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宜蘭縣政府日前重新制定「宜蘭縣礦石開採特別稅自治條例」,決定參考花蓮縣礦石開採稅的實施經驗,大幅提高課徵標準,從每公噸10元上調為30元。花蓮縣調升礦石稅時曾引發許多訴訟,迄今仍未定案,且法院判決似乎多不利於花蓮縣府。如今,宜蘭縣勇敢的決定「花」規「宜」隨,毋寧是一項爭取地方課稅自主權的冒險與挑戰,社會輿論理當予以更多的關注。尤其是,身為主管機關的財政部更應挺身而出,儘速修正地方稅法通則,以徹底解決此項紛爭。 宜蘭縣這次調漲礦石稅的背景有三大特色:第一是調漲的理由係現行稅額與相鄰的花蓮縣(每噸50至70元)相比,明顯偏低;第二是稅額調漲的發動者為縣議會,縣政府完全是依據縣議會決議照章行事;第三則是原自治條例實施日期至112年11月30日才屆滿,縣府為調漲稅額先廢除現行條例,然後再另制定新法。這幾項特色對宜蘭縣政府調漲礦石稅的正當性及其未來發展,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首先,在政治現實上,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民代,對於增加民眾或企業稅負的法案,大都會傾向採取反對的立場。從而,行政機關在推動租稅改革時,最大的阻力亦多來自立法委員或議員的杯葛。未料這次宜蘭縣議會卻一反過去民代給人的刻板印象,竟然在臨時會主動要求縣府提案,調升礦石稅的稅額,並限定於下個會期送議會審議。 然而,這個看似突兀的舉動,不但顯示出現行地方政府的財政困窘,亟需增闢財源,更重要的是連地方民代都對地方財政自主性的偏低與租稅自籌能力的不足,感到不滿。我們當然知道宜蘭縣議會之所以敢堅定要求提高礦石稅額,一乃因該稅的課徵係基於維護資源環境永續的理由,課稅正當性充足,民意支持度較高,另一則為此稅的負擔乃係礦石製品的消費者,大部分皆可轉嫁給縣外民眾,對本縣居民影響甚微,不至引發民怨。顯然議會還是沒能完全擺脫政治考量,但對宜蘭縣議員這次的表現,我們仍然高度肯定與支持。 依照花蓮縣的經驗,宜蘭縣這次調漲稅額比率高達三倍,很可能也會引發廠商反彈而遭到控訴,步上花蓮縣後塵。對此,宜蘭縣亟應廣泛搜集相關資訊,並維持與花蓮縣密切聯繫,為未來可能的併肩作戰,做好更充分準備。例如,花蓮縣在2016年時,即是先廢止執行期間尚未屆至的條例(稅額10元),同時並另公布新條例而將礦石稅額重新訂為70元。 花蓮縣礦石稅訟案的爭點,主要是廠商認為花蓮縣府違反地稅通則第4條,地方「得就其地方稅原規定稅率(額)上限,於百分之三十範圍內,予以調高,訂定徵收率(額)」的規定。宜蘭縣這次調漲三倍,被廠商援例提告的可能性非常高,不可輕忽。 識者皆知,台灣地方稅因特殊歷史背景可概分為二類,一為中央立法者,一為地方自主制定者。綜觀地稅通則第4條的立法意旨與說明,清楚可知條文欲規範的地方稅係指由中央規定稅率(額)者,與地方以自治權力訂定的地方稅無涉。然由於法條文字表達未盡明確,致衍生出不當擴大適用之爭議。 為免此類爭訟不斷發生,戕害地方租稅努力誘因,財政部亟應盡速提出修法。只要將上述條文中之「其」字刪除,改為「中央立法之」五字,即可根本解決此一問題。
明報社評
