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繼央行貨幣政策後,攸關物價的電價調整接棒登場。在通膨緊張之際,此二政策不但極其敏感,也讓人得以檢視政府政策的思維。 利率與油、水、電都是經濟體系中重要的價格,卻也都掌控在政府手中。一般商品價格透過市場機制決定,除了可調節供需外,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引導資源有效配置。但政府可控制的價格,常由於「多元考量」,極易偏離合理水準,輕則導致資源錯置,重則可能影響國家的產業與經濟發展方向。 台灣長期電價水價偏低導致節電節水成效甚差,已是眾所周知。政府長期不願調升油水電等公共事業的價格,不但是民粹式的政治考量,更重要的是政府向來以「油水電維持亞鄰最低價」作為最高指導原則,並視為對產業的德政,可藉此降低成本、提高出口競爭力。這種作法從未因政黨輪替而改變,無論兩大黨經濟口號有多麼不同,努力維持低成本環境以追求出口、驅動經濟成長的基因,倒是相當一致。 政府努力維持亞鄰最低價,除了導致油水電這些稀少資源的過度耗用外,最嚴重的後果造成產業不適應負擔合理成本,長期對低成本的高度依賴,這雖帶來短期的競爭力,卻也是產業長期轉型升級困難的原因之一。這樣維護製造業的低成本環境,怎有誘因展開創新驅動的經濟成長?面對電價調整,馬上有產業領袖揚言出走。對於不願或無法支付合理成本的企業,不正是應該透過合理價格引導其赴海外重新布局,而將有限資源留給有競爭力的企業? 此次電價調整,政府特別躊躇不前。前次電價審議會議而不決,已傷害了政府威信,這次行政院又謂「衡量各界意見再做決定」,明顯放棄宣示改變的決心,當然最後功勞也不會歸於政府。最值得討論的是,經濟部面對電價調整,還要作態表示「注意對民生物價的影響」。電價調漲當然難免衝擊物價,但這只更凸顯了經濟部為何失職地不在物價平穩時調整電價水價。 民生物價問題最該負責的是中央銀行,經濟部應該專心將合理成本反映到油水電等公用事業價格上。油水電價格不同於利率,不一定得由政府制定,許多國家是讓市場決定的。在台灣,政府有油水電價格的制定權,儘管某些短期平抑物價的特別作為無可厚非,但長期而言,政府必須戒慎恐懼,儘量讓價格反映合理成本,讓資源不致浪費、產業健全發展。長期刻意壓低油水電價格,實係濫權行為。此外,台灣正尋求加入強調公平競爭的CPTPP、台美BTA,政府「維持亞鄰最低價」正是不公平競爭的典型作為。經濟部宜戒之慎之。 至於應聚焦處理物價問題的央行,日前僅升息半碼,楊總裁表示「顧內需還要應付通膨,是艱難決定」。抑制通膨是央行天職,行有餘力才能「兼顧」內需,但在通膨嚴峻的此刻,顧內需就不該是央行的主要考量,應放手讓主責的經濟部去做。相對於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明確指出「通膨之傷更甚衰退」,升息義無反顧,楊總裁實在沒有必要那麼「艱難」。去年各國央行誤判通膨情勢,我們不怪罪央行,如今各國急速升息,當然是「過正才能矯往」的亡羊補牢之舉,台灣央行誤判在先,又何苦為了顧內需這個次要目標而甘做幾乎是全球最保守的央行。 別忘了利率正是另一個無法由市場機制決定的重要價格,央行應該致力將利率訂在經濟體系合理的資金成本水準。濫用利率制定權所導致的經濟惡果斑斑可考,央行也宜戒之慎之。 經濟政策沒有包贏,這是經濟學鐵律,經濟部、央行應該各司其職,不要越俎代庖。經濟政策回歸本質,才能打造健全的經濟體質。
明報社評
