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美國聯準會(Fed)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15日會議決定一次升息3碼,希望能以28年來僅見的單次升息幅度,來證明Fed決心壓制40年來最嚴峻的通膨勢頭。我國央行也跟進升息,同樣是為了控制物價,但顧及經濟,只升息半碼。 Fed不僅調高預估的利率目標,最新的經濟預測也顯示緊縮政策可能會帶來經濟成長下降及失業率上升的痛苦,終於展現出壓制通膨本身以及通膨預期的決心。 然而基於Fed之前先誤判通膨走勢,又錯失緊縮的適當時機,加上決策時有反覆,因此能否有效抑制通膨,仍是個大問號。 綜觀美國當前的通膨現象,具備「成本推動」與「需求拉動」雙重特色。在供給面,從新冠疫情流行,導致供應鏈混亂;全球氣候異變頻仍,農產品產量失常;到俄烏戰爭爆發,以及種種制裁措施,刺激能源及糧食價格飆漲,兩年多來供給面的震撼層出不窮。這些通膨動能雖然終將隨著時間而消退,但經歷的時間之久卻遠超出預期,通膨因而居高不下。 在需求面,由於2020年疫情爆發之後美國的貨幣與財政政策過度擴張,更為通膨添柴助火。從川普到拜登,先後擴張公共支出超過數兆美元,而且大部分支出都是直接發放現金給家庭,使民眾儲蓄激增;超寬鬆貨幣政策刺激股市及房價大漲,也使家庭財富遽增。去年經濟一旦解封,隨即引爆「報復性」需求。總供給吃緊,總需求激增,通膨開始加速上升。 如今聯邦政府的赤字預算雖然退潮,但之前刺激措施所釋放的資金仍將繼續流入經濟體系。 除了產品與服務供需失衡之外,一些新生的通膨能量也躍躍欲動。擴張性政策帶動經濟強勁復甦,不僅推升通膨,也使勞動市場供給吃緊,工資持續上升,形成「工資─物價上升漩渦」的風險升高;房價上漲使居住成本大幅上升,這股動能預料將持續到2023年中。更令人擔憂的是通膨預期已經開始,有可能引發「預期與現實上升漩渦」,導致通膨升勢進一步失控。 對抗通膨絕對是Fed的使命,然而過去一年Fed一再錯估通膨節奏,通膨「過渡論」不僅證明大錯特錯,還引發「人生也是過渡」的笑炳。如今世人對Fed的觀感,已經從全球最強有力的央行,向下沉淪到與新興市場央行也差不多的水準;不僅缺乏信譽,還經常有意無意間製造金融市場動盪。即便這次升息3碼,果斷可嘉,但值此對抗通膨的關鍵時刻,鮑爾仍不忘表示7月會議有可能只升息2碼,這套決策風格怎一個顢頇了得。 儘管最新的利率預測「點陣圖」顯示下半年將再升息7碼,但這項政策指引並不能代替真正的行動。之前Fed在預測與執行方面的嚴重失誤,已使本身陷入「雙輸」的困境。如果現在急踩煞車,代價就是經濟可能衰退;但如果緩踩煞車,則高通膨可能一直持續到2023年。兩害相權取其輕,Fed現在必須扛住市場與白宮的壓力,即使經濟陷入短期的輕微衰退也在所不惜,才能打消市場對Fed後續緊縮力道減弱的疑慮。否則經濟將形成「停停走走(go-stop-go)」,通膨依然居高不下的局面,經濟「軟著陸」的希望渺茫,停滯膨脹將在所難免,最終仍將難逃衰退厄運,對世界其他國家造成嚴重的外溢衝擊,全球經濟展望也將益發黯淡。 回過頭來看國內情勢,截至目前為止通膨上升主要是受「成本推動」影響。由於國內仍處於疫情高峰期,民眾自動約束消費,並不存在「需求拉動」的壓力。面對Fed的緊縮行動,台灣最大的風險來自於台幣承受貶值壓力,將引發輸入性通膨。利率順升,匯率阻貶,應是央行穩定經濟的適當作為。
明報社評
