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無論在台美或國際經貿場合,近期都不斷出現新的發展,跟傳統國際經貿互動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台灣有必要正確解讀其意義及影響,同時讓經貿政策能量跟上前進速度,才能因應接下來的考驗。 先來解讀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的密碼。這個倡議的意義關鍵不在名稱為何,而在所包含的議題性質。表面上觀察,台美所公布的11個談判項目確實有些夢幻難解,但實際上經過比對,台美倡議幾乎可以改名為不含市場開放的「迷你CPTPP」。 這是因為台美第一項「貿易便捷化」正是CPTPP第5章的主題,第二項「良好管制實踐」對應到CPTPP第25、26二章,第三項「農產品檢疫」是第7章,第四項「反貪汙」是第26章,第五項「提升中小企業貿易參與」是第22及24章,第六項「擴大數位貿易受益範圍」為第13與14章,第七項勞工為核心的貿易政策,對應第19章,第八項環境與氣候行動是第20章,第九項標準化是第8章,至於第十項公營企業則為第17章。最後第十一項「非市場經濟行為」雖然CPTPP沒有直接對應章節,不過美國在後來2020年簽署的美墨加協定(USMCA)中,則出現了相對應的總經政策及匯率操縱專章,同時三方並同意以強化反傾銷及反補貼等領域的合作方式回應非市場經濟行為。 粗略計算,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大概已經涵蓋了CPTPP近一半的章節,再加上部分美墨加協定內容,幾乎就是當前美國貿易談判的主要範圍。同時不但倡議本身用了「透過談判以完成協定」的字眼,日前美方更開始在聯邦政府公報,針對跟台灣的「談判方針」開始一個月的公眾意見徵詢程序(相較於此,TIFA談判從未徵詢過公眾意見)。解開這一連串的密碼後可以發現,在美國現階段沒有興趣跟任何國家討論市場開放的情況下,跟我國展開「迷你CPTPP」談判,等同於啟動台美BTA(雙邊貿易協定)的第一部分談判。 展望未來,我們關注的重點或許不再是台美倡議是否重要,而是爭取BTA多年,機會之窗終於降臨後,政府是否有能力掌握良機的問題。既然性質上是「迷你CPTPP」,美國想談的方向重點其實早已劃好,同時我國又宣稱準備CPTPP多年,完成談判理應跟摘取「低垂的果實」一樣容易。今年11月台灣、美國都有大選,力求在此之前至少完成部分議題談判,將是一個有多重意義的安排。特別是簽署「迷你CPTPP」協定,等同於美國認證台灣已經準備好,愈早完成談判,對爭取加入CPTPP的加分效果就愈強。 至於關稅、投資等市場開放談判當然重要,不過要等未來美國風向轉變才有可能。事實上,美國工業產品平均關稅只有2%,投資自由化程度也高於我國,談關稅反而涉及我國農產品及汽車市場開放,晚談對台灣比較有利。 另一個試煉,是政府凝聚共識的能力。等待數十年後的天賜良緣果真到來,然而政府在向社會及產業界說明時卻感覺吃力。特別是面對外界質疑聲不斷,甚至成為政治攻防話題時,政府對於「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為何重要?突破在哪?甚至對整體經貿布局的意義,都存在無法有效釐清的困難,連無關政治的產業界都覺得霧裡看花,也沒有類似美國的徵詢機制可以表達意見。政府無力化解質疑及挑戰的後果,就是台美倡議的價值不斷的被侵蝕奪走;除非有故意不說清楚的苦衷,政府對經貿談判意義的說明及說服社會能力才是需要大幅提升的重點。否則「迷你CPTPP」都無力化解質疑,未來大型CPTPP談判又要如何凝聚共識?簡言之,避免「好事變憾事」,取得產業及社會支持的能力,跟談判能量一樣重要。
