解決他們最關注的營運問題,若然如此,收地便能事半功倍。 政府提出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及提升本港競爭力的宏圖大計,當下是如何加快落實,不能再被固有條條框框限制,應參考深圳市的做法,以制度創新來突破規範,釋出更多土地用來建屋和發展創科,加快基建步伐,並推動經濟轉型升級,提升未來競爭力。
東方正論
檢疫政策甩漏,外傭僱主發愁,誰來照顧老幼。不少外傭在家鄉滯留,令到香港出現外傭荒,其中一個原因是她們來港需要隔離,但檢疫酒店房間不足,所以沒法起行。當局一直愛理不理態度,明知檢疫房間嚴重缺乏,沒有認真解決問題,只是「擠牙膏式」提供房間,斷斷續續增設酒店,但預約制度安排不周,昨日又出了亂子。 繼竹篙灣檢疫中心及荃灣絲麗酒店後,青衣華逸酒店是第3間外傭檢疫酒店,下月1日起將提供500間房間給外傭預約檢疫,預約系統昨早開始接受預約,不少僱主及中介爭相搶房,網站不勝負荷,出現技術問題,原本預訂了,但網站過後又顯示無房。亦有市民一早8時預訂竹篙灣檢疫中心不果,轉到華逸酒店預約,發現11月12日至21日不能預訂,可選擇的日期竟然無法連續預訂21天,由於隔離期不能斷開,所以整個11月份檔期得物無所用,感到被「玩謝」。他聘用的外傭12月約滿,昨日必定要搶到房,但過去一星期都未能成功,恐怕未來會有一段真空期沒有外傭處理家務。若果家中有老幼需要照顧,更加不堪設想。 現時大約6,000至7,000名外傭正等待來港,大約需要最少6,000房間。在開放華逸酒店前,全港每日供應予外傭入住的房間約65間,無法消化正等待來港的外傭,恐怕要等7至8個月,即使增加華逸500間酒店房後,依然僧多粥少,中介往往動員4至5人搶訂一間檢疫酒店房間,同一時間需要搶房的有約兩萬人,向隅的機會極大,今個月搶不到,又要等多一個月,亦沒有保證下月一定搶到房間,難道要像輪候公屋,3年又3年? 由於出現外傭荒,完約或斷約外傭的薪金被「炒高」至超過萬元,部分人會「揀工」或拒絕照顧老幼或寵物,令到有需要的家庭苦不堪言。中介代理亦首當其衝受影響,希望政府可以開放更多供外傭入住的檢疫酒店,加快輸入進度。然而政府多月來只提供了兩間酒店,若非首間酒店爆滿引來輿論壓力,亦不會匆匆開放竹篙灣檢疫中心供預約,根本是沒有決心,亦沒有周全安排,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到現在還未公布下一家外傭檢疫酒店,難道還未有安排嗎?官員不是認為3所檢疫地方便足夠吧! 由於南亞地方疫情反覆,特別是菲律賓等外傭來源國家,港府曾啟動「熔斷機制」,禁止從菲律賓來港的民航客機着陸,不少外傭需要押後抵港,令到供應減少。本港昨日新增4宗輸入確診個案,當中3人驗出變種病毒。全部俱已接種新冠疫苗,包括兩名外傭,由於可以估計南亞地區的疫情依然嚴峻,隨時又會觸動「熔斷機制」禁飛,對於來港的外傭檢疫更加不能掉以輕心,之前便有漏網之魚走入社區,幸未釀成變種大爆發。官員不要以為每次都會這樣幸運,上得山多終遇虎,連檢疫房也未能足夠提供,整個防疫政策千瘡百孔,再出事恐怕難以避免!
頭條社論
入冬之後,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有回頭上升的趨勢,即使歐美多國接種率超過七成,但最新染疫者中仍有人死亡,反映抗疫工作不能停下來。施打第三針疫苗,刻不容緩,多國正在推行。反觀香港,不知是否疫情放緩,當局似乎「歎慢板」,這既不利於防範第五波疫情來犯,也無助本港爭取與內地早日恢復通關。 多項研究顯示,打了兩針科興疫苗,半年後身體的抗體回落至低水平,打復必泰者情況較好,但抗體一樣會下跌。多國已為民眾打多一針。根據智利打第三針的研究,打兩劑科興後補一針科興,預防感染後患重症的保護率可回升至八成左右,如溝打第三針復必泰,保護率則提高至九成。亦有初步研究指,打第三針之後,或隔一段時間後,仍須補第四針。 新冠肺炎病毒「面世」兩年多,對人類來說,這種新病毒,不會像沙士病毒會在短期內自行消退,反而似流感,會長時間存在,人類要與之共存,可能要不斷打針,情況有如流感針一樣。港府為市民打第三針,似無懸念,應愈快愈好。由於溝針可行,當局要增加補針的透明度,讓公眾知道溝針或不溝針,身體的反應如何,讓市民擇選,並快速行事,因為內地已開打第三針,如果香港跟不上內地步伐,兩地不知何時才能實現通關。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