美國通脹嚴重,聯儲局27年來首度一次過大幅加息四分之三厘,以示遏抑物價決心,不少分析師則關注,美國經濟能否軟着陸。當前美國面對的是結構性通脹,既涉長期過度寬鬆的貨幣及財政政策,亦與近年連串事件觸發供應震盪有關,供應問題一日無法解決,唯一方法就是重手遏抑需求,煞住經濟。聯儲局一再錯判形勢,加息太遲太慢,事到如今,要在就業、股市及經濟不受重大打擊下,將通脹壓下,實現軟着陸,機會已愈來愈渺茫,投資者和工商界能否忍受加息「加速加辣」的痛楚,更是疑問,有市場人士已在談論,為防經濟大幅下滑,明年要考慮減息。今次通脹危機,對聯儲局是一次公信力考驗,稍有差池,將對美國以至環球經濟造成嚴重傷害。 高通脹不受控制 美英等國紛加息 美國5月份消費物價指數(CPI),按年上升8.6%,再破逾40年高位,粉碎之前「通脹見頂」的樂觀預測,亦顯示今年3月以來,聯儲局先後兩度加息合計四分之三厘,對遏抑通脹作用不大。聯儲局周三決定一口氣加息四分之三厘,聯邦基金利率上調到1.5厘至1.75厘,加幅是1994年以來最大。另外,聯儲局本月開始亦減持債券,即所謂「縮表」。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承認,加息四分之三厘,幅度「不尋常地大」,不預期這樣做是常態,惟下月再議息,加幅可能是半厘,亦可能是四分之三厘。 高通脹引發生活成本危機,已成為西方國家眼前最大問題。去年美國通脹4.7%,英國則為2.5%。今年上半年未完,美國通脹急升近倍,英國通脹更達9%。聯儲局加息翌日,英倫銀行連續第五次會議宣布加息四分之一厘,瑞士央行更15年來首度加息。疫情打亂供應鏈、旱災打擊收成、俄烏戰爭歐美制裁導致能源糧食價格飈升,皆是推高全球通脹因素,惟美英通脹尤其嚴重,還有其他原因。首先,英美勞動市場非常緊張,導致工資與物價螺旋向上。另外,疫下華府一邊大舉量化寬鬆托市,一邊大灑金錢谷經濟,狂擲5萬億美元,導致供需嚴重失衡。聯儲局這次加息四分之三厘,欲展示雷厲風行遏抑通脹的決心,議息會議成員預計,聯邦基金利率年底將升至3.4厘,明年更將加至3.8厘。鮑威爾強調,有決心令通脹回落到2%的目標水平,結果如何還得走着瞧。 1970年代石油危機觸發高通脹,美國通脹一度高達14.8%,聯儲局時任主席沃爾克不惜衰退亦要遏抑通脹,聯邦基金利率一度升見19厘。現在通脹威脅重臨,經濟學者大多認為,此一時彼一時,收緊貨幣政策毋須去得那麼盡,不過前財長薩默斯最近一篇論文卻指出,CPI計算方法今昔有別,若用同一把尺衡量,當年CPI的峰值,相當於現在的11.4%。薩默斯的結論是,目前通脹嚴重程度,實際不比當年差太遠,聯儲局若要令通脹回落到2%左右,抗通脹力度可能要接近當年。區區3厘半息口水平,是否足夠,存在疑問。 當然,如果俄烏戰爭早日結束,能源糧食價格回落,加息壓力亦會減少,不過近期俄軍在烏東報捷,贏家未必收手,輸家亦不甘心;就算俄烏肯言和,華府亦未必撤去對俄制裁。通脹危機千頭萬緒,問題說到底就是供不應求。供應瓶頸破不了,只能遏抑需求。去年美國通脹初起,聯儲局錯判形勢,認為僅是疫下復常「暫時現象」,華爾街大行與散戶紛紛附和;今年初,各方意識到通脹出事,華府、聯儲局與華爾街則在談「軟着陸」,希望不用太傷股市、就業及經濟增長,就能控制通脹,只是這個可能,正變得愈來愈小。 儲局判斷力再遭質疑 急步加息市場難忍痛 美股由年初高位回落逾20%,步入熊市。美國戰後13次熊市,平均每次跌近33%。聯儲局本周議息,按規矩聯儲局官員之前數天要三緘其口,惟議息前兩天,《華爾街日報》忽然爆料可能加息四分之三厘。外界普遍相信是聯儲局刻意放風管理預期,盼減市場震盪,惟聯儲局始終無法迴避眼前兩難:若要壓下通脹,就要犧牲軟着陸。既要遏通脹,又想保就業,還要資產價格不大跌,根本不可能。消費開支強勁、企業職位空缺率高,是部分人仍信美國經濟可以軟着陸的原因,但正是這些強勁需求導致通脹高居不下,若不重手遏抑,就無法為通脹降溫。聯儲局官員希望「煞車」力度恰到好處,令企業放棄增聘人手計劃,但又毋須裁員減薪,現實是否可能如此精準,令人懷疑。 大約兩周前,聯儲局官員還在暗示,本月及下月只會加息半厘,這次臨時調整加息幅度,再次令人質疑聯儲局的判斷力。控制通脹是聯儲局最基本的任務,可是經過這10多年的量寬「泵水」,投資者已視聯儲局和白宮為最佳「托市伙伴」,各方長期「歎慣」超低息環境,突要加息數厘抗通脹,忍痛能力成疑。現在聯邦基金利率還未升至2厘,已有意見認為,為免衰退就業惡化,貨幣政策明年就要放鬆,不能等到後年。聯儲局是否有決心、有能力頂住華爾街和華府政客壓力,惹人關注,倘若通脹回落一些就放慢甚至叫停加息,聯儲局將面臨公信危機,屆時控制通脹將更難。本港銀行體系資金充裕,暫無加息壓力,惟美國通脹及聯儲局加息步伐,存在不少變數,官民均要留意風險,小心為上。
