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全球通貨膨脹在短短一年內一發不可收拾,甚至演變為政治問題,包含美、日在內的主要國家政府都正承受極大的政治壓力,畢竟物價相對於經濟成長,讓民眾更直接有感。就台灣而言,我們早在通膨惡化前,即已預示物價上漲將會是最有感的經濟傷害,必須及早積極處理,奈何物價上漲果真成為此刻最大的民怨。 為了因應物價上漲,美國終於在今年覺悟地展開升息循環。其實去年中起,從華爾街到學界早已疾呼聯準會升息,無奈聯準會仍遲至物價漲勢已難收拾的今年才展開升息,連美國財政部長、前聯準會主席葉倫都承認誤判通膨情勢。須知對物價的控制要能有功,貴在早期就捻熄火苗,但美國聯準會不但誤判、過度樂觀看待物價走勢,還維持超級寬鬆貨幣政策地火上加油,終至成為失敗範例。 台灣的情形與美國大致相同,前年疫情之初就降息、超發貨幣,也是到物價已上漲嚴重才開始升息。在此期間,央行及其他官員對物價的看法都是「並不嚴重」;然而並非所有國家央行都如此被動看待物價問題,南韓、紐西蘭等多國央行早已升息數次。葉倫認錯了,那麼與美國聯準會亦步亦趨,美不動我不動的台灣央行,實也可能犯了決策太慢、動作太小的錯誤。 南韓早在美、台升息前的半年升息三次,通膨問題依然嚴重,因此南韓央行的態度非常明確:持續升息。 央行過去常以台灣物價上漲不若美國嚴重為由,表示無需跟隨美國升息幅度。若由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來看,台灣的物價上漲率約3%確實小於美國的8%,但近來民眾已逐漸清楚不同國家的物價指數內含商品不同、權數不同,很難跨國比較,只適合自我跨期比較,更何況台灣CPI中某些價格漲幅較多的商品權數較低,致使確實低估了真實物價上漲的嚴重程度,造成與民眾真實感受的落差。 另一方面,各國民情對物價上漲的容忍度不同,也使得對消費行為的影響不一。 以台灣而言,由於普遍低薪加上薪資成長緩慢,導致向來對物價上漲極為敏感、容忍度低,因此,「台灣的物價上漲不若美國嚴重」實在不宜輕率脫口,央行更不宜對台灣的物價上漲抱持此種態度,尤其在上半年實質薪資已因物價上漲而開始滑落。 美國聯準會亡羊補牢,已宣示在物價上漲率回落至2%前將會持續大動作升息,未來兩個月都有可能各升息3碼,今年也將升足七次。 我國央行在3月升息1碼,已讓各界驚呼,猜測楊金龍總裁是否屬鷹派;此次央行理監事會,各界多預測央行可能僅升息半碼到1碼。面對近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這樣的猜測其實只顯示央行的鴿派形象已深植人心,也坐實了央行只有「寬鬆」和「非常寬鬆」兩種政策的看法。 各國央行積極升息以抑制通膨之際,也正遇到全球邁向停滯性通膨的困境。一般而言,此時打壓通膨可能會導致經濟進一步衰退,這也使得部分學者呼籲央行必須謹慎升息。但須注意的是,溫和通膨可能有助刺激消費與經濟成長,如今物價上漲之嚴重已使實質薪資滑落,民眾已開始因擔憂購買力下降而減少消費、提高儲蓄,反而使得經濟衰退的可能性更高,美、英、日等主要國家都已出現此種情形,台灣也不會例外。不積極升息以抑制通膨,才會是經濟衰退的開始。 此外,在5月美國升息2碼、台灣沒動的情況下,新台幣兌美元已迅速貶值2元,進口成本立即上升約7%,使得嚴重的輸入性通膨雪上加霜。此刻的台灣,通膨問題已較GDP能否保4重要許多,正因為「錯過時機,將加劇對經濟的損害」。因此我們呼籲央行能夠更鷹一些,只因緩慢而力道不足的升息只會使事態更加難以收拾。
明報社評
