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中國大陸公布今年第2季的經濟成長率只有0.4%,比原先預期的1.1%還要低;加上第1季的4.8%之後,上半年平均只成長2.6%。如果全年要達到5.5%的目標,下半年必須成長7.5%,這幾乎不可能。在4月初時,IMF預估大陸今年的經濟成長率為4.4%,之後國際預測機構普遍認為今年大陸經濟不太樂觀。從第2季的實際數據來看,大陸經濟真的面臨相當嚴峻的挑戰。 造成今年大陸經濟表現不如預期的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是,疫情與大陸清零政策的影響;因為現在中國可能是全球唯一仍然堅持清零政策的國家,在清零政策下,每當疫情出現,就會執行嚴格的封城措施,結果對經濟造成嚴重打擊。5月上海市的封城措施就是最好的例子,當上海市採行封城措施時,千萬市民被限制待在家中,造成消費與服務業的消失;工廠員工也無法上班,生產停滯。另一方面,上海是大陸第一大港口,也出現封鎖與塞港的情況,周邊省市的產品無法透過上海出口;同時,原物料也無法經過上海進來,對大上海地區造成嚴重影響。依大陸統計資料顯示,第2季上海市經濟成長率為-13.7%,是全大陸最低的地方。 此外,過去大陸經濟相當程度的依賴國際貿易,比方說,2005年左右,進出口貿易占大陸GDP的比重超過七成,近年來大陸採行「內需拉動取代外需拉動」的政策,最近幾年進出口貿易占大陸GDP的比重已經不到四成,也就是說,大陸經濟現在愈來愈依賴國內需求,但是在疫情影響下,國內需求又一直無法起來,因此大陸經濟成長的動力更是受到限制。 至於在全球嚴重的通膨方面,大陸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目前還低,5月只有2.1%,前五個月的平均只有1.5%;但是前五個月的躉售物價指數(WPI)平均為8.1%,遠高於CPI,雖然近兩個月的WPI略為下降,但是兩者的剪刀差還是很大,對於大陸未來的物價仍然有很大的上漲壓力。 為了刺激疲軟的經濟,近期大陸的利率仍在下跌,這與國際利率趨勢恰恰相反。在此同時,大陸的貨幣供給增加率還在上升中,這表示近期的經濟表現真的不如預期,所以才會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 另外,為了進一步刺激經濟,大陸總理李克強5月下旬推出了「扎實穩住經濟的一攬子政策措施」,在這「一攬子政策」中,包括貨幣、財政、投資與供應鏈政策等,合計全部支出與補助的金額大約3兆人民幣,只有現在大陸GDP總量119兆的3%左右。這比起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時,大陸中央拿出4兆的補助,再加上地方政府的對應支出,刺激規模要小很多,因此刺激經濟的效果有待檢驗。但是政府擴大支出總是會有效果的,我們認為今年大陸全年的GDP成長率有可能達到4%的水準,關鍵還要看一攬子政策的執行成效。 無論如何,下半年影響大陸經濟的最重要因素還是疫情的控制與否。我們認為大陸應該考慮從「清零政策」調整為「與病毒共存」,這對於活絡內需市場會有很大的助益。但是,如果真的與病毒共存,大陸有14億人口,假設有10%到15%的人口染疫,再加上萬分之10死亡率的話,可能會有15萬到20萬人死亡,這個相當龐大的數目,大陸執政當局可能很難接受,尤其是年底要召開中共20大,預料清零政策至少會維持到那個時候。如此一來,大陸國內消費與經濟可能就會因此而無法動彈,也就是說,今年下半年大陸經濟表現還是會動能不足,台商投資與生產要特別注意,尤其是與其國內需求相關的服務產業,更是要小心謹慎。
明報社評