河南鄭州市官員將1000多名跟銀行有金錢糾紛的市民的健康碼,賦予紅碼,企圖以此阻止他們到銀行交涉,事件曝光後,舉國嘩然,因為在全國管控疫情的嚴厲措施下,不同程度制約每一國人的行動自由,而官員將健康碼的權力當做兒戲,讓人擔憂還有其他官員操弄健康碼達到防疫以外的目的。更令人氣憤的是,鄭州市以「亂作為」處置涉事官員,一人撤職、一人降職、三人記過,對於造成嚴重後果的官員從輕發落,傳遞了一個健康碼毋須嚴肅的錯誤信號。中央政府應該成立調查組介入,匡正綱紀,還國民一個公道。 「亂紅碼」非官員「亂作為」 輕判官員更顯欲蓋彌彰 事緣鄭州市幾間鄉鎮銀行出現財政問題,無法正常兌付存戶的取款,不少存戶親身從鄭州及其他城市到銀行交涉,一些從外地來的存戶,一到鄭州健康碼便立即轉紅碼,一些鄭州市的存戶到銀行後,健康碼也變紅。現在查明,1317名變紅碼的存戶,其中446人到銀行後變紅碼,871名存戶甚至還沒有到鄭州也變了紅碼。 鄭州市紀委發布處置結果,該市負責健康碼管理的5名官員,「擅自對不符合賦碼條件的人員賦紅碼,嚴重損害健康碼管理使用規定的嚴肅性,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是典型的亂作為」。根據《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決定給予最高級的市政法委副書記馮獻斌撤職、政法委維穩指導處處長趙勇降級,另外三名基層官員,一人記大過,兩人記過處分。 通告公布後,輿論紛紛認為是輕判了。根據《處分法》,撤職是最高的處分,主官被撤職,其他官員依職級高低獲較輕處分,乍看是合情合理。問題是根據該法,官員參與賭博,或者拒不贍養父母的最高處分也可以是撤職,這跟「亂紅碼」可以相提並論嗎?關鍵問題是按哪一條法律來處置。 健康碼是防治新冠疫情的產物,根據《傳染病防治法》,未履行傳染病疫情通報,或者隱瞞、謊報、緩報傳染病疫情的;造成傳染病傳播、流行或者其他嚴重後果的,對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責任。健康碼屬於疫情報告的一種,「亂紅碼」是謊報疫情,雖不會造成疫情傳播,但被「亂紅碼」者的人身自由被剝奪,全國人民對健康碼的嚴肅性產生懷疑,應該屬於其他嚴重後果。 現在鄭州市官員被追究的只是「亂作為」,但以防治疫情以外的原因操弄健康碼,是典型的濫用職權,如果要追究刑事責任,官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鄭州市「漏報」水災死亡人數 官官相護背後有更大秘密 究竟「亂紅碼」只是個別官員的「亂作為」,抑或是濫用職權以達到某種目的,必須要徹查才能得出結論,但現時由鄭州市的機構去查同級的另一個機構,肯定有瓜田李下的問題。更何况鄭州市有「前科」,去年該市特大暴雨,導致380人死亡,但鄭州市「漏報」139人,最後由國務院調查組重新調查才水落石出。有見及此,鄭州市自己人查自己人無論如何是不能接受的,更何况「亂紅碼」與該市的鄉鎮銀行有關,恐怕這次輕判官員,或許是隱瞞事件背後「漏報」的事實。 鄭州市大數據中心掌握健康碼的所有數據,按照既定程序,根據檢測結果對感染病人變更健康碼,大數據中心沒有誘因不按既定程序去變更非感染人員的健康碼。此外,銀行存戶的個人資料是高度秘密,按照《個人信息保護法》,除銀行以外,其他機構不可能獲取有關信息。而現在大數據中心精準地將出現財政問題的幾家銀行的存戶「亂紅碼」,兩者的關聯,鄭州市紀委的調查報告沒有片言隻語交代。 另一個令人懷疑的地方,被處置的鄭州市政法委副書記,是維護法紀的高級官員,雖然不排除他有貪污腐敗的可能,但作為執法人員,竟然去觸犯一些「低級錯誤」,令人難以置信。如果他是收受賄賂去「亂紅碼」,查處紀律的紀委不會視而不見;如果不是因為貪污等原因,動用整個部門去給銀行存戶「亂紅碼」,顯然不是個人行為。觀乎現在主管的官員輕判,更加令人懷疑尚有隱藏的秘密。 鄉鎮銀行出現財政問題,並非鄭州市獨有,央行調查發現,全國1651家鄉鎮銀行中,122家被列為高風險,即7%出現問題。現在中央政府已經出手處理,而鄭州市所採取的手段,已經超出金融風險問題,事關全國防疫事態。 由於鄭州市紀委的調查報告透明度不足,內容不盡不實,疑竇百出,中央政府介入的必要性就更大。目前全國很多地方出現抗疫疲勞,一些長期封控地方的市民有抗拒情緒,在這個關鍵時刻,任何損害健康碼管理的問題,都會造成雪上加霜的後果。國務院及時調查鄭州「亂紅碼」事件,公布真相,嚴懲違法亂紀官員,才能以正視聽,提高健康碼的信用。