公屋平均輪候時間見20多年新高,房委會大會日內召開,不同人士各有倡議,有委員建議減少配屋的機會,加快上樓時間,亦有意見提出以樓花形式,提早編配公屋。縮短公屋輪候時間,治本之道唯有加快造地建屋,其他方法僅能治標,容易一法立一弊生,衍生其他問題;提早編配公屋,目的若是為了「造數」,令公屋輪候時間「好看一些」,更屬自欺欺人。房委會巧婦難為無米炊,造地建屋責在政府,就算3年上樓無望數年內實現,當局至少應說清楚,達至此目標,估計要額外興建多少公屋,並訂下相關工作藍圖。沿用「原班人馬」處理土地房屋問題,又無明確工作指標及時間表,市民難有信心。 配屋安排可理順 目的非「造靚條數」 近兩屆政府一再強調,房屋問題是重中之重,矢言加快覓地建屋,現實卻是公屋輪候時間愈來愈長。3年上樓是首任特首董建華提出的目標,因金融風暴提早達標,惟繼任政府停止造地多年,遺禍深遠。2012年,公屋仍能做到3年上樓,可是缺地建屋問題已相當嚴重,當局需要「見縫插針」。2017年政府換屆,公屋輪候時間已超過4年,及至今年更「破六」,平均輪候時間長達6.1年,是1999年以最高。觀乎未來5年公屋落成量,公屋輪候時間升至6年半以上,不足為奇。 候任特首李家超的政綱提出「公屋提前上樓計劃」,容許輪候者選擇提早入住一些配套設施未齊的公屋,希望加快上樓,房委會委員最近亦接連拋出不同構思。根據現行做法,輪候公屋人士有3次「揀樓」機會,有委員主張減為兩次,認為有助加快上樓。有委員則提出以樓花方式,加快編配公屋,意即由房委會將興建中的公屋單位,預先編配給輪候超過3年的公屋申請人,若當事人願意,可提早與房委會簽署租約。 短中期公屋供應嚴重不足,限米煮限飯,改善上樓安排、加快公屋流轉,當然值得探討,惟無論提前上樓、預配公屋還是減少「揀樓」次數,皆屬權宜之計,治標不治本,潛在問題亦多。公屋提前上樓計劃,估計可讓申請人早一年上樓,可是這跟安排市民住在地盤旁邊分別不大,各項社區配套皆未就位,就算申請者肯入住,入伙後起居問題必多。至於「揀樓」問題,如果很多人都用盡3次機會,等到最合心水單位才上樓,確會拖長平均輪候時間,一律減為兩次,申請者仍然「有得揀」,理論上似乎可行,惟實際同樣有不少問題。 根據審計署早年調查,約半公屋申請者在首次配屋時接受了房署提供的單位,用盡3次配屋機會的申請者只佔15%。減少一次配屋機會,可以減省當局一些行政工作,但對加快上樓幫助未必太大。另外,當局編配公屋,首次配屋地點通常較為偏遠,申請者不揀,不一定是「嫌三嫌四」,而是真的「揀不落手」,若減至兩次,即使申請者發現第二次配屋位置遠離家人上班上學地點,亦得接受,不能像目前般還有第三次修正機會。如要減少揀樓次數,當局處理申請者配屋區域範圍,可能亦要調整,避免嚴重錯配。 編配公屋樓花,倡議者解釋用意是協助申請者提前規劃上樓後的生活,如果輪候者提前兩三年知悉獲編配公屋地點,便能為工作及子女就讀校網等早作安排,亦可節省約半年的行政編配時間。可是亦有房委會委員擔心,提早編配會減少公屋供應彈性,萬一相關項目工程延誤或遇緊急事態臨時被徵用,準租戶無法如期入住,又難以臨時調遷其他屋邨入住,隨時大失預算。 定下縮短輪候指標 官員不達標須問責 當然,基層市民上樓慢且難,事急馬行田,跳出框框思考對策,拋磚引玉並非壞事,但一定要搞清楚目標,如果只是想「造靚條數」,將公屋輪候時間在數字上縮短一兩年,其實不做也罷。由於公屋平均輪候時間以首次配屋計算,以樓花方式「編配」公屋,理論上可以火速將輪候時間「縮短」至3年,推至極端甚至可以「零輪候」,然而任誰都曉得,如此「造數」根本自欺欺人,申請者等待上樓的時間,實際並無變短。 解決土地房屋問題,先要面對現實,當局應以「實際上樓」而非「首次配屋」,計算公屋輪候時間。提前上樓、理順配屋安排等措施,並非不可以做,惟付諸行動前必須妥善梳理潛在問題。縮短公屋輪候時間,釜底抽薪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加快覓地建屋。現屆政府表示覓得350公頃土地,未來10年可建33萬間公屋,但覓得的土地一日發展不了,依然是紙上談兵,若不大刀闊斧簡化造地流程,要建屋量追上需要,一點也不樂觀。運房局長早前評估,就算公屋建設進度符合預期,要做到3年上樓,相信要等15至20年。解決基層居住問題,不能等這麼久,政府若有心實現3年上樓,便應該立下「軍令狀」,就5年後、10年後公屋輪候時間縮短多少,定下嚴格又可行的具體指標,主事官員不達標便問責。唯有雷厲風行造地建屋,才有機會「告別劏房」。