全球暖化,弱勢當災。香港炎夏酷熱,一年甚於一年,最受罪的莫過於從事戶外體力勞動的基層打工仔,以及居住環境熱如蒸爐的劏房戶,政府除了致力減排、減輕熱島效應,亦有責任關顧弱勢,特別是保障戶外勞動打工仔的健康。勞工處雖有《預防工作時中暑的風險評估》(下稱「防中暑指引」),建議僱主制定措施避免員工中暑,惟有關指引僅屬參考性質,不少勞工團體投訴,很多打工仔烈日當空下持續工作數小時,依然未獲安排休息,有違指引原則。酷熱天氣問題,長遠只怕變本加厲,「熱死人」可不是危言聳聽,政府應考慮將「因工嚴重中暑」納為工傷,並把「防中暑指引」部分建議,列為法定要求。 劏房戶恍若身處蒸爐 戶外勞動小心熱衰竭 炎炎夏日,北半球處處「發燒」。熱浪席捲歐美,美國多州發出高溫預警,呼籲民眾留在室內;英國錄得攝氏40度高溫,打破數百年紀錄,西班牙首都馬德里更有街道清潔工和裝修工,於工作期間中暑死亡。世衛指出,熱浪單在葡萄牙和西班牙已造成逾1700人死亡,今夏各地死於極端酷熱天氣人數,料將進一步攀升。香港方面,天文台日前錄得36.1度高溫,是 1884年有紀錄以來最高溫的7月天,上水更一度錄得破紀錄的39度。酷熱天氣警告自本月15日下午發出後,已持續生效約250小時,預料未來數天市區最高氣溫均會超過35度。 氣候變化影響全人類,最當災的往往是弱勢。酷熱天氣罩香江,居於劏房及天台屋的基層住戶首當其衝,若無冷氣空調,室內溫度可以比室外高出數度;若開冷氣消暑,又要應付額外電費。雖然劏房租管條例生效已有半年,但業主濫收水電費情况依然存在,有劏房戶坦言,縱然酷熱難耐,亦不敢隨便開冷氣。正午時分,烈日當空,市民走在街上,短短數分鐘,已是汗流浹背,感覺難受;部分基層市民從事戶外工作,烈日下長時間體力勞動,無遮無掩,苦况更是可想而知。 遏阻全球暖化,需要國際社會放下分歧,各國本着「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這一原則,致力減排,現實卻是大國博弈鬥爭不休,西方富國為了應付能源危機,不惜開減排倒車。全球暖化危機加深,意味極端天氣未來更為頻繁,香港作為富裕社會,除了履行環保責任,繼續致力減排,紓緩市區熱島效應,更需要從扶助弱勢的角度,為深受酷熱天氣影響的一群,提供更多支援。針對濫收劏房戶電費問題,政府有責任嚴厲打擊無良業主,同時更要釜底抽薪,加快覓地建屋;對於需要在高溫下從事戶外體力勞動的打工仔,政府同樣需要採取更有力措施,提供適切的健康安全保障。 酷熱天氣下,長時間暴曬,輕則中暑脫水,重則有可能出現熱衰竭,若得不到及時照顧或休息,甚至可以致命。從這一角度而論,預防打工仔因為長時間戶外工作而中暑,事關職業安全,不應跟普通傷風感冒混為一談;因為長時間戶外工作而出現熱衰竭等嚴重情况,更應該列為工傷。隨着夏季酷熱日子不斷增加,世界各地政府紛紛制定應對措施,保障戶外工作人員健康。以毗鄰的廣東省為例,當地早於10年前左右已推出法規,禁止僱員在日間溫度高於39度的情况下,從事任何戶外工作;最高氣溫在37至39度的日子,戶外露天工作不得超過6小時,35至37度的日子,則不得安排戶外露天員工加班。香港有必要因應全球暖化,完善相關勞工保障。 防中暑指引無約束力 職安措施須追上時代 現行《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雖有要求僱主為員工提供「安全合理工作環境」,惟條文流於籠統,並無列明酷熱天氣下的工作安排。勞工處的「防中暑指引」,在中暑風險評估和戶外工作安排方面,建議較為具體,例如指引提到,酷熱天氣下,戶外工作應安排在早上10時前或下午4時後進行、每20至40分鐘安排小休等,然而有關指引純屬建議,沒有法律約束力,僱員也往往不知道原來有相關指引。有勞工團體指出,現時很多戶外工作,諸如戶外清潔、樹木園藝、滅蟲等,打工仔能否碰上願意跟隨指引辦事的良心僱主,某程度是運氣,有打工仔便表示,他們要在酷熱天氣下連續工作兩三小時,其間並無機會休息。 