明報社評
國務院根據候任行政長官李家超提名,公布第六屆政府主要官員任命,21名司局長,6 人屬新加入政府,當中包括立法會議員及專業界別人士。這兩年,香港政治生態出現根本變化,大破後能否大立,還看新政府能否突破舊思維。李家超強調施政「以結果為目標」,提升管治效能,新團隊以公務員為主要骨幹,土地開發由原班人馬負責,好處是熟悉政府運作,至於如何用好經驗,改革官僚保守因循積弊,破解社會深層次矛盾、解決土地房屋問題,則要拭目以待。「由治及興」不能停留在畫餅狀態,必須看到成績,讓市民有更多獲得感,新班子既要取得中央信任,亦要建立市民對政府的信心,實幹、前進、成果,是新班子必須貫徹的3個關鍵詞。 新班子增添局外專才 公務員系統仍是骨幹 政府架構重組後,政策局由13個增至15個,3司則各增一名副司長。觀乎昨天出爐的問責團隊名單,3名司長,只有財政司長陳茂波原位留任,政務司長由原特首辦主任陳國基接任,律政司長由資深大律師林定國出任。副司長方面,已退休的創科局前常秘卓永興任政務司副司長,原發展局長黃偉綸升任財政司副司長,律政司副司長則由有政黨背景的事務律師張國鈞擔任。15局長中,部分為現屆問責官員,亦有資深政務官、專業職系高級公務員、現任立法會議員,以及政府外的專業人士。李家超表示,用人主要考慮能力、知識及經驗,新班子背景多元,有助施政充分考慮不同意見。 過去數年,香港內外環境大變,國家安全議題突出。李家超出身警隊,曾任保安局長多年,去年晉升政務司長。由他領導的新班子,亦有3人出身紀律部隊,當中陳國基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衞,皆曾當過入境處長,保安局長鄧炳強則是警務處前處長,不過話說回來,曾國衞及鄧炳強均是現屆政府官員,在新班子原位留任,至於陳國基獲重用,李家超提到,這是因為陳國基在政府工作多年,又在現屆政府擔任特首辦主任,涉獵範疇廣泛。看待有關任命,只談紀律部隊背景,似乎亦非全面。 《港區國安法》與選舉制度修改,改變香港政治生態,特區政府這個「熱廚房」,溫度下降不少。新班子有6名新人,其中林定國為大律師公會前主席,在業界有名望;改組後的創科工業局,由城大機械人與自動化研究中心主任、現任立法會議員孫東擔任;醫務衛生局長由港大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出任;商經局長則由曾任國泰港龍及大灣區航空行政總裁的丘應樺擔任。3名新科局長,皆熟悉內地,有助香港融入大灣區及國家發展大局。孫東有內地背景及人脈關係,更有科研產業化方面的經驗,符合創科和工業兼擅的要求;盧寵茂及丘應樺的加入,希望亦可以在相關範疇為政府注入新思維,推動本地醫療改革,以及強化香港作為國家航運樞紐的角色。 新人事新作風,外界期待有更多政府外的專業人士加入,不過觀乎新班子名單,公務員系統依然是主要骨幹,如何打破政府官僚保守僵化、自我提升,有待觀察。房屋問題是施政重中之重,綜觀新班子,覓地建屋方面,基本由原班人馬負責。現任發展局長黃偉綸升任財政司副司長,處理土地房屋問題,角色更為吃重,至於發展局長、房屋局長及運輸物流局長,分別由發展局原常秘甯漢豪、建築署長何永賢,以及去年退休的發展局原常秘林世雄出任,3人在現屆政府中,均是黃偉綸帶領下隸屬於發展局的官員。 近兩屆政府皆以覓地建屋為己任,成效卻不彰。政府早在6、7年前已說,未來10年公屋落成量「先輕後重」,現實卻是「先輕後輕」,當局造地緩慢,未來數年公私樓供應均面臨斷層,明日大嶼跟北部都會區尚在謀劃階段,開花結果隨時要等10多年。下屆政府覓地建屋必須大刀闊斧,既要突破官僚思維,大幅精簡造地流程,更要敢於衝破既得利益樊籬,原班人馬表現能否脫胎換骨,備受關注。