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根據經濟部能源局統計,目前再生能源占全國發電量的8.4%,遠落後於政府承諾在2025年時達到20%的目標。因此,6月21日能源局對2009年訂定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提出了修正草案, 新增規範新建、增建及改建符合一定條件之建築物,應於該建築物屋頂設置太陽光電發電設備。另外,再生能源自用發電設備適用簡化申設規定對象,由原先「不及500瓩」的裝置容量,放寬為「不及2,000瓩」。 目前再生能源發電裝置容量的比重,太陽能光電占67.8%,遠高於風力發電的8.8%及生質能源的0.76%,因此,上述修正案中,預計以法規強制手段,擴增太陽光電的占比,但也衍生若干執行上的困難。 經濟部預計2025年太陽光電容量為20GW,包括8GW的屋頂型以及12GW的地面型太陽光電。由於後者需要大片土地,因而政府勉強以「一案兩用」的漁電共生、風雨球場等方式因應。然而,目前太陽能光電的裝置容量為8.17GW。因此,對環境衝擊程度較小的屋頂型建置,便成為推動重點。 在無任何法規限制下,民眾可依自身偏好以及屋頂的客觀地理環境決定保留屋頂為空地、種菜或種電。一旦強制屋頂必須種電,則民眾的福利會隨使用權受限而下降。不過,若強制政策帶來的公共利益足以彌補民眾的福利減損,則亦值得推動。 碳排放減少是屋頂強制種電產生的公共利益,惟其價值不易估量。然而,屋頂強制種電會帶來下列三項成本:首先,屋頂不想種電者,須申請例外許可,因而可能出現大量行政成本。其次,相對於大規模的核能或燃煤、燃油發電方式,屋頂種電屬小規模的發電設施,因而儲能成本相對高昂。最後,屋頂種電最終必須報廢太陽能板,從而產生直接的處置費用,以及碳排放的外部成本。一旦將此三項成本納入考量,則對社會整體而言,強制屋頂種電恐弊多於利。 目前政府以一度5元收購屋頂種電,是支撐此政策的基礎。然而,此種「點石成金」的政策,除在短期內不斷扭曲資源分配外,長期間卻可能自陷泥沼。更具體而言, 2021年時,我國平均每度電費為2.59元。民眾以每度5元賣電給台電,但以每度2.59元向台電買電,並從中賺取每度2.41元的差價,便是最重要的誘因;而這正是經濟學所謂的「尋租行為」。此種行為導致民眾將過多資源投入屋頂種電,但對國民所得增進毫無助益。然而,對民眾補貼卻造成台電虧損,導致台電在今年已虧損600億元。長期而言,台電必須不斷大幅調漲電價。當電價不斷往每度5元調漲時,則先前參與屋頂種電的民眾,未來卻可能無法回收投資成本。 屋頂強制種電的措施是參考德國柏林市議會最近通過,要求使用面積逾50平方公尺之新建建築物及既有建築物之翻修改建,自2023年起應設置覆蓋屋頂總面積30%以上之太陽光電發電設備。 我國在非核及綠能政策上一直師法德國,但卻忽略兩國下列的不同處:首先,德國實施非核家園,但電力供應不足時,可以從法國輸入核電。其次,德國大量採用綠電,但也充分反映成本,導致其工業用電費率是我國四倍。 因此,政府未來制訂能源政策宜務實參考其他國家的走向。目前歐盟考慮將天然氣及核能做為邁向「淨零碳排」的過渡能源,而最近南韓新任的尹錫悅總統則推翻過去文在寅總統「去核電」的主張。 在目前政府難以大幅擴充再生能源容量的情況下,未來恐也必須考慮是否增列核能的選項。
明報社評