星島社論
萬眾期待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將於下月二日開幕,館方昨天正式發售和預約周三免費門票,反應熱烈,可見門票定價合理,而北京故宮博物院借出的珍藏夠號召力,可望掀起一股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熱潮。港府應把握這次故宮館熱的契機,鼓勵中小學與館方合作多辦免費參觀故宮館,利用故宮珍藏培育學生對中華文化傳承的鍾愛,加強國民身分認同。 故宮館成人標準門票五十元,若要同時參觀特別展覽收費為一百二十元,學生、長者、殘疾人士和綜援戶則半價。雖然門票定價比北京和台北故宮博物館貴,但從館方昨天已發售和預約四萬張門票,佔首月可供預訂的十四萬張門票約三成,市民不惜在網上排隊逾一小時,主要搶購一百二十元門票來看,反映故宮館收費並未窒礙市民入場意欲,而且門票定價是大家都認為可接受的水平。 搶購貴價門票為睹國寶珍藏 貴價門票較搶手,因大部分人均想一睹由北京故宮借出為期三個月的三十幅國寶級書畫,包括王羲之的行書雨後帖(宋臨摹本)、虞世南的行書摹蘭亭序帖、顧愷之的《洛神賦圖》(北宋摹本)、宋徽宗唯一存世的《雪江歸棹圖》等,錯過了便要到北京故宮才有機會欣賞。特別展廳還舉行一個題為「馳騁天下:馬文化藝術」的展品,展出一百件來自北京故宮和法國羅浮宮的珍品,包括繪畫、雕塑、陶瓷精品,讓市民入場可一次過欣賞中法兩國有關馬的藝術珍品。 為慶祝香港回歸二十五周年,中央讓故宮借出逾九百件文物,當中一百六十六件屬國寶級藝術品。故宮館透過將這一些難得一見的國寶級書畫分三期輪流展出作為賣點,冀能吸引市民來完再來,再配合毗鄰M+博物館免費進場,將文化藝術氛圍帶進社區,藉此「省靚」西九文化區招牌之餘,亦藉馬文化藝術展覽,促進和鞏固香港發展成為中西文化藝術交流中心地位。 要將故宮館打造一個文化藝術交流平台,除了有賴北京故宮定期借出珍貴藝術瑰寶,並舉行主題式展覽,為展館保持新鮮感,亦要定期舉辦一些導賞團和工作坊,讓市民可從多角度認識及探索傳統文化藝術的內涵和奧妙,從而透過國寶文物認識中國歷史文化,提高對傳統文化藝術興趣。 要讓傳統中國文化藝術得以傳承下去,當局應從教育入手。過往在香港推動國民教育,最大難關是缺乏一些實體教材,最多是在暑假安排遊學團,到內地一些名勝觀光來增進對祖國的認識,在文化薰陶上所下工夫不多。港府應將故宮館作為讓學生認識國家和歷史文化的窗口,安排中小學定期參觀故宮館,由館方安排職員透過講座、演講和播放影片,以生動手法將陶瓷製作、書畫創作、中藥一些課本以外的知識傳授,將古人生活文化面貌呈現眼前,將故宮館變成歷史教育的實體課堂,既可提升其對中國文化歷史的素養,又可加強國民身分認同,成為推動國民教育的動力。 定期辦導賞團提升文物認知 可是,當局為了減低故宮館的營運成本,決定對入場學生收費,即使館方安排周三免費進場,但這仍不夠,要培育學生對中國傳統藝術文化的欣賞,屬長遠投資,不能太吝嗇,應仿效北京和台北故宮博物館讓十八歲以下學生免費入場,並與校方加強合作舉辦免費導賞團,好好運用故宮珍藏,說好中國故事,當學生對傳統藝術感興趣,若能免費入場便會不時前往,在耳濡目染下,相信會加深傳承文化的熱情和自信。 西九文化藝術硬件已齊備,如何發揮故宮館軟實力,既促進中西文化藝術交流,亦弘揚中華文化,增進下一代的國民身分認同,下屆政府須加把勁。
東網正論