李家超近日表示,新政府將盡快處理棕地發展,釋放土地價值,然而發展棕地,從來知易行難,政府收地並非想像般容易,既要重置原有作業,又涉賠償,主導權變相在地主手上。長期以來,發展棕地都是講多過做,新班子有何方法打開局面,同樣令人關注。 土地房屋要見新氣象 告別劏房需有路線圖 新班子換走了現屆政府部分核心要員。國務院港澳辦表示,特區新團隊具有堅定的愛國愛港政治立場,在應對修例風波及港區國安法實施等工作上,旗幟鮮明,經受考驗,中央除了期待新班子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也能在住房、通關、貧富懸殊、青年發展等問題,以「實際成效」回應市民關切。改善民生發展經濟,是中央和港人對新班子的共同要求,新政府既要向中央盡忠,亦要向市民負責,單是着手一些簡單容易的改善民生工作,並不足夠,必須迎難而上,拆解深層次矛盾。港澳辦特別提到,新政府要拿出「更清晰的目標」、「更有力的舉措」,切實解決劏房籠屋等問題。李家超強調施政以結果為目標,新班子必須明確以「告別劏房」為目標,制訂時間表與路線圖,清楚交代工作指標,以行動證明覓地建屋能有實質、可見、明顯進展,不是空談願景宏圖,這樣才能取得市民信任,同時不負中央所託。
星島社論
國務院昨天任命新一屆特區政府班子,新管治團隊主要由紀律部隊出身官員、現任或退休政務官,以及社會精英組成,務求能淡化「武官治港」的印象,予人團隊更多元化、更務實,致力發揮團隊精神,提高施政效率,處理積累已久的深層次問題,改善經濟民生,為由治到興帶來新希望。 候任特首李家超率領新班子見傳媒時指,二十六名主要官員中,二十一人出任司局長,其中六人是現屆政府官員留任,有六人是新加入政府,包括律政司司長林定國、律政司副司長張國鈞、四名立法會議員。他強調,新班子是多元、團結、忠誠和執行力強的團隊,以結果為目標去解決問題。 重用政務官淡化武官上場 其實,新政府班子人選早已近乎全數曝光,並未給市民多少意外。至於新政府的組成,除了一把手李家超外,第二把手政務司司長陳國基、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以至廉政專員、入境事務處處長和海關關長都是紀律部隊出身,故從新班子上任第一天便容易予人武官主政的印象。 中央對香港武官委以重任,相信與當前局勢有關,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仍不斷打「香港牌」,試圖干預香港內政,破壞香港經濟發展,來達到遏制中國崛起的目標。因此,中央將穩定香港,有助國家安全視為頭等任務,而特區政府遇到無法預估的風險及挑戰,在未來幾年可能更頻仍,若由武官主導更多政策,將會以更堅定不移立場來應對挑戰。 不過,中央和李家超都明白到特區政府施政仍有賴政務官推行,因此新班子仍有六人是由政務官員出身,並按崗位和個人能力,在公務員團隊中物色和提升一批官員入局,新面孔予人新氣象,加上他們熟悉政府工作流程和運作、法律條文,一埋位便可開工,毋須時間磨合。 從李家超提名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出任財政司副司長,將發展局常秘甯漢豪擢升為局長,又提名建築署署長何永賢出掌房屋局,組成房策鐵三角,因他們對城規冗長程序問題知根知柢,明白到壓縮流程、收購棕地、增加土地供應關鍵環節在哪處,有助加快拓地建屋進度,解決住得細、住得貴的問題。 同時,李家超亦從政府之外招攬六人入局,包括有政黨背景的立法會議員張國鈞和麥美娟,亦提名「港漂」學者兼議員孫東出掌創科及工業局,港大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出任醫務衞生局局長,均展現出務實作風,因其個人能力而委以重用,務求人盡其才。 