內地調整疫情防控方案,當中以縮短入境人員隔離時間,最受注目。根據新規定,入境者隔離安排,由之前「14+7」(即14天集中隔離另加7天居家監測),改為「7+3」。香港與內地通關未有着落,新安排將入境隔離門檻顯著降低,港人北上公幹、處理家事,以至來一趟一個月以上的悠長旅遊,所要付出的時間成本顯著減少,相信不少人會躍躍欲試,最大問題反而在於預約回內地配額及健康驛站(類似檢疫酒店)僧多粥少,港府應盡快與內地當局商量,改善瓶頸問題。國家衛健委今次調整控疫方案,主要是因應Omicron特點,以及之前地方防疫措施層層加碼等流弊,不代表動態清零方針有變,如何推進與內地免檢疫通關,仍是下屆特區政府必須處理的課題。 內地總結疫情經驗 動態清零下作調整 香港復常必須通關。候任行政長官李家超日前透露,正在擬定對內對外通關策略,包括制訂中期臨時措施,減少往返內地人士的不便。目前海外抵港人士,一律要在指定酒店隔離7日。候任醫務衛生局長盧寵茂提出,可以考慮縮短海外抵港人士的檢疫期,近日輿論談及的一個可能方案,是「5+2」,即抵港人士在指定酒店檢疫5天,另加兩天居家檢疫。國務院昨天公布新版疫情防控方案,其中一項亦跟入境人員隔離有關,原有「14+7」做法,將改為「7+3」,集中隔離期間,當事人有5天要做核酸檢測,居家監測最後一天也要再做一次。這比起之前14天集中隔離合計4天做核酸檢測,更為頻密。 今年以來,內地多個省市爆疫,各地紛紛加強封控措施,對經濟影響甚大。近月內地疫情已見緩和,周邊國家地區亦在積極推動開關重啟經濟,這次內地調整防疫方案,無疑有為經濟活動鬆綁的作用,惟單單着眼縮短入境隔離時間這一點,認為內地正準備開關復常,甚至打算逐步放棄動態清零,恐怕亦非事實。新版防疫方案,某程度是內地就Omicron疫情應對所作的經驗結果,與其說是為防疫方針改弦易轍鋪路,不如說是針對疫情期間出現的問題、不便和流弊,嘗試改善。Omicron傳播力高但潛伏期短,鮮有長達7天,像「14+7」般嚴厲的做法,已無必要。今次內地將檢疫隔離日數,由「14+7」改為「7+3」,涵蓋對象可不止是入境人員,還包括密切接觸者。對內地民眾而言,後者才是政策調整重點。 今年4月,上海疫情處於高峰,封控措施嚴厲,滬民多有怨言,部分城市則對有旅居上海等地背景的人,「一刀切」隔離。儘管上海早前已解封,但仍有城市對上海全面執行「7+7」 規定,嚴重妨礙人員流動,影響經濟恢復;部分地方政府矯枉過正,衡量風險不講科學,防疫措施層層加碼,低風險地區一樣動輒核酸檢測,擾民兼浪費,同樣惹人詬病。新版防疫方案,要求各地要按風險分級分類,確定區域核酸檢測的範圍和頻次;統一使用高、中、低風險區概念,明確防控要求及準則;針對高風險職業人群,加密核酸檢測頻次,等等,目標都是希望防疫更精準科學,兼顧社會經濟民生。 當然,港人關注通關,看待內地新版防疫方案,焦點落在縮短入境隔離要求,亦是情理之中。國家衛健委提到,今年4至5月,當局已在廣州、成都等7市開展為期一個月的防疫措施優化試點研究。自5月中開始,北京、南京、武漢等城市,已陸續將入境人員集中隔離時間,由14天縮短到7至10天。新方案再進一步,改為「7+3」,對港人而言,雖然跟免檢疫通關仍有頗大差距,但入境門檻確已降低不少。 爭取增加預約配額 香港內地互相借鑑 之前不少港人縱有迫切需要返回內地公幹又或出席紅白二事,都因為21天檢疫期太長,難以成行,現在隔離時間縮短一半,時間成本顯著減少,預料不少商家,以及長期與親人分隔兩地的市民,都想短期內北上,然而有此想法者,不止是港人,周邊國家地區亦有不少人因為檢疫限制,遲遲未能前赴內地辦事,相信他們亦希望盡快起程。指定檢疫酒店單位有限,變相成為港府疫下控制入境人數的方法;入境配額以及「健康驛站」檢疫安排,則是內地的管控方式。