誠然,中暑風險高低,取決於多項因素,除了室外氣溫,濕度、服裝、通風、工作強度等,皆有影響,單以溫度作為指標,未必全面,但這是技術問題,總有方法完善。現時勞工處的「防中暑指引」,有關中暑風險評估的內容艱澀複雜,新任勞福局長表示,正考慮將天文台的「暑熱指數」作為指標,無疑是一項改進,但這始終不是法定要求,僱主若無嚴格遵從,當局是否真的可以根據職安條例有效追究,乃是一大疑問。法律需要追上時代,全球暖化下,職安保障範圍亦需調整,當局應考慮以立法代替指引,照顧酷暑下辛苦工作的打工仔。
星島社論
本港適齡學童人口持續下跌,有立法會議員提出可引入內地或境外學生來港就讀,但港府卻認為實際操作有困難,對有關建議有保留。引入境外學生的目的,不但要解決學校收生不足,避免殺校,背後還有更大理念,就是優化本港人口結構,透過吸納境外學生,鼓勵他們學成後留港發展,保持本港作為國際大都市的競爭力。當局應積極考慮,如何克服箇中困難,創造條件吸納更多人才,以填補移民潮下人才流失問題。 本港人口出生率持續下降,由二○一六年六萬名新生嬰兒,銳減至去年三萬多人,而最新《學生人數統計報告書》顯示,去年中小學生人數比前年減少了逾二萬五千人。面對學校收生不足,當局考慮透過合併和停辦部分學校來應對。為免出現縮班殺校現象,香港中學議會及十八區中學校長會聯席早前去信教育局局長蔡若蓮,建議凍結中學開班班數,立法會議員鄧飛更提議長遠可引入東南亞華僑或內地學生,以自費形式入讀本港學校,先由直資私立學校作試點,逐步擴大至津校。 優化人口結構帶動經濟發展 引入東南亞華僑或內地學生來港讀書,並非只是填補部分學校學額過剩問題那麼簡單,還希望藉此應對本港人口結構性問題。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與紐約、倫敦兩大競爭對手一樣面對人口老化問題,需要吸納外來人才,但輸入外勞卻有跟港人搶飯碗之嫌,爭議較大,但輸入學生,爭議相對較小,而且一旦成功引入境外中小學生,還會帶動租務市場、餐飲和補習等業務發展。 香港是個國際都會,宜善用一國兩制下的獨特教育優勢,一方面引入國際學校、國際文憑課程(IB),另一方面讓備受國際承認的中學文憑試(DSE)衝出香港,吸納內地和一帶一路的華僑學生來港讀書,而DSE的成績既可報讀本地八所資助大學,當中不乏國際級水平的大學,也可報考海外頂級學府,從而鞏固和提升香港教育國際化水平。 若港府以適齡學童人口大減而縮班殺校,中小學首當其衝,最終收生不足的骨牌效應也會波及大學,影響到本港教育品牌的存亡。假如當局及早吸納境外學生來港讀中學,並考上本港大學,令他們愈早適應及融入香港生活,歸屬感比港漂較強,相信大學畢業後留港發展、落地生根的機會更大,成為本港吸納和挽留人才的另類法門。 引入境外學生背後有紓緩人才流失的作用,但蔡若蓮昨天回應說,本港基礎教育主要針對的服務對象是本地學童,而有關建議在實際操作上有一定困難,尤其學生年紀輕,若父母不隨行,須考慮其住宿、誰負責照顧其起居生活的責任等配套問題。 新思維解決住宿監護人問題 特首李家超一直強調會以創新思維來化解問題,爭取施政取得重大突破,故政策局官員切勿畫地為牢,在制定新政策時不要先考慮困難,而是應先思考政策目的會帶來甚麼好處,權衡箇中利弊,若好處大於弊端,便值得花時間與社會持份者研究,如何處理好落實時可能遇到的問題,例如制定來港學生住寄宿家庭、物色合適監護人提供監管等制度,完善新措施,讓對方家長樂意讓子女來港讀書。 解決這些問題固然存在一定難度,但不能以此作為推搪的藉口,港府應迎難而上,用好「兩制」的優勢,為招攬和培育更多人才打開大門,才能鞏固本港競爭力。
東網正論