星島社論
美國通脹持續飆升,為了展示遏制通脹的決心,美國聯儲局大幅加息四分三厘,但同時強調加息四分三厘不會成為常態,力圖安撫市場。可是,市場對通脹熾熱感憂慮,認為沃爾克時刻已至,但儲局瞻前顧後,恐難以有效控制通脹,加大經濟硬着陸風險。香港暫時沒加息壓力,但隨着儲局持續大幅加息壓力未除,港美息差拉闊,加快資金流走速度,勢將推高拆息,甚至最終調高最優惠利率,市民須為年底前啟動加息周期作好準備,以免被殺個措手不及。 儲局周三議息後宣布加息四分三厘,令聯邦基金利率增至一點五厘至一點七五厘,是自一九九四年以來加幅最大的一次,並調高利率升幅預期,年底前利率將會升至三點四厘,比三月時預估的一點九厘高。儲局主席鮑威爾表明會致力讓通脹回落至百分二,加息步伐將視乎經濟數據,七月議息時可能加息半厘或四分三厘,但強調加四分三厘息不會成為常態。市場將這番話解讀為放鴿,美股三大指數應聲上升,收市升百分一至二點五不等。 儲局縱放鴿股市反彈即散 可是,股市反彈僅曇花一現,昨天便打回原形,再次向下尋底,因市場質疑鮑威爾的信用,上月議息時他揚言六、七月只會各加息半厘,結果在今次議息加息四分三厘,自打嘴巴,讓人對他提到下月加息目標大打折扣,擔心隨時再出爾反爾。至於他預估利率明年將升至三點八厘後見頂,即通脹受控的看法不敢認同,因通脹飆升是美歐在俄烏戰爭對俄羅斯實施制裁,俄國能源和糧食出口大減,在供應短缺下推升環球物價,而能源和食品價格,未必可透過利率政策來改變。 目前通脹失控飆升至四十年來的百分八點六新高,不少人認為美國正處於沃爾克時刻。所謂沃爾克時刻,是指一九七○年代末期通脹逾百分十一,儲局主席沃爾克臨危受命,為了壓抑高通脹,不惜以激進加息手段將利率推升至二十厘,歷時兩年才成功壓住通脹,代價是失業率飆升,經濟陷入衰退。 鮑威爾認同沃爾克要大幅加息遏通脹,但為顧及市場反應,令他無法果斷出招,唯有在大幅加息同時出口術,強調經濟仍強勁,即使加息會讓今年經濟增長放緩,由原先預估的百分二點八下調至百分一點七,以穩住市場信心。可是,市場已認為經濟衰退最快在明年浮現,一旦經濟下行較預期為快,將加劇市場下調企業盈利預測,屆時出現滯脹風險便大增。 香港銀行因持續水浸,對儲局大幅加息按兵不動,但市民不能掉以輕心,因為儲局下半年仍有加息約兩厘的空間,香港奉行聯繫匯率,隨着港美息差拉闊,套息活動只會更頻仍。儲局自五月加息半厘後,金管局在過去一個月九度接錢逾五百六十八億元,令銀行體系結餘今天縮減至二千八百零七億元,若以這個走錢速度計算,最快在九月底銀行體系結餘便有機會跌破一千億元,屆時銀行極可能調升最優惠利率。 緊盯銀行結餘窺加息時機 由於儲局加息既急且猛,一旦銀行決定加最優惠利率,不會循序漸進加息,有可能大幅加息,追貼港美息差。對供樓人士而言,若選擇H按息供款,短期拆息上升,以五百萬元按揭貸款、還款期三十年計算,每月還款要多付百多元,壓力並不明顯;若觸及鎖息上限,每月便多供一千五百多元,而當最優惠利率上調四分一厘,每月供款增加逾二千元,經濟壓力便開始浮現,故大家要緊盯銀行體系結餘。 因此,供樓人士尤其是對超低息環境習以為常的年輕人,切勿對儲局加息掉以輕心,情況猶如之前四波疫情,外圍爆發得如火如荼,香港因守得穩而不當一回事,當第五波疫情殺到埋身,才驚覺殺傷力如此厲害,在毫無防範下便悔之已晚。
東網正論