港人回內地,需要先在網上預約配額及健康驛站,由於額度有限,僧多粥少,「14+7」下要預約,本來已不是那麼輕鬆,日後變成「7+3」,需求急增,預約隨時更見困難,港府應盡快跟內地方面商討適度增加配額及供應。 特區政府換屆在即,通關問題急須處理。內地外地防疫模式各有一套,魚與熊掌短期難兼得,新政府短期欲走折衷路線,對內對外均設法減少跨境人士不便。內地最新做法,乃是以加強核酸檢測密度,作為縮短檢疫隔離日數的必要條件,這似乎亦是特區新班子考慮的方向。當然,現時香港實際是以「7+0」方式,處理海外抵港人士,就算內地改採「7+3」,依然比香港為緊。內地受防疫條件所限,短期要堅持動態清零,香港通關問題,事關國家防疫大局,不能額外增加內地風險。內地縮短入境隔離時間,屬單方面措施,港人北上較之前方便,但跟免檢疫通關仍有頗大距離,港府應盡快制訂對內對外開關方案,再跟內地當局商量,看看可以怎樣推進通關工作。
星島社論
內地放寬入境隔離規定,將隔離時間縮減一半,相信是因應疫情放緩而作出調整,藉此減低對外商和港人的不便,冀能加快經濟社會復常。此舉對香港亦有啟示作用,要留住外商和人才,須適度減低防疫措施對入境者的不便,隨着內地帶頭做,新一屆政府上台後有望盡快出台相關措施。 國務院昨天公布最新控疫方案,把密切接觸者和入境人士隔離時間由「14+7」縮短為「7+3」,即集中隔離醫學觀察由十四天減至七天,其後的居家健康監測由七天減至三天。當局強調新方案是更加科學精準地優化疫情防控工作,而非放鬆防控,切實維護民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最大限度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 穩住外商信心保競爭力 內地此時調整控疫方案,皆因近月疫情趨緩,染疫人數和發生疫情地點都持續減少,而全國完成疫苗接種人士高逾八成九,已建立社會保護屏障,加上之前在多個大城市進行控疫優化試點研究工作,將入境隔離時間縮減至「7+7」或「10+7」,未見疫情顯著反彈,認為是時候可對檢疫安排作出鬆綁。 更重要是,縮短隔離時間是在回應外商和外籍工作人員的訴求,冀能穩住其信心繼續留在內地經商和工作。過去幾個月多地爆疫,當局實施封城和更嚴苛的入境檢疫措施,令外商對內地營商環境感到憂慮,有兩成半歐美企業考慮撤離內地,將業務搬到東南亞。第二季GDP瀕臨衰退邊緣,為了穩住經濟基本盤,內地已出台多項穩經濟、穩增長措施,現在對檢疫期鬆綁,可緩減外商焦慮。 此舉同時亦在回應港人的訴求,很多市民因內地嚴苛檢疫規定,已經有兩、三年沒回鄉探親或北上視察業務,現在內地將檢疫期減半,而回港毋須檢疫,大大減低港商及僱員北上的時間成本,以及入住隔離酒店的費用,相信可增加市民北上營商、工作和探親的意願。 內地放寬入境檢疫要求,跟港府努力爭取免檢疫通關還有一段距離,但香港是一個食四方飯的國際金融中心,暫時未能與內地通關,就必須思考如何先與外國通關,而外商已多次埋怨港府防疫措施過嚴,並警告長此下去,人才和業務將會流失,嚴重削弱香港競爭力。 中聯辦早前為此罕有地廣邀駐港的外國商會進行對話,諮詢其在香港和內地營商所面臨的挑戰,外商意見一致認為須盡快終止所有隔離檢疫安排,這項要求恐怕難一蹴而就,因每天有逾百宗輸入個案,假如終止隔離檢疫措施,將會令確診個案大幅上升,可能對內地疫情構成額外風險,令本港與內地通關更遙遙無期。 優化家居檢疫管理防擴散 因此,下屆政府會因應香港實際情況而對隔離檢疫安排作出適當調整。