6年前迷你倉四級大火,兩名消防員英勇殉職,死因庭裁定死於不幸。迷你倉大火後,政府雖然收緊監管,加強巡查執法,可是迷你倉消防隱患仍在,業界認為規管新措施「扼殺生存空間」,提出司法覆核,有迷你倉嘗試鑽空子規避監管,有迷你倉不遵從消防處的消除火警危險通知,並以「官司未完」為由,拖延當局檢控。當局加強違規執法,雷聲大雨點小,數年來只有49間違規迷你倉完成檢控,懲罰亦無阻嚇力,合計罰款僅約80萬元,至於引入發牌制度規管亦無下文,政府做事半吊子不到位,又見一斑。死因庭就慘劇提出多項建議,包括發牌規管經營迷你倉、工廈租戶須出席防火演習,當局應認真處理,亡羊補牢。 迷你倉大火消防殉職 政府加強監管未到位 2016年6月,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四級大火,焚燒5日4夜合共108小時,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庭經過65天研訊,裁定二人死於不幸,意指兩人為了保護市民生命財產,合法進入火場,卻因節外生枝情况而罹難。裁判官讚揚兩名遇難消防員明知火場情况惡劣,仍主動請纓救火,令人欽佩,強調二人是「英勇殉職」。死因研訊還原事件始末,火災由冷氣機故障引起,迷你倉間隔複雜恍若「迷宮」,部分走廊闊度不符消防要求,防火設備亦不合規格,員工發現倉內起火,上司與老闆卻就是否報警有分歧,擾攘半小時才有人報警,其時火勢已迅速蔓延。兩名殉職消防員分別於火災首天及第三天進入火場,不幸與隊友失散,救出時已不省人事,送院搶救後不治。 死因研訊揭示消防處一些缺失,例如其中一名殉職消防員所攜的對講機,乃是不設緊急求救掣的過時型號,不能與其他煙帽隊成員所持的數碼式對講機溝通;兩名消防員失去聯絡後,現場消防並無啟動俗稱「MayDay」的緊急搜救程序。裁判官表示,案發時該款舊式對講機應已全面停用,不明白為何仍有部門使用,同時也批評火警現場指揮督導不足,建議消防處檢討改善。事隔6年,消防處有否針對複雜間隔火場,為消防員提供足夠相應訓練,仍然受到質疑,缺失不足當然要補救,然而迷你倉違反消防規定、防火措施馬虎,明顯亦是一個「計時炸彈」。 迷你倉的興旺,始於1990年代本港大量工業北移,不少工廈空置,一些生意人想到可以將樓層間成多個獨立儲物空間出租。香港寸金尺土,港人「愈住愈細」,租借迷你倉放置物品,成為不少人解決家居空間不足的方法。迷你倉成行成市,部分經營者千方百計將有限空間「用到盡」,逐利為先,忽略消防安全。政府監管粗鬆,及至6年前鬧出奪命冲天大火,才收緊迷你倉防火標準,包括倉內走廊須闊2.4米、倉內窗口佔總面積應不小於十六分之一、儲存高度不得超過2.35米等。另外,消防處亦對全港迷你倉展開巡查執法行動,先後向近千間迷你倉發出通知書,要求消除火警隱患,諸如間隔佈局安全問題、窗口數量不足或遭阻塞等,當中約200間因為未有遵從遭檢控。 業界拖字訣拒遵要求 政府研發牌制無下文 政府擺出雷厲風行從嚴執法姿態,細看數字卻有雷聲大雨點小之嫌。當局數字顯示,本港現存正營運的迷你倉約有700間,當中確定沒有「常見火警危險」的只有374間,意味近半數迷你倉仍有火警隱患;200多宗檢控個案中,已完成檢控的僅得49宗,不夠四分之一,涉及罰款額近80萬元,相當於平均每宗個案僅罰萬多元。當局收緊迷你倉防火規定後,曾有業界人士說,若要遵從規定拆窗大改間隔,估計要花約70萬元。政府罰款少處分輕,對違規經營者毫無阻嚇力。 有迷你倉經營者不願斥資改動間隔,千方百計鑽空子避開規管,亦有業界人士稱,改裝工程期間要停業,部分租客不在香港未能聯絡,公司不能隨意移動租客用品,現實執行有困難,云云。部分迷你倉經營者則企圖以法律手段,採取拖字訣。3年前,有經營商提出司法覆核,揚言消防處對迷你倉的限制,超越《消防條例》賦權,對行業構成歧視及違憲。翌年高院拒批覆核許可,指出不少新加入行業的迷你倉經營商願意配合政策,形容申請方的「消防處越權」說法荒謬,可是一些經營商至今仍以「業界考慮上訴」為由,拒絕遵從消防規定改裝,亦有面對檢控的經營商以「等候司法覆核結果為由」,申請押後案件。 迷你倉消防隱患未除,政府執法不力,部分經營商消極不合作,長此下去,災難實有重演可能。消防安全事關大眾,業界縱有難處,亦要負起糾正責任,不能只看眼前近利,對消防規定置若罔聞,當局有責任督促違規迷你倉盡快遵辦。迷你倉四級大火後,消防處曾表示會研究引入迷你倉發牌制度,加強監管,惟之後缺乏進展,去年政府回覆立法會議員提問,說法模糊,令人覺得當局已放棄發牌念頭。昨天死因庭重提發牌規管,建議政府積極考慮,當局應認真跟進,若不打算引入發牌制度,就應公開解釋,清楚說明原因,不應閃爍其詞。
