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美國聯準會(Fed)4日會議決定升息2碼,明示6月及7月兩次會議都應該再各升息2碼,並宣布從6月起分階段啟動縮減資產負債表流程;升息與縮表雙刃齊出,緊縮動作之大為20多年來僅見。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仔細推敲決策的內容,以及主席鮑爾在會後的聲明,都不難發現Fed的政策立場仍是「老鷹空中叫,鴿子家裡坐」。金融市場眼下雖興高采烈,但這套似緊實鬆的作法恐怕難以有效抑制通膨,而接下來出現停滯膨脹,甚至經濟衰退的風險已然升高。 首先,Fed既然一再強調壓低通膨的決心,就應該採取所謂的「前置式(front-loaded)」的作法,通俗的說就是「頭重腳輕」,升息先快後慢。以目前通膨率之高,無論升息多少都不可能立竿見影,但加速升息至少能展現決心,削弱通膨升高的預期心理。然而Fed的升息步調,只是勉強達到市場預估的最低限。即便6月及7月再各升息2碼,扣除通膨後的實質利率仍是負數。現在鮑爾又排除一次升息3碼的可能性,這不僅放棄政策彈性,更令各界質疑Fed抑制通膨的決心,通膨預期難以明顯下降。 至於縮表,6月1日起每月僅縮減475億美元,不僅比當初每月1,200億美元的資產購買規模小許多,也遠低於市場預估的每月600億-800億美元。放鬆時一步到位,緊縮時步步為營,再度印證「貨幣政策不是太遲,就是太猛」這句名言;因為現在不願太緊,未來只會過緊。 再者,歷史經驗證明,通膨糾結難解的重要成因之一,就是出現「工資─物價上升漩渦」。觀諸當前美國平均工資年升幅雖超過5%,但實質工資仍是負成長,造成勞工辭職人數迭創新高,目的當然是另謀高就,工資水準可望持續升高。但鮑爾仍堅持他並未看到這道上升漩渦,令人難以理解;究竟是見事不明?還是資訊閉塞?鮑爾去年就曾對通膨升高做出誤判,紀錄已經很差,如今又輕率論斷,決策品質何其堪憂! 至於政策利率究竟應該升到多高,才可能較有效地抑制通膨?儘管言人人殊,但必須超過「中性」利率,對經濟成長產生降溫效應,是普遍認同的看法。目前Fed決策官員認為「中性」利率在2-3%之間,這其實是停留在通膨率仍在2%附近的標準。鮑爾表示,「中性」利率「並非我們能夠準確界定的東西」,堅持必須要有數據證明,Fed才會「毫不猶豫」地跨過此一門檻。然而3月整體消費者物價年升8.5%,Fed所看重的個人消費支出(PCE)核心平減指數年升率也高達5.2%,這些數據難道還嫌不夠? 其實鮑爾的一貫施政態度,就是貨幣政策只顧經濟成長,股市繁榮;一旦通膨升高,便推給貨幣政策之外的因素。去年強調疫情糾結及供應鏈瓶頸,現在又點名俄烏戰爭,以及中國大陸的封禁措施,他本人與Fed從未承認貨幣政策本身也必須負起責。笑罵由他笑罵,好官我自為之,這套政治文化原來並非只是台灣才有。 目前Fed面對兩大威脅。第一,Fed可能不得不將利率升到遠比目前預期高出甚多的水準,從而導致經濟陷入衰退。第二,則是Fed去年對通膨的研判大錯特錯,信譽已經嚴重受損。如此困境,很大一部分是Fed自作自受。根本原因,在於決策官員們仍停留在「金髮姑娘」的童話故事之中,認為經濟仍將「不冷,不熱」。然而如今情勢已經轉變,經濟不是太冷,就是過熱,或者是冷熱快速交替,想要達成「軟著陸」益發困難;但鮑爾依然鍥而不捨,表示能達成「不太軟的著陸」也可以接受。說得文雅一些,Fed是懷抱著「許願式的思維(wishful thinking)」施政,說得殘忍一些則是「癡心妄想(fond dream)」。正因為Fed在全球舉足輕重,各國央行對其施政固然仍須重視,但更須心懷警惕,台灣當然也不例外。
明報社評
美國聯邦儲備局宣布加息半厘,以應對40年以來最高的通脹率。如果這只是美國周期的經濟問題,無可厚非。美國高通脹的成因,表面看是新冠疫情以及國際油價高企引起,兩個問題都並非美國造成,但實質上是美國處置這兩個全球性問題的方法不當,不但令到美國作繭自縛,連續加息所帶來的惡果卻要全球來承擔。金融戰的影響勢必加劇全球矛盾,一個動盪的時代或許從此開始。 美國火上加油俄烏戰事停不了 戰爭因素導致通脹美國頂不住 美國自去年5月通脹率達到5%開始,逐月攀升,到今年3月份達到8.5%,成為自1981年以來最高。新冠疫情窒礙經濟活動,是全球共同問題,但美國無法控制疫情,卻大量發放撫恤金讓國民渡過難關,額外的財政支出只有依靠大量印鈔,貨幣供應量擴張引發通脹是必然的後果。雪上加霜的是,疫情在全球此起彼伏導致供應鏈「斷斷續續」,經濟進一步受挫而難以為繼。 