團隊沒蜜月期速幹出成績 對外資來說,財政司司長和律政司司長人選,對其繼續在香港加大投資力度尤其重要。陳茂波留任財政司司長,可保持政策穩定性,相信可讓外資安心,因他在過去五年恪守審慎理財、應使則使原則來制訂預算案。香港始終是國際金融中心,嚴厲防疫措施影響外資對香港營商信心,新一屆政府須盡快控制疫情,進一步放寬對入境人士的防疫限制,展現出金融城市的開放度,從而保持甚或提升本港競爭力。 面對西方政府以政治理由不斷抹黑香港法治和司法獨立,新一屆政府須向外界加強解說,推動香港與國際法律工作溝通和交流,讓外界對香港法治有公正公允的認識,這項挑戰相當艱巨,如何擦亮本港法治金漆招牌,有賴林定國與同僚一起努力。 下屆政府班子可謂多元化、專業化和高執行力兼備,又熟悉政府運作,且有豐富參與公共事務經驗,市民期望他們上任後便可即時進入角色,團隊精神發揮一加一大於二協同效應,盡快做出成績,改善民生,讓經濟成功轉型、增長提速,由治到興,不負市民厚望。
東網正論
新班子塵埃落定,特區陰天乍轉晴。自從前政務司司長李家超當選候任行政長官後,一直未有公布新班子,傳言滿天飛,終於等到國務院昨日公布名單,特區第六屆政府主要官員將於今年7月1日就職,並在昨午齊齊亮相,向公眾展示未來局面。 名單上有不少新人選,亦有頗多舊面孔,最令人關注的政務司司長,由現任特首辦主任陳國基出任,陳是入境處前處長,行政經驗豐富,文武兼備,再加上新設的副司長卓永興助一臂之力,令人期待。副司長一職是下屆政府新設,帶出一個問題,《基本法》第48條第5項本已列明由中央任命副司長一職,但回歸之後一直沒有落實,等到特區經歷25個年頭,花開花落,亂象紛呈,才想起加設副司長,輔助司長執行任務,分工合作。人多好辦事,是最簡單不過的事,過去忽視副司長一職,是之前的特首過於托大,自以為「好打得」,或是根本沒有認真落實《基本法》呢? 下屆政府三司都設有副司長,其中律政司正副司長都是新面孔,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林定國取代民望最差的鄭若驊,接掌律政司,律師兼議員張國鈞任副司長,這個新鮮配搭效果如何,拭目以待,但終於撤換了鄭若驊,從律政司以至香港法治,重新燃起希望,鄭與其夫醜聞不絕,新近又爆出合謀定價風波,其身不正,任內法治淪亡,律政司變成黑惡保護傘,今時今日才撤換,實在已經遲了,回天是否乏術,還要看接班人的努力了。 新官上任要有三把火,律政司司長要捍衞法治,必須清走眼前的禍根,黑暴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走入孤狼以及恐怖主義方向,隨時死灰復燃,固然不能鬆懈,至於特區另一黑勢力,黑幫串同南亞兵團,加上無惡不作的假難民,一直是治安毒瘤,心腹大患,最近在中環公然開槍斬人,弄得滿城風雨,執法部門反黑多年,未妥善利用資源線索破案,反而靠懸紅緝兇,又連番掃場拉替死鬼做大龍鳳,元兇依舊逍遙法外,市民眼睛雪亮,大家都讀過周處除三害的故事,兵賊不兩立,黑白要分明,執法部門須安內攘外,清理門戶,政府亦要根除假難民,莫要用納稅人血汗錢來養壯治安毒瘤。 執法部門要有新作為,紀律部隊採用中式步操是行出象徵性一步,誠意可嘉,相比之下,司法部門卻墨守成規,不思改進,令人質疑原因是殖民地陰魂不散,港英餘孽作祟,迹象非常明顯,憑甚麼理由在中國管治下,法官要戴洋人假髮,簡直成何體統,貽笑大方,外國脫離殖民地管治後都急不及待除下法官的假髮,只有香港戀殖不改,難怪港英餘孽繼續興風作浪,問問黑暴潮之中有幾多法律界人士牽涉在內?法官判案,輕重不分,被質疑偏頗,卻「自己人處理自己人」,市民投訴往往不成立。司法獨立,並非代表獨立王國,昔日走上歧路,必須要撥亂反正,司法改革事不宜遲,任何人想攔路,愈發顯示用心叵測,這面照妖鏡是最清楚不過。 