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疫情急遽惡化,台灣確診數躍居世界第一,而國內快篩劑嚴重不足,各地出現民眾排隊搶購的人潮,很多人因買不到而無法上班,「自主應變」從國外網購或請親友採購寄回,未料全被卡在海關,還被要求補上文件,並繳交數千元規費,讓「快篩之亂」繼續蔓延,再添深沉的民怨。 疫情持續二年半,衛福部及防疫指揮中心從未「充分儲備」各項防疫之藥品、器材及防護裝備,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基本責任,竟連民眾自力救濟、自費應急的防疫物資,還恣意阻擋,實在荒謬。難怪立委批評,這是政府無能、官僚殺人。食藥署雖勉強同意立委提案,但已卡在海關的仍不確定能否進來;未來民眾或可從國外限量郵寄政府核准品牌的快篩劑,指揮官陳時中竟說要等到6月底,屆時疫情恐怕已過高峰,醫療體系早已癱瘓,多少寶貴性命被犧牲,政府這種慢郎中的態度與速度,實在令人憤恨。 由此可見,政府無能、失職之餘,還敢嚴格管制,民眾實在忍無可忍。指揮官一邊說快篩劑數量不夠所以很貴,一邊又嚴苛管制進口,又把訂單交給有關係卻不健全的企業,還搞特定品牌的配給實名制。背後最關鍵的心態,就是以指揮之名,行管制之實,根本就是只想做官,而非為人民的安全福祉做著想。 財經理論與實證研究指出,貪汙的最主要溫床就是政府做不必要的管制,包括須經政府許可才得進口,複雜的審核法規,冗長、不透明及未說明期限的審核程序等,因為國家可透過法規、制度或行政手段的限制,介入資源的分配,使得官僚的裁量權擴大,而產生貪腐的機會。同樣的,若政府用看不見的手,干預市場造成不完全競爭,不僅會使企業獲得超額利潤,也會使官僚獲得分紅包的機會,官僚的權力愈大、市場競爭程度愈低,貪汙的機率就愈大。 以上述財經觀點來剖析官僚行為,就不難理解指揮中心以及食藥署,自疫情爆發以來的種種不合情理的作為,包括防疫物資老是準備不足,因而製造奇貨可居的機會給關係人;以扶植國內產業為名,對特定人採購疫苗但效果不彰,少人問津;用實名制限量配給,創造關係人超額利潤的空間。種種這些作為,也就可以理解為何政府排斥民間捐贈疫苗,阻擋人民自力進口快篩劑等。 更可怕的是,民眾的第四權,也就是透過媒體監督政府的權利,在政府管制媒體之下,已形成「順官者生,逆官者亡」的生態,甚至成了政府行政權的附屬品,幫政府辯護或掩蓋真相,人民只能用好久才能行使一次的投票權,來約束或導正官僚的行為,但整個國家、社會已付出慘重代價。 因此,要減少官僚貪汙或倒行逆施,最有效的方法便是,人民要大聲地向政府施壓,要求解除快篩劑的管制,開放民眾可以自行進口快篩劑,就像民眾可以自由從國外採購或寄回溫度計、血壓計、維他命等物資一樣,因為這些都沒有「安全」的顧慮。 第二步就是,政府用納稅人的錢進口的快篩劑,應該免費供應。8,400億防疫特別預算中,真正防疫只占了17%。而已經支用的7,000多億中,快篩試劑竟然只花5,000萬而已,充分顯示政府從來就沒有要超前部署。現在要花納稅人的錢100億,緊急進口1億劑,將來還要向人民收取1劑100元,等於是剝人民兩層皮,更證明政府只想超「錢」部署,賺取100億的收入。6月底即將到期的特別預算,還有1,300億元並未支用,政府應該亡羊補牢,展現決心,為「快篩之亂」解套,現在不用來採購防疫物資,還想要求延長一年適用,怎對得起人民?