眾生苦,香港打工仔更加苦,多年來爭取勞工權益,每每是事倍功半,最低工資一個幾毫,也要爭拗多時,唇槍舌劍,立法會早前否決完善最低工資的議員議案,對於一眾基層打工仔,又少了一個改善待遇的機會。 昨日發表的一份有關保安員工作處境和對最低工資意見調查,發現業內超過三成受訪者,時薪僅達法定最低工資37.5元水平,以現時物價指數,連一個快餐店的飯盒也買不到,超過四成人每月扣除強積金後的收入,都不超過一萬元,就算是住劏房,以劏房每月租金動輒五六七千來說,只剩下不足四千元,又要吃飽又要搭車,可想而知是捉襟見肘,雖然有超過四成的受訪者表示希望每日工作8小時,不過回歸現實,約六成人每天需要工作12小時以增加收入,維持生計,所謂「多勞多得」,實際上是「多勞少得」,有近八成受訪者表示在生活和工作上感到壓力,手停口停,停一個鐘便食少一餐飯,如果不用睡覺,相信很多人會做足24小時。 本報早前重點報道,港府去年以經濟不景為由凍結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維持在前年公布的時薪37.5元,等到下次調整要待明年5月,有數得計,全港逾1.4萬名賺取最低工資的基層勞工,變相被迫「凍薪」4年。受訪的一位保安員慨嘆,縱使經濟不景,物價卻照升,只有工資停留在極低水平,就算到茶餐廳堂吃一頓50多元的「碟頭飯」已屬奢侈,根本沒有「閒錢」去看戲或旅行,別人是享受生活,他們是力求生存。 勞工界要求政府就最低工資進行「一年一檢」,以提升最低工資水平,並形容為「卑微嘅訴求」,亦有建議政府將最低工資時薪調整至50元或以上。有工會早前促請最低工資水平訂於平均工資中位數的六成,並以此為調整指標,以確保最低工資水平可追上通脹,減少勞資雙方爭拗。然而最低工資委員會首要任務是檢討最低工資水平,會於今年10月前向行政長官交報告,對於是否要探討改革相關機制,當局表明短期內都不會處理,現屆政府任期內實行是相當渺茫。 政府對於檢討最低工資採取拖字訣,對於爭論已久的標準工時立法,更加是大耍太極,兩屆政府都不了了之,合約工時方案被擱置,2018年改推「11個行業工時指引」,原定前年或之前出爐但到現在4年了,多個行業都未能達成共識,實行是遙遙無期。如果以一個保安員每日上班12小時,6日工作,一個星期便要做足72小時,試問環顧發達國家或地區,會出現這種情況? 香港是勞工第三世界,最低工資輸給通脹,領取綜援還多錢過打工,出現這種畸形現象,不能只怪責資方刻薄,全因政府根本無盡力去保障基層打工仔利益。同樣是身處疫情,公務員幾乎年年有人工加,振振有詞,為何最低工資卻要凍結4年,能給一個理由嗎?
頭條社論
全球暖化的負面影響,比人們預料的來得早,也來得兇猛。歐洲酷熱天氣引發大型山火,致令不少人中暑或誘發病變而死亡。香港雖小,但逃不過全球暖化的侵害。 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指出,曾預測香港到本世紀末才會面對漫長酷熱氣候,誰知去年夏天高熱日數達五十四天,已經提早達標。勞工界發出呼籲,要求政府效法外地,防止全球暖化下,勞工面對「無血工傷」的問題。由於涉及勞資雙方,當局宜加快作出研究。 所謂「無血工傷」,即並非身體創傷,而是高熱環境下,出現中暑或病變。在歐洲和內地,早就立法保障勞工免受酷熱天氣的侵害,具體的條文,包括制定工作場所溫度上限、停工準則、作息安排等。對香港來說,這是全新的勞工保障範疇,必須徵詢勞資雙方的意見,以本地實際環境、勞工需求、資方承擔等,作出平衡,取得共識,才決定是否立法,並非短時間做得到。 預料每年酷熱天氣有增無減,在未有勞工保障法例之前,當局應研究作出一些指引,鼓勵資方跟從,例如在氣溫達到一個高溫,應讓僱員,尤其戶外員工,可以暫時休息減少暴曬,以及補充水份,避免發生「無血工傷」。未來立法,或涉高溫病假、賠償等,需要各界從長計議。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