特區百廢待興,全方位都需要整頓改革,首要任務,當務之急自然是抗疫,食衞局局長陳肇始失職無能,被踢出局是自然不過的事,架構重組後,醫務衞生局局長由名醫盧寵茂擔任,希望憑其專業知識,能夠帶領市民走出疫禍陰霾,雖然疫情比年初稍緩,但近日有反彈迹象,外圍環境依然惡劣,西方多國採取與病毒共存,本港緊隨國家動態清零政策,多項禁聚令社交距離措施如同緊箍咒,各行各業難復舊觀,外來入境仍需要隔離,通關無期,造成外資流失,經濟一籌莫展,市民對種種抗疫措施,包括谷針政策,頗有怨言,究竟如何在抗疫與經濟取得平衡,這是新一屆官員必須解決的課題,能夠迎刃而解,民望自然有所提升,往後無往而不利,若是繼續蹉跎歲月,等於送兩制上路,五十年不變,不等於五十年不管,港人治港,若然絕望,轉由京官治港,又有甚麼出奇? 現屆政府劣評如潮,大家可以留意新班子名單,特首林鄭月娥的問責班底司局長中,僅6人能過渡至新一屆政府。林鄭的「愛將」包括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雖然一度被指行情看漲,但最終都要黯然離場。不過新政府多個職位,繼續由政務官(AO)或前政務官出任,亦有司局長出身於政府專業職系以及紀律部隊,以及4名立法會議員加入政府班底,都並非新面孔,吸納外界人才依然十分困難,「熱廚房」十分趕客,有能者怕搭上沉船,正如這幾年不少香港中產及年輕專業人士都移民他方,香港政府未能吸納新人才,恐會變成一池死水,大換血是刻不容緩的事。 特區五年一次換屆,每次市民都充滿期望,希望新人事新作風,可以一洗之前一屆的頹風,可惜多次事與願違,回歸之後,25年來歷任特首,沒有一位能交出令人滿意的成績表,不但做不到強政勵治,反而表現俱差強人意,有的「腳痛下台」,有人牽涉醜聞蒙受牢獄之災,最近的兩任特首,在任期間先後爆出佔中及反修例風波,令到香港經歷百年一遇暴亂,動搖特區根基,威脅管治權,港府政策搖擺不定,無力招架黑暴,須中央出手止暴制亂,並制訂《港區國安法》打擊亂黨,特區才有片刻喘息空間。 新班子任重道遠,主要官員是一時之選,比較現屆政府濫竽充數,不可同日而語,大家都抱着期望,初上任或會有比較多包容,但蜜月期一過,自然要見真章,由亂轉治,由治及興,當中牽涉重重難關,必須披荊斬棘,開創新路,滄海桑田,太平山下已非舊貌,光喊着獅子山下精神,再難凝聚各方,市民普遍教育水平提高,世界發展日新月異,香港社會改變不了盛極而衰的定律,為官者再不能一本通書睇到老,實事求是,交出成績,真金自然不怕洪爐火了。
頭條社論
本港昨天新增一千二百七十六宗新冠病毒確診個案,與前天的數字一樣,顯示疫情維持向上的趨勢。儘管專家認為第五波疫情中已經有大量市民染疫並痊瘉,加上本地疫苗接種率上升,不認為正在發生第六波疫情,但開始有院舍出現零星的確診個案,當局不能輕視情勢,必須超前抗疫,以防更多院舍爆發疫情,影響到一眾抗疫力較低的長者和需要照顧的院友。 以往經驗顯示,院舍發生疫情,部份員工在社區染疫後,把病毒帶回院舍之內。目前,當局要求屬高風險的院舍員工,每兩周接受一次核酸檢測,而絕大多數院舍為安全計,會要求員工每天上班前接受快速檢測,希望加強保障院友,尤其是因身體問題不適合打針者,或身體虛弱的院友。現有的抗疫安排,尚算適合,但當局不能一成不變,一旦有更多院舍出現疫情,就要及時加強抗疫,即使員工不願意,屆時實施某程度的閉環管理,須早作預案,並提前與業界商討,以做好所需的準備。 由於疫情放緩,現時院舍開放給親友探訪入住者,但探訪者多要提供快測陰性結果,才能進入院舍,業界必須堅持這個抗疫措施,甚至提前通知親友,一旦疫情升溫,或須暫停探訪,到時可改由視像見面,好讓親友和院友都早作心理準備。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