本港近日天氣陰晴不定,疫情同樣反反覆覆!昨日新增1,085宗本地確診個案,是事隔兩個月後再度破千,為本港復甦前景埋下隱憂!百業蕭條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愈來愈多商家敵不過疫情,只能選擇清盤倒閉,黯然離場。然而,對於辛勞一生的打工仔來說,僱主破產不但意味着即時失業、飯碗頓失,更隨時連追討欠薪都變得困難,港府設立的「破產欠薪保障基金」,便成為打工仔最後的救命稻草! 全港打工仔昨日迎來好消息,設立超過20多年的破欠基金終於迎來調整!立法會通過根據《破產欠薪保障條例》動議的擬議決議案,調高了破欠基金各項特惠款項的上限。其中,代通知金由2.25萬港元調升至4.5萬港元;遣散費由首5萬港元及餘額的一半,調升至首10萬港元及餘額的一半;未放年假薪酬及或未放法定假日薪酬,則由1.05萬港元調升至2.6萬港元;至於最關鍵的欠薪項目,更由3.6萬港元升至8萬港元。以上種種調整,均好比把這根「救命稻草」拉長了幾寸。能夠多了一重保障,打工仔無不雀躍。 然而,「胡蘿蔔加大棒」向來是港府施政的最大特色,勞工界最關注的簡化破欠基金申請程序,卻始終「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多位議員發言時均忍不住炮轟,港府此次提升特惠款項是「遲大到」,又批評破欠基金的申請及審批時間過長,認為是遠水不能救近火。有議員更舉例稱,曾有打工仔申請了足足14個月,才成功索取款項;又有議員質疑,港府雖承諾「8星期內批出款項」,日期卻並非由僱主破產開始計算,而是從完成處理程序起,直言打工仔「半年收錢是奇迹」,情況非常可悲! 可以毫不諱言地說,港府此次修訂未有同步簡化破欠基金的申請程序,猶如把這根「唯一的救命稻草」深藏水底,要求打工仔必須「衰到貼地」,方能迎來轉機。事實上,本港不少基層打工仔屬於「手停口停」一族,假如遭僱主欠薪,生活開支肯定捉襟見肘,如何能支撐一年半載,苦候破欠基金批出款項呢?即使打工仔有幸尋覓到新的僱主,順利捱過眼前危機,但既要應付新工作,又要為了討回應得的薪酬,分神處理繁複的申請手續,對於打工仔而言,也是另一種非人折磨,誰又能受得了? 港府的施政理應本着「以民為本」的信念,破欠基金更應該以「救急扶危」為主,簡化不必要的行政程序及手續,而不是為了防止破欠基金遭人濫用,故意在過程中「雞蛋裏挑骨頭」!更何況,政府與市民之間,理應有着最基本的信任。在申請人提交基本資料後,港府大可以先預支一筆款項,讓申請人跨過難關;待申請人補齊資料後,才批出尾數。危難之時「特事特辦」,不正是現屆政府最擅長的手段嗎?
頭條社論
美國通脹升溫,美國聯儲局宣佈加息0.75厘,市場預期七月的議息也不排除以持續大幅加息,去壓抑高通脹失控,加息不再是心理預期,而且殺到埋身,加上俄烏戰事曠日持久,而中美角力風險難測,負面因素增加,對香港經濟以至港人生活,都有難以逆料的衝擊。面對風險驟升,必須格外小心,任何槓桿大的投資動作,都是不合時宜的。 聯儲局加息0.75厘之後,金管局將基本利率從1.25%上調至2.00%。即使香港本地銀行未有因美國聯儲局加息而採取特別行動上調最優惠利率。然而,金管局總裁余偉文提醒,港美息差擴闊會促進套息交易,港滙料維持偏弱。近期銀行結餘有下降之趨,已經跌破三千億,料流出趨勢會持續。有學者警告,一旦結餘降至一千億,銀行就面臨壓力,將要追隨美國加息。 加息已對經濟帶來衝擊,但更難推測的負面因素,俄烏激戰,如何收科?還有美國與中國對弈的發展,在在都令市場關注會否帶來新的衝擊。 金管局總裁特別提到市民,置業及借貸時,要考慮利率上升的影響及其還款能力。大家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必須三思而後行,減少借貸、不投機、不做動作,靜觀其變,持盈保泰,務求捱過這一場大風雨。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