候任特首李家超表明,正積極研究與內地和外國通關事宜,減少防疫措施對入境旅客帶來不便。外商埋怨酒店檢疫七天太長,候任醫務衞生局局長盧寵茂日前放風,上任後會爭取將檢疫時間縮短至五天,據說正研究「5+2」的可行性,即抵港人士先在酒店檢疫五天,再加兩天家居檢疫。 研究發現Omicron潛伏期約兩至四天,絕大部分感染者都能在七天內檢測到,若當局能優化家居隔離管理,如有效電子手環監察行蹤,減低檢疫人士擅自離家播毒風險,並有預案應對疫情擴散,便有條件防疫鬆綁。這將有助吸引外商和旅客來港,而隔離檢疫若處理得好,減低輸入風險,又成功內防反彈,便可增加內地與本港恢復通關的信心,讓經濟社會得以復常。
東網正論
7•1將至,市民除了關心國家領導人訪港,更關心中央會否送大禮。香港目前仍然規定入境人士必須到酒店強制隔離7日,由外商到海外港人均轟為極度擾民。其實,新冠病毒無法清零已是不爭的事實,澳門先後實施三輪全民核酸檢測,依然無法截斷病毒傳播已是明證。既然中港無法在一時三刻內通關,港府便應爭取盡快與外國通關,將隔離措施縮短乃至廢除已是大勢所趨,否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勢必不保。 無獨有偶,內地昨日宣布放寬入境隔離規定,由14日隔離加7日居家監測,減至7日隔離加3日居家監測。儘管當局強調,此舉是對防控措施的優化調整,並非放鬆而是體現精準防控。但姑勿論如何,就着新冠變種病毒的特性因時制宜非常重要,繼續「一刀切」停工停產、對外封鎖已是不合時宜。 撇除內地的做法不談,香港作為實施「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絕對有權有責制訂最適合香港的防疫要求。無可否認,近日疫情有所反彈,連續多日每天新增接近二千宗確診,但更不容否認的是,重症、死亡及入院個案皆沒有特別增加,與今年2至4月疫情高峰期不可同日而語,反映疫情已趨穩定。尤其是港府強行推出第三階段「疫苗通行證」,不打齊三針寸步難行;加上近期曾爆發群組感染的酒吧業,當局規定顧客進入場所必須進行快測,市民和業界都有乖乖配合。市民和商界可以做的都做了,港府還有甚麼理由諸多設限而不讓社會早日復常? 實際上,澳門已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一直以來,澳門都被譽為防疫模範生,新冠疫情一直沒有大規模爆發,亦早已與內地正常通關。惟不管如何嚴防死守,新冠病毒一樣可以突破防線。近日澳門確診個案累計逾400宗,先後進行三輪全民核酸檢測,每次皆揪出患者,部分更為沒有源頭,證明社區存在大量傳播鏈。正如本港一些專家指出,新冠病毒已成風土病,類似傷風感冒,我們會因為患上傷風便停止一切商業活動嗎?會因為感冒便動輒入院隔離嗎?新冠病毒未變種前,殺傷力的確十分驚人,隔離措施絕對是有的放矢;但發展至今,死亡和重症已經大減,絕大部分患者只需在家休息數天便會痊愈。偏偏港府一本通書讀到老,依然視新冠病毒為洪水猛獸,「疫苗通行證」愈收愈緊,入境措施堅持不鬆綁,擾民不特止,打擊經濟以至香港被國際孤立,影響才是最災難性。 誠然,內地情況跟香港以至其他地方不同,內地人口多達14億,城鄉醫療條件差距巨大,不能貿然大幅放寬防疫措施絕對可以理解。此所以,若香港短期內無法與內地通關,便應退而求其次,轉而盡快與國際通關。目前因為入境後必須強制隔離7日,對外,導致檢疫酒店一房難求並引發炒風,令海外港人和外商來港困難重重;對內,同樣令「被禁足」長達兩年半的港人無法外遊,即使日本、南韓、泰國等港人熱門旅遊地區早已開放門禁,不用打針不用隔離也能入境,卻依然無法掀起熱潮,全因隔離措施過於嚴苛。