星島社論
香港足球代表隊早前排除重重波折,成功出綫,在相隔五十四年後再闖亞洲盃決賽周。港足逆境下踢出佳績,振奮人心,決賽周賽事雖然要到明年六月才開踢,但相信很多市民都希望屆時可免費收看賽事,為港足打氣。若媒體無意購買轉播權,港府應認真考慮,用行動支持港足之餘,亦有助推廣體育活動。 亞洲盃外圍賽早前在印度舉行,賽前港足有多名隊員因防疫隔離未能歸隊,無法以最佳陣容應戰,出戰隊員又有多人抵埗後水土不服,甚至染疫,以致被看低一綫。但球員沒氣餒,仍迎難而上,首兩仗擊敗阿富汗隊和柬埔寨隊,隨後縱敗給印度隊,仍無損其以小組次名身分,取得決賽周入場券,令港足繼一九五六年、一九六四年和一九六八年之後,再次晉身決賽周,意義非凡。 逆境踢出港人拼搏精神 港足在逆境中取得佳績,箇中有客觀和主觀因素。客觀因素是上屆改制後,決賽周由十六隊增至二十四隊,令出綫隊伍大增,再加上今屆外圍賽疫下改成賽會制,由雙循環六仗改為每組集中同一地方踢單循環三仗。港足在抽籤比賽時獲幸運之神眷顧,避開烏茲別克隊、約旦隊和巴林隊等強隊,抽中與弱隊作賽。 主觀因素是新教練安達臣提倡逼搶進攻戰術,一改以往幾十年穩守突擊的保守踢法,令港足表現猶如脫胎換骨,再加上新獎金制下,按賽事級別及對手世界排名來釐定每場贏波及和波獎金,都有助提升球員的拼勁。 港足今次在逆境中發揮超水準表現,可謂踢出香港人拼搏精神,予人香港足球仍有希望的感覺。儘管港足在明年決賽周將會遇上亞洲一綫強隊,彼此實力仍有一段差距,要取分絕不容易,每場都是硬仗,若能像今次外圍賽般以全力拼盡的心態應戰,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尤其當賽事在香港直播,相信不少市民願意在電視屏幕前為千里外作賽的港足打氣,隨時激發球員鬥志,再次為香港球迷帶來驚喜。 不過,媒體疫下「缺水」,未必願意出高價購入轉播權,除非港府再接再厲,像東京奧運會般購入亞洲盃轉播權後,再安排各家電視台免費直播,廣大市民才有機會免費收看各場精采賽事,尤其港足在綠茵球場上的表現。 凝聚向心力推動體育發展 體壇盛事的轉播權,港府無法每次都用公帑包起,需要有合理理由。世界盃作為全球收視最高體育項目,可是今屆卡塔爾世界盃的轉播權至今仍未有着落,相信與當前疫情和經濟不景氣,媒體難以出高價競投,須與主辦方討價還價,盡量將費用壓到合理水平,否則難逃虧損收場。即使媒體最終嫌貴而不競投,政府也難出手,一來價錢高昂,二來香港隊和國家隊未能躋身決賽周,當局貿然介入,難以向公眾交代。 然而,港足爭氣取得亞洲盃出綫權,是本港球壇盛事,肯定吸引大批觀眾球迷注視和支持,而亞洲盃的轉播權費用相對比世界盃便宜,令港府出手遇到的障礙可迎刃而解。下屆政府將設立文化體育及旅遊局,若斥資洽購亞洲盃轉播權,既讓全港觀眾在屏幕前支持港足,凝聚社會向心力,亦用行動來落實體育盛事化,彰顯當局對體育發展的重視。 港足逾半個世紀後再躋身亞洲盃決賽周,大家期望球員再創奇,重拾往日輝煌,也用足球為市民帶來正能量。
東網正論