明報社評
港匯受壓,觸及7.85港元兌1美元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金管局3年多來首度入市捍衛匯價,一天兩度承接港元沽盤,合計逾56億港元。美國通脹高企,聯儲局加息令美元走強,主要貨幣兌美元匯價大跌,預料未來一段時間,港匯將持續偏弱,這次金管局買港元沽美元操作,相信只是開始。現時本港銀行體系結餘多達3300億元,水頭充足,短期加息壓力不大,但未來數月美國通脹、美息走勢充滿變數,資金從本港銀行體系流走,速度可以顯著加快,一旦銀行要跟隨美國加息,勢必加重供樓人士負擔,港府和市民要密切留意,不能大安旨意。美元強勢影響全球資金流向,部分國家底子較弱,可能出現金融危機,環球經濟陰霾重重,香港需格外小心。 香港夠彈藥支持聯匯 港銀加息壓力莫低估 根據聯繫匯率制度,港元匯率按市場供求,於7.75至7.85的兌換保證範圍內浮動,當港匯下跌觸及7.85水平,金管局就要履行「弱方兌換保證」承諾,應銀行要求,以7.85兌換水平買港元沽美元,從而支持港元匯價,保持在浮動範圍之內,有關操作會令本港銀行體系港幣結餘相應減少。金管局對上一次買入港元是2019年3月底,事隔3年多,昨天金管局再要按機制出手,先於紐約交易時段承接超過15億港元沽盤,其後又於香港交易時段「接貨」近41億港元,兩次操作合計涉款56.68億元。 金管局執行弱方兌換保證,乃是聯匯制度設計下的正常操作,沒迹像顯示港元面臨狙擊,又或出現異常狀况(下同)。昨天金管局亦強調,港元市場繼續運作有序,局方會密切監察市况,繼續維持貨幣及金融穩定。回看金管局上一輪買港元沽美元操作,大背景是美國加息美元走強。今次金管局出手,背景同樣與聯儲局加息有關,然而必須指出,當年美國通脹率仍明顯低於2%,加息主要是希望推動貨幣政策正常化,相比之下,現時美國面對超過8%的通脹率。這一差異會直接影響美國加息步伐,以及美匯、港匯未來一段時間走勢。 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以量化寬鬆及超低息環境救經濟。2015年底,聯儲局試圖將貨幣政策正常化,3年9度加息1/4厘,聯邦基金利率升見2.25至2.5厘。單計2018年,聯儲局4度加息,美元升勢尤其凌厲,港元受壓,金管局由2018年4月起的1年內,累計向銀行買入超過1200億港元,當時銀行體系結餘一度降至542億元。目前香港銀行體系結餘超過3300億元,另有金管局逾1萬億港元外匯基金票據為後盾,捍衛聯匯不成問題,不過當下外圍經濟狀况,明顯比2018年時凶險,香港不能大安旨意。 過去1年,美國通脹愈演愈烈,聯儲局遲遲未收緊貨幣政策,犯下重大錯誤,今年3月才展開加息周期,預料聯儲局今年加息7次,未來數次加幅,半厘是「基本」。按此步伐,聯邦基金利率年底將升見2.75厘至3厘,惟一些學者質疑,這樣的息口水平,是否足以顯著壓低通脹,尤其是導致美國高通脹的因素,部分屬於結構性、勞動力緊張推高工資成本是一例,另外供應鏈問題、俄烏戰爭西方制裁等,短期亦不可能消失。 前天美國勞工部公布,4月消費物價指數按年升8.3%,較3月份錄得的40年歷史高位(8.5%)略有回落,但高於市場預期。有投資者堅信「通脹見頂回落」信號已現,亦有人持保留態度。克利夫蘭聯儲行長梅斯特表示,倘若下半年通脹水平沒有回落,便需增強加息力度,這意味美元有機會進一步走強,環球資金流向和匯市,不排除出現更多波動。今年以來,各大主要貨幣兌美元均顯著下挫,日圓跌勢尤急,英鎊亦有壓力,昨天人民幣在岸價及離岸價,均跌至近20個月新低。部分底子較弱的新興經濟體,面臨資金外流壓力,貨幣急貶,倘若惡化下去,隨時連環爆發金融危機。 美國但求自救,不會考慮其貨幣政策對其他經濟體的衝擊。此刻本港資金雖然充裕,如果美國加息提速、美元強勢持續,金管局要密密「接貨」買港元,本港銀行體系結餘流失速度,可在短時間內顯著加快,一旦跌至1000億港元以下水平,本港銀行就有加息壓力,一些分析師估計,這個情况可能今年底就出現。美國上個加息周期,9度上調利率,香港銀行由於資金充裕,最優惠利率只加了一次,幅度僅為1/8厘,對供樓人士影響輕微,不過眼前美國和環球經濟形勢,跟當時很不一樣,若因為上次經驗,以為今回也「不過而已」,掉以輕心結果可以是吃大虧。 美國高通脹高負債 應對有失誤己誤人 美國經濟不明朗,看好者深信可以軟着陸,亦有人擔心滯脹硬着陸;美國今秋中期選舉,有人甚至懷疑一旦下半年經濟衰退美股大跌,聯儲局會否先保經濟,通脹未受控便暫緩加息再量寬,倘若外界開始質疑聯儲局遏制通脹決心及能力,金融市場必將出現重大震盪。民主黨選情告急,遏抑通脹是白宮眼前要務。中美鬥爭激烈,拜登上台以來,一直不肯大舉撤去特朗普時代對華貿易戰措施,然而最近拜登據報亦考慮撤銷向中國貨加徵關稅,希望減輕通脹壓力。美國高通脹高負債,華府如履薄冰,稍有差池隨時誤己誤人,香港必須打醒十二分精神,提防突如其來衝擊。