香港自詡國際文明大都會,事事高人一等,實際上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不僅新冠死亡率冠絕全球,老鼠傳人的大鼠戊肝個案之多,同樣也是世界第一。這些不要臉的數字,折射出港產官僚更不要臉,他們毫不在乎香港的環境衞生和人命安全,尤以食環署敷衍塞責最令人不齒。 本港鼠患猖獗早就不是新聞,全港18區,區區都是老鼠樂園。本報率先報道的「群鼠噬豬殼」、「老鼠食雞」、「老鼠屋」等等,無不令人猶有餘悸。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昨日便討論食環署的滅鼠工作,並就港府向該署分兩年增撥5億元以加強日常滅鼠工作提出質詢。 可以看到,食環署獲得的滅鼠撥款年年增加,僅去年便獲政府投放逾7億元公帑,創過去5年新高;無奈成效不彰,該署年內收集死鼠及捕獲活鼠僅67,182隻,即平均每隻開支高達逾一萬元。現在再分兩年增撥5億元,意味一年消耗近10億元滅鼠,不可謂不令人咋舌。不惜工本投入資源,問題是,食環署有盡心盡責去做嗎? 儘管食環署官員信誓旦旦表示,今個年度將增加人手,包括在全港各區推行夜間防治鼠患行動,下月中起亦會新增23隊夜間防治鼠患流動隊,以及在深夜時段放置捕鼠器;本月開始,將密集式滅鼠行動進一步擴展至涵蓋轄下96個公眾街市和11個小販市場,亦會增設15隊人手,擺出大展拳腳狀;但誰都知道,食環署長期滅鼠失敗,不是資源不足、人手緊絀,而是該部門由上到下再到外判承辦商皆冇心冇肺冇靈魂,從來沒有用心做好份工,一味敷衍了事。 這樣說絕非無的放矢,申訴專員公署便多次公開炮轟食環署滅鼠不力並主動展開調查。公署直斥食環署以每半年一個周期進行鼠患指數調查,容易出現數據滯後,無法反映實況;部分前線人員對正確使用有毒鼠餌理解嚴重不足,沒有在包裝袋打上用作散發香味的小孔,影響成效。人員連打開鼠餌都懶,全部都是「Hea做」心態,老鼠怎麼可能不是愈滅愈有? 最不堪的是,即使外判清潔商表現不濟,在「過往服務表現」評分中得0分,一樣成功獲食環署批出合約;更離譜的是,防治蟲鼠組屢次被本報圖文並茂踢爆「蛇王吞泡」,例如西貢一隊5人外判防治蟲鼠組,曾被驚揭人員每天開工皆是吹水、睡覺、煲煙、食飯和打牌。但不管外界如何批評,食環署態度依舊,從來沒有反省改善,遑論有高官因此被問責。甚至前署長劉利群還獲林鄭擢升為食衞局常秘,好官我自為之。 人們實在不明白,搞衞生既非移山填海的大工程,何況港府資源豐富,逾萬元捉一隻老鼠一樣甘之如飴,為何食環署就是做不好?除了鼠患猖獗,本港疫情反覆、三無大廈烏煙瘴氣、店舖阻街、垃圾污水充斥大街小巷,俱一再證明食環署嚴重失職。一個城市是否文明,不是自己吹的,而是從街頭是否整潔、人們是否講究衞生去說明。當政府帶頭不重視環境衞生,這個地方自然百病叢生,還談何文明之城!
頭條社論
本港新冠疫情似有升溫趨勢,昨天新增七百三十七宗確診個案,即使公眾憂慮確診數字上升,會否預示第六波疫情到來,但學者仍判斷為第五波疫情的餘波,是低位之後的小反彈,認為可以維持現在的社交距離措施。不過,在放寬限聚令之後,酒吧業出現一鬆綁即爆疫的情況,反映行業的營運存在高危因素,故港府昨天出招,由周四起至本月二十九日,客人須持有二十四小時內快速抗原測試陰性結果證明,才可以進入酒吧、酒館、夜總會等場所,以撲滅酒吧業可能出現疫情的星星之火。 不過,單靠酒吧業自我監管,未必奏效,一來酒吧業未必有足夠人手,二來客人或會造假,當局必須與酒吧等處所業界商討,一方面設立舉報機制,當酒吧發現有客人疑弄虛作假,可以即時向執法部門報告,由人員到來處理,盡快消除有人散播病毒的風險;二是加強執法,有針對性地巡查酒吧,檢視監察客人的程序是否足夠及有效,同時頻密派員到場執法,對違反限聚令的營業者和客人作出檢控,務求把爆疫風險消滅於萌芽階段。如果酒吧或其他夜店持續出現新疫情爆發,當局要果敢收緊這些處所的限聚令,甚至再次勒令停業,有針對性地遏止行業爆疫。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