一般打工仔一年只有十多天大假,不若港府高官動輒有幾十日大假放極都有,隔離7日令外遊成本大增,只能被迫繼續過着禁足生活。若新政府上任後依然不恤民情,恐怕蜜月期將十分短暫,民怨只會繼續發酵。 有見及此,消息指新政府正研究縮短入境人士抵港檢疫安排,初步傾向縮短至酒店檢疫5日,加居家隔離兩日。這固然是個好開始,但仍遠遠不足,「5+2」依然是個不短的時間,對比亞洲周邊地區老早已不用入境旅客隔離,甚至連疫苗也不用接種,香港實在相形見絀。可以看到,日本出名保守,一樣打破門禁;新加坡甚至連口罩令都早已解除,以至不少外商將基地從香港移往新加坡。最新出爐的2022年全球百大最佳機場排名,香港機場首次跌出10大,連降10級至第20位,排名比排第18位的廣州白雲機場更低。全球最佳三甲依次為卡塔爾多哈哈馬德機場、日本東京羽田機場及新加坡樟宜機場。此消彼長,除了又見新加坡再領風騷,更見東京羽田機場硬件明明不及香港,排名卻遠拋香港,這樣還不足以讓港府反思嗎? 必須指出,「疫苗通行證」同樣需要盡快放寬甚至廢除。現時不打三針者,無法剪髮、美甲、看電影和在食肆堂食等,港府以限制人身自由來逼針完全是不人道的。最不堪的是,港府連基層病人都不放過,到公院覆診一樣必須接種三劑疫苗,以至許多年老或長期病患者不是無法到公院覆診,就是被迫冒險打針,有些人甚至有病也不敢醫。最近科學委員會突然建議將首兩針復必泰疫苗接種間距,由現時3星期延長至8星期,皆因外國研究顯示,相隔較久接種首兩針復必泰,可減低患心肌炎風險,說明疫苗絕非如港府吹噓的安全。相反,愈來愈多個案在接種疫苗後患上心肌炎,甚至有個案因此病危或死亡,繼續盲目逼針是否合理,不言自明。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當全世界早已生活恢復正常,只有香港仍然閉關自守,香港與國際開放互通的優勢蕩然無存,還有甚麼競爭力可言?新政府與其再作擾民之舉,倒不如大刀闊斧廢除擾民措施,盡快通關,或先與泰國、越南、杜拜等友好地區通關,再進一步與全世界接軌。香港已沒有條件繼續蹉跎,否則本報常言的「香港人不是病死而是餓死」勢必一語成讖!
頭條社論
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日前質疑食衞局局長陳肇始的護士專業背景,形容她在掌握疫情的諮詢和指揮「較慢、不到位或有甩漏」,由此引伸結論——造成本港傷亡慘重。這種缺乏理據又毫無邏輯的言論,惹來護理界極度不滿。二十二個護理專業團體聯署批評何,指他鹵莽地將疫情歸咎於陳局長的專業背景和知識,並踐踏護士的專業能力和過去兩年抗疫工作的付出。面對輿論壓力,何昨天收回言論。事件反映身為專業人士,言論偏頗,刻意打擊他人服務社會的心,應受社會嚴厲譴責。 以何的說法,不是特定專科人士,就不勝任相關政策的主事官員,也無能力做好工作。依這邏輯,世上政府的主要官員,不少學歷與官位不一致,就不能符合職責的要求?試問,作為演員出身的列根,就不是美國總統的料子?其實,這種胡亂批評的現象,在近年本港泛政治化的環境中,愈見嚴重,觀點並無客觀理據支持,無法得出因果關係,變成亂叩帽子,甚至出於一己政見,不惜對他人的背景作出攻擊。 如何評價官員表現,不應追溯其背景,不應歧視個別專業,而是實事求是,講求證據,作出客觀、公平的評價,正所謂「公道自在人心」,也需要有「同理心」的人,才能做得到。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