星島社論
政府在西環邨監測污水時發現病毒數值特別高,昨午決定對全邨五座進行圍封強檢,而在圍檢消息公布前,港大醫學院卻偷步發出內部緊急預警通告,呼籲師生不要在堅尼地城區內用膳。港大醫學院在處理今次事件看來過分草率,搶閘發疫警,引起區內甚至全城對新一波疫情爆發恐慌。 港大醫學院昨早通過社交媒體向師生發出緊急通告,指堅尼地城及周邊地區可能出現大型感染群組,呼籲師生們本周不要在該區用膳或參與任何要除口罩的活動,而在進入醫學院大樓前,須上載當日快速檢測結果。消息瞬即被傳媒廣泛報道,全城都關注西環是否爆疫,直至下午三時半,港府宣布圍檢西環邨,並向港大宿舍及多幢大廈的居民派發快速檢測包,才知葫蘆裏賣甚麼藥。 不當披露疫情或有損專業 港大醫學院偷步發疫警通告的做法,實在有檢討必要。首先,港大自前年十月與政府合作,透過抽驗各區污水的病毒數值,從而縮窄爆疫的社區範圍至個別大廈,讓政府可對疫廈進行圍檢,將潛在感染者揪出來隔離。污水監測系統運作至今暢順,港大之前從未試過在掌握第一手污水病毒數值後發出內部警告,今次這樣做並不尋常。 從保護港大師生、職員健康的角度來看,這做法似無爭議,讓師生盡量減少進出區內食肆和公眾場所,規避染疫風險,但問題是污水病毒量數據是來自與政府的合作項目,並不屬於港大,而港大醫學院並不是私營機構,應保持專業操守。更重要是這個議題關乎公共衞生,不但影響堅尼地城居民,甚至牽涉到全港市民,而不是港大內部問題那麼簡單。故此,港大在政府公布前發疫情訊息,打個比喻,猶如獲知內幕消息卻偷步入市般不恰當。 此外,港大醫學院掌握最新污水數據,認為事態有逼切需要發內部預警通告,但究竟情況是否真的那麼嚴重?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在簡報會上沒透露污水病毒量數值,只強調比疫情緩和下的病毒量相對很高。事實上,被圍檢的西環邨暫時只有四戶共五人確診,令人不禁質疑港大醫學院通告中所說的「大型感染群組」有否誇大其詞。 港府在今次事件中也有責任問題,並不是官員簡單一句理解港大決定便了事,須檢視港大此舉是否恰當,因大家是合作夥伴,港大因手握污水監測的第一手資料,發現疫情有「燒埋身」,便向師生發警示,其他大學若發現所在地區有小規模爆發,是否也可以有樣學樣?港大發警示是根據甚麼準則,事前有否跟政府溝通?若西環邨疫情真的很嚴重,港府其實應像上次將伊利沙伯醫院改為專收新冠病人時,向全港市民發出手機警示才對。 港大發緊急通告的手法草率,未經深思熟慮,因這並非內部通訊那麼簡單,有廣泛轉發外流的風險。若日後疫情證明嚴重到出現大爆發,港大內部或者可以得分,假如只屬零星反彈,便有損港大醫學院的威信。 被標籤「疫區」商戶生意大減 更重要是,港大的內部通告經傳媒廣泛報道後,市民可能將西環堅尼地城一帶標籤成「疫區」,只會盡量遠離該區,更不願在周末期間冒險光顧該區食肆,令生意大受影響,有食肆指昨天生意大減三分二,對剛有起色的食肆無疑是一次打擊。 港大醫學院須吸取教訓,除了要科學應對疫情,在處理和發放與疫情有關的數據和資訊時,更須以公眾利益為依歸,而港府亦須做好監管,以免亂發緊急警示嚇人事件再現。
東網正論
昨日陰雨綿綿,不時吹起陣陣涼風,行人無不感到絲絲涼意。然而,更教港人心寒的,莫過於房委會昨日公布,截至今年3月底,平均輪候公屋時間再度攀升,又一次印證「紀錄係用嚟打破」的說法並非虛話!衣食住行乃民生基本,港人如今最大訴求,也不過是安居樂業而已。買樓置業早已成為可望不可即的夢想,如今連輪候公屋也變得遙不可及,港人身陷困局,又何談快樂呢?難怪最新調查顯示,港人的開心指數再一次降低! 「安居樂業」這一目標,聽起來很崇高、很偉大,但實現起來,其實很簡單。有一個居所,能夠安定地生活;有一份工作,可以愉快地賺錢;港人的訴求也不過如此!殊不知,回歸25年以來,港人這小小的願望,變得愈來愈困難。