星島社論
南韓總統尹錫悅昨天宣誓就職,其外交政策取向將牽動東北亞以至整個亞洲局勢,頓成中美爭相拉攏對象,新一輪外交暗戰亦隨之展開。本來鷸蚌相爭,漁人得利,但假如尹錫悅受制於種種現實環境,在中美角力加劇下選邊站,隨時得罪一方,遏華代價高昂,更可能觸怒北韓,相信他會在中美之間尋求平衡,續取得美國的安全保障,亦保持與華經濟合作關係。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以元首特使身分出席尹錫悅就職禮,屬超高規格安排。過往中方只會派副總理級官員出席,但今次卻由正國級官員出馬,對南韓的重視不言而喻,藉此傳遞要強化雙邊關係的訊息。至於美國代表團是由沒官職的副總統賀錦麗夫婿任德龍率領,規格比不上中國,但真正重頭戲是總統拜登下周五親自訪韓,無疑是用實際行動來提升尹錫悅這位「政治素人」的地位,因這是拜登上台後首次出訪亞洲,而首站是先飛首爾再飛東京,也是歷來美國總統最快接見南韓新總統的一次,凸顯南韓的重要性。 尹錫悅須掂量遏華代價 拜登高捧尹錫悅,目的是想將南韓收編成印太戰略的一顆棋子,來遏制中國。他下周之行,相信是要在近月北韓頻頻試射導彈的挑釁下,商討加大美韓聯合軍演的頻率和規模,甚至推動落實美日韓三邊軍事同盟,為南韓提供更強而有力安全保障,並爭取南韓參與美日澳印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再配合美國明天與東盟舉行峰會,試圖游說東盟也參與印太戰略,應對中國崛起。 儘管拜登試圖將立場親美的尹錫悅拉攏過來,但要尹全面倒向美國遏華卻有一定難度。首先,中國是南韓最大貿易夥伴,對韓經濟非常重要。韓中去年貿易額高達三千六百億美元,佔南韓整體貿易額逾兩成八,比韓美和韓日貿易額總和還要多,而中韓互相投資達到一千億美元,南韓一些重要原材料來自中國,而中國更是韓流的最大消費市場,倘若他為了討好拜登而加入圍堵中國,將嚴重損害南韓經濟利益,無疑拿起石頭砸己腳,只會引起韓企和民眾不滿。 尹錫悅在大選中以些微多數票險勝,社會嚴重撕裂,而他只控制總統府,國會仍由反對黨把持,大多數議員都支持與華維持友好合作關係,一旦他貿然倒行逆施,勢必遭到在野黨派和民眾反彈,將要付出沉重政治代價。這解釋他在公布施政大綱時,沒有將追加部署薩德導彈列進去,並強調有必要與中國發展合作關係,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推進雙邊關係。 至於美國致力推動美日韓三邊軍事同盟,應對中朝威脅,純屬一廂情願,完全忽視日韓歷史宿怨,難以促成雙方衷誠合作的現實。過往親美保守派總統如李明博和朴槿惠上台後,都曾試圖大力推進,結果均落得滑鐵盧,更遑論尹錫悅現時陷入「朝小野大」困局,更難推聯美日遏華政策。 務實應對免成三國磨心 尹錫悅在競選時對北韓態度強硬,但昨天在就職演說時卻放軟身段,強調將為和平解決北韓核問題打開對話之門,若北韓實現無核化,願意幫助平壤改善經濟,因他明白到一面倒親美和對北韓愈強硬,只會令對方作出更挑釁行動,使朝鮮半島更不穩定,影響投資者信心,拖慢經濟復甦步伐。 尹錫悅自知國內外形勢複雜,須務實應對,即使有意奉行親美外交,也無法忽視中國和北韓的存在,須在中美朝之間取得平衡,步步為營,若貿然打破這個脆弱均勢,首當其衝受害的只會是南韓。
東網正論