新冠疫情兩年來反反覆覆,年初釀成巨災後似回落,近期又反彈至日日過千宗,昨日更逼近二千宗,有專家擔憂第6波即將爆發,再加上猴痘疫潮隨時殺到,市民不單止顯示抗疫疲勞,甚至許多人壓力都接近爆煲,陷入情緒失控。 一個民間求助熱線在今年2月至4月期間收到6,613個求助來電,有405個為直接受疫情影響的個案,其中精神健康問題佔25%,求助個案中,不乏涉及自殺與家暴等高危的狀況。其中一個原因是嚴厲的防疫政策下,很多市民被迫長時間留在家中,容易與家庭成員間出現爭執,嚴重者更會引發家庭暴力。其中有一對夫婦雙雙染疫,在家隔離期間因財政問題發生爭吵,情緒失控,丈夫掌摑懷孕妻子,最終要報警求助。 這宗家暴個案,報警未能解決問題,夫妻二人仍爭吵不斷,太太想尋求避靜服務,但庇護中心未有空位接收新個案,只能繼續在家日夕相對,幸好未有演變更大的悲劇。許多事件不一定因為性格問題,貧賤夫妻百事哀,疫情下市道冰封,經濟不景,面對長期失業或欠債,好好先生也會崩潰,甚至有人想自殺,向熱線社工交代遺言後,稱稍後會掛線尋死。近年看新聞,不少倫理悲劇都是涉及老人或有情緒問題的人士,前陣子便有青年追斬救護及傷害母親,令人感嘆。 疫情是全世界共同面對的問題,分別在不同政府有不同對策,有些抗疫大於經濟,有些經濟重於抗疫,有些是努力在找兩者之間平衡點,可惜的港府是兩者都失衡,抗疫措施表面嚴苛卻漏洞百出,救經濟卻又無方,市道受制於防疫措施,可說是「兩頭唔到岸」,苦海無邊,民不聊生,市民不甘於坐陷沉船,有能力的都紛紛跳船,遠走他方,移民數目直線上升,剩下的坐困愁城,青年人「躺平」,不事生產,成家立室的都不敢生孩子,怕誤了下一代。看着一眾失職官員,依舊尸位素餐,簡直情何以堪。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昨日發表任內最後一篇網誌,又是一貫自吹自擂,稱本屆政府的社會福利署開支增幅達57.2%,是回歸後歷屆政府之冠,並指社會福利服務開支的增幅有65.5%,否認在社會福利服務的增幅小,不過他自己也承認,特別是安老服務與復康服務,仍在追落後,與社會需求仍有一大段距離。這句話相信是他任內發言,難得沒有那麼官腔,比較似人話的一次了。 不是香港人愈來愈暴戾,而是欲哭無淚,正如本報昨日頭版新聞標題,黎明前的黑暗,像沒完沒了,好不容易捱過林鄭班子5年任期,整個爛攤子就留給下一任,羅致光指有關社福資源方案的制訂已近尾聲,留待新一屆政府作決定,提醒新人事改善弱勢群體福祉,繼續努力。不用羅局長多說,你和同僚已經令市民失望透,成績表幾可蓋棺論定,各界只能向前望,看看新班子能否救市民於水深火熱之中。
頭條社論
今年七月一日是香港回歸二十五周年的「大日子」,近日市民慶回歸的氣氛轉濃,除了官方籌備一系列慶祝活動,包括公共公園花海展、公共空間藝術展、合家歡演藝節目、免費使用運動場館等,公眾亦自發佈置市容,在多處懸掛國旗,旗海一片,極為壯觀,但有個別地方的國旗疑遭人破壞,這種涉嫌蓄意違反《國旗法》的行為,一旦被控及定罪,可被判監兼罰款,市民切勿以身試法,執法部門亦要加強執法,把衝擊國旗者拘捕,以起殺一儆百的作用。 七一回歸日臨近,全港各區都有不少慶祝佈置,其中以國旗高掛最為矚目,但觀塘坪石邨天井位及牛頭角上邨的大廈外牆掛上的國旗、區旗,竟被人破壞,有的被人偷走,有的被噴漆塗污,有的甚至損毀。警方接報後十分重視,派出警員到場蒐證及調查,暫時未有人被捕,但蓄意破壞或塗污國旗者,不要心存僥倖,因為執法人員可以搜尋閉路電視片段,拘捕疑犯的機會極高。市民在臨近七一前夕,也可以留意國旗情況,若發現有破壞,應向當局舉報。 根據《國旗及國徽條例》,任何人公開及故意焚燒、毀損、塗畫、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或國徽,即屬犯罪,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五萬元及監禁三年,刑罰不輕。家長和老師要向年輕人講解,維護國旗的重要性,一旦犯法,後果嚴重。同一時間,市面出現個別掛錯國旗的事例,當局應多加宣傳,防止情況重演。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