根據房委會最新數字,如今有約14.75萬宗一般公屋申請,以及約9.77萬宗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一般申請者和長者一人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均較上一季分別上升了0.1年。其中,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公屋時間升至6.1年,至於長者一人申請者也升至4.1年,兩者同創1999年以來新高,足見苦候公屋的情況日趨惡化。 房委會解釋,平均輪候時間上升的主因,是今年第一季有多個大型公共屋邨項目陸續入伙,讓為數不少且輪候已久的一般申請者獲編配公屋,他們的輪候時間因而反映在最新的平均輪候時間之中。這意味着,有相當一部分申請者的輪候時間,遠超出平均輪候時間;換言之,一般申請者能夠在6.1年內獲編配公屋,已是最理想情況,實際需要輪候7、8、9年,甚至10年,也不足為奇。 須知道,港人對於「安居」的要求已一再降低,公屋本來就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假如有能力,試問誰又不想買樓置業呢?正因為本港私人樓價高企,基層市民難以應付樓按每月供款,才會選擇輪候公屋。然而,市民的退讓,換來的卻是輪候時間一再延長;為了生存,基層被迫蝸居在環境不佳的劏房之中,且租金昂貴得猶如「替人供樓」,每月大部分收入皆花在租金之上,諸如衣、食、行的可用額度降低,變相降低了市民的生活質素。 雪上加霜的是,香港近年來先後遭受黑暴破壞、疫情侵襲,再加上現屆政府無能、官員無道,25年來的發展遭一鋪清袋,經濟變得疲弱不堪,愈來愈多人加入失業大軍。「安居」不成,連「樂業」也無從談起;別說是生活,如今港人連生存也變得困難,如何苦中作樂呢!近日有社企委託大學的調查顯示,今年度無論是家庭開心指數,抑或個人開心指數,均較去年為低,或多或少也印證了這一切! 住屋問題困擾港人已久,過去數屆政府均曾承諾解決,卻愈做愈差,問題愈演愈烈!本港即將迎來新一屆政府上場,新的特首能否為本港帶來新氣象,成功實現由亂及治的轉變,仍是未知之數。除了通關、經濟復甦之外,切實解決社會民生各項難題,也是新政府的重要任務之一。只有讓市民安居樂業,本港未來方能實現長治久安!
頭條社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歐盟對擺脫俄國天然氣早有盤算。從2009年俄烏發生天然氣價格爭端,俄國切斷經由烏克蘭到歐洲的管線供氣,到2017年奧地利天然氣站爆炸、2021年全球天然氣價格飆升等事件,讓歐盟陸續提出、修正一套天然氣安全供應法案。 歐盟就將完成與成員國的協商,正式實施在年底前禁絕俄國石油進口的制裁政策。緊接著,難度更高的天然氣脫俄時間表也將被逼上議程。接下來的問題是:怎麼做到? 歐盟宣布年底前全面禁止俄國原油 美國石油進口量只有3%來自俄羅斯、天然氣更是零,因此美國早在3月就宣布要完全禁止來自俄國的石油、天然氣和煤。但對歐盟而言,斬斷與俄國能源貿易要比美國難上數十倍,因為不論油、氣、煤,俄國都是歐盟最大進口國,進口依賴度在2019年分別達27%、41%、47%,其中又以德國的交易量最大。 這也是為何直到德國點頭後,歐盟才在4日宣布年底前全面禁止俄國原油,數日後又為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捷克開小門,以他們的基礎設施趕建不及為由,讓三國延到2024年再戒斷俄油。歐盟待取得27個會員國共識,就會正式推出禁令。 俄國原油最方便可行的替代來源是中東。標普全球商品洞察(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指出,伊拉克和沙烏地阿拉伯將是歐洲煉油業者最先爭取的對象。德國也提出將從東北部和波蘭的港口運來他國石油,以取代原先直接從俄國拉過來的油管。 事實上,根據前述標普報告,德國已在俄侵烏後快速轉換石油交易商,讓它對俄國原油的依賴度從戰前35%降到12%。 不過,由於中東產油國對提高產量興趣缺缺,歐盟能源脫俄的大動作勢將衝擊全球油價。為了抑制俄烏戰爭以來的油價飆漲,美國已釋出創歷史新高的戰備儲油量,甚至考慮鬆綁對委內瑞拉的石油貿易制裁,下半年再加入歐洲因素,油價更易漲難跌。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