加風呼呼吹,基層有誰憐。2022年可謂加風四起的一年,儘管疫情仍未完全平息,但民生事項的加價消息接踵而至。最新一例,港府批准的士加價申請,7月17日起,全港的士落旗調高3元。連同早已獲批的巴士加價,而專線小巴和電車等又排住隊申請加價,基層市民只能勒緊褲頭度日。 加價後,市區、新界的士、大嶼山的士起錶價分別為27元、23.5元和22元,首段跳錶每跳加兩毫,後段跳錶每跳加一毫。業界早前建議市區的士起錶加價至30元,由於現時加幅比原建議為低,港府大條道理為批准加價背書。運房局表示,政府審批的士收費調整的申請時,考慮到的士從業員的收入和營運成本的轉變、市民的接受程度,以及的士和其他公共交通工具的收費差距等;的士業受疫情及營運成本上漲影響,市區、新界及大嶼山的士租車司機在去年每月平均淨收入,撇除通脹後較2019年更低,較難吸引新人入行。政府注意到加價會增加乘客的交通開支,審批加價申請時已充分考慮各項因素。 欲加之價,何患無詞。港府忽然關心起的士司機收入,如此解釋只會令人忍俊不禁。要是當局真的關心的士司機待遇,為何不規管車租過高的問題?早就有議員指出,不少的士司機均憂慮加價後車主會加租,同時令市民乘車意欲降低,陷入惡性循環。惟運輸署署長卻化身車主代言人,認為車主有其成本考慮,對加租已很克制,今次加價獲車主及司機歡迎云云。說到底,港府一向嫌貧愛富,政策從來只向資方傾斜,勞方以至小市民權益則從來不在他們考慮之列。即使現在亟待重建疫後經濟,市民生活艱難,當局也一於少理。 事實上,本港經濟受疫情打擊,加上嚴苛的社交距離措施影響,所有數據均向下跌,失業率則飆至百分之五,申請一萬元失業援助金者達到47萬人之巨,比官方公布的失業人口高出許多,連消費物價指數亦按年上升1.7%,堪稱衣食住行樣樣貴,活在香港甚艱難。很可惜,不管民生如何維艱,一樣敲不醒港官麻木不仁的神經。君不見,兩電早前公布3月燃料調整費水平,港燈每度電的燃料調整費將增至34.5仙,較2月的27.3仙多7.2仙,升幅達26%,堪稱飛擒大咬;中電則加1.1仙,每度電盛惠39.7仙,增約3%,同樣驚人。這還未止,巴士公司今年元旦後已率先加價,多條專線小巴、電車等亦先後向運輸署申請加價;港鐵今年雖凍結票價,但根據機制累積了3.35%的延後加幅,若明年經濟好轉,有機會加價近5%;適逢今年房委會檢討公屋租金,居民面臨加租壓力,以港府對加價申請無任歡迎的作風,苦日子還在後頭。 當然,港產官僚享受世界級高薪,市民日子過得如何苦,他們一樣吃香喝辣,毫無知覺。林鄭最近更越俎代庖,為下屆政府的政治任命官員加薪,與基層被裁員減薪不可同日而語。想當年六七暴動,也是由天星小輪加價觸發,當貧無立錐之地,社會穩定便無從談起,執政者豈可不戒!
頭條社論
人氣男團Mirror宣佈七月底在紅館連開十場演唱會,門票未正式開售,全城撲飛,有人聲稱有門路,在網上放售,炒價高達數萬元一張,令人咋舌。社會再次有聲音,要求推行門票「實名制」,以杜絕黃牛黨,當局宜認真考慮立法。 「黃牛黨」炒飛,不時發生。一八年日本作曲家久石讓來港舉行音樂會,門票開售十分鐘被搶購一空,狂炒至一萬四千元一張,主辦當局宣佈加場並引入「抽籤實名制」,成功趕走黃牛黨。其後,多個大型戶外音樂會採用門票實名制,觀眾提早到場確認身份,過程暢順,驗票問題不大,故門票實名制並非想像中難以落實。 現今以手機上網購物,過數便捷,留有紀錄,變相令手機可以作為身份的確認用途,即使有業界認為實名制涉觀眾私隱,但問題不大,最佳例子是「安心出行」,只要程式有規限用途,外洩私隱風險不大。至於核對,多次大型活動實例說明,只需多一點時間和人手安排,問題也不大。 為了保障市民有平等觀賞娛樂節目的權利,並遏止有主辦機構故意製造一票難求的聲勢,當局應加強監管演出門票的發售,把將紅館、伊館納入《公眾娛樂場所條例》,條例訂明不容許任何人以高於門票本身的價值售賣門票,同時要求業界減少內部認購,更重要是推行實名制售票,把售票安排納入正軌。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