西方國家以躺平方式與病毒共存,是耶非耶也是它們的選擇,但處理國際之間的糾紛,美國選擇的手段則足以為人詬病。俄羅斯攻打烏克蘭,導致全球糧食價格急升,全球能源價格更從此居高不下,這兩個因素導致依賴糧食和能源進口的國家物價飛升,美國雖然糧食與能源都能自給,但國際油價升至100多美元一桶,經濟波動也難以倖免。俄烏戰爭已踏入第三個月,何時了結難以逆料,美國從道義上支持烏克蘭,從美國的角度看,是正義之舉,但不斷輸送武器彈藥給烏克蘭,則是火上加油的做法,變成雙方衝突無了期的主要成因。 俄烏都是全球糧食供應大國,俄羅斯更是歐洲賴以供應能源的來源,俄烏戰爭持續,全球的通脹就無法消弭,美國不但不能獨善其身,還要承受作繭自縛的結果。面對高通脹,特別是今年11月將會有中期選舉,拜登應對疫情無方,對付通脹無招,民主黨受到的壓力是空前的,兩次加息而且預告今年還會陸續有來,似乎是別無選擇。 美國由於處置疫情和國際糾紛的錯誤做法引發高通脹,現在以連環加息遏止,美國幾乎人人都負債,供樓、供車負擔增加,很多國民要還信用卡債,大學畢業生要還學費借貸,國內有批評說這是以錯誤的方法解決錯誤,亦即飲鴆止渴,但當權者只能賭一把,希望能夠挽救經濟保住中期選舉的席位,為兩年後的大選增加籌碼。 決定美國利率和貨幣政策的聯儲局,其任務是利用利率槓桿調節經濟,其成員構成是保證所有決定是基於專業的經濟考慮,然而聯儲局主席和7名執行委員是由總統任命,雖然有多重保障,避免總統干預貨幣政策,可是,當美國的利益跟其他國家的利益發生衝突時,聯儲局成員肯定會將美國的長遠利益放在首位,至於由此對其他國家帶來負面影響,也會在所不計。所謂聯儲局能獨立於美國政府,能夠獨立作出決定,只不過是美國政治而已,國際社會不能當真。 美國以貨幣作為武器 金融戰火呈燎原之勢 美國的整體長遠利益就是,依仗美元是國際貿易的主要交易貨幣,也是很多國家的儲備貨幣,美國的貨幣政策對國際金融有主導地位,美國低利率政策可以保證美國企業到處以低成本舉債挽救美國經濟,高利率政策可以吸引國際資金流向美國「避險」,聯儲局何時出什麼招數,都可以保證美國利益為先。 美國赤裸裸地打金融戰,不但以貨幣和利率為武器,還有其擁有主導地位的SWIFT國際結算系統,利用這個支撐國際貿易的系統來實施制裁手段,以解決國際糾紛,是美國長久以來的慣用伎倆。現在俄羅斯看穿美國的招數,早有「去美元化」的對策,並且要求歐洲的能源買家以盧布付帳,這個跟美國對着幹的做法,有何效應不妨拭目以待。 美國經常祭出貨幣和利率作為武器之後,只會讓更多國家看清美國的意圖,逐步採取市場、儲備貨幣等等經濟多元化手段,應對美國的強制施壓,當矛盾達到無法化解的地步,美國只能用硬武器去迫使這些國家就範,而不願意屈從的國家就會以更大的決心走向美國的反面,從而演變成惡性循環,國際矛盾加劇以至步向動盪,似乎在所難免。 中國有足夠大的生產體系和市場,進出口有足夠多的國際貿易伙伴,金融系統也能夠基本上獨立於美元主導的國際體系,但正正是因為中國可以「不聽美國那支笛」,早已引起美國的不滿,貿易戰至今還沒有消停,遲早會成為美國金融戰的靶子,中央政府如何應對,相信也會有一套對策,唯獨香港將會陷入更加艱難的處境。 香港之前在政治問題上成為中美對弈的棋子,以政治手段應對的主動權畢竟掌握在自己手裏,但遇到金融戰,港元跟美元掛鈎,香港處於被動位置,這個遲早要應對的問題,需要未雨綢繆,雖然未必是大張旗鼓的準備,但總不能掩耳盜鈴逃避問題。
星島社論
美國聯儲局議息後,一如外界預期宣布加息半厘,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低於預期,再加上儲局主席鮑威爾釋出偏鴿口風,刺激美股大升,但港股卻高開低收,更顯弱勢。隨着鮑威爾打開口牌,未來兩個月會持續加息半厘遏通脹,相信令港股下行壓力加大,但港樓卻因銀行水浸相對維持偏強態勢,使港樓和港股脫鈎現象更趨明顯。 儲局在加息半厘之餘,宣布下月起縮表,每月縮減買債四百七十五億美元,到九月才將規模增至九百五十億美元,大約維持三年。鮑威爾在記者會上表明暫時沒積極考慮單次加息四分三厘,消除市場對更快激進加息的疑慮,刺激美股三大指數周四應聲急升百分二點八至三點一不等。可是,鮑威爾偏鴿言論推動美股反彈僅屬虛火,當昨天公布上周首次申領失業救濟人數為二十萬,高過預期,美股杜指昨晚早段急跌逾百分三,將之前一天升幅超額回吐。 乏新資金港股表現遜樓市 不過,投資者切勿有所誤判,因鮑威爾開宗明義說通脹太高,會採取迅速行動遏止,並警告若通脹高踞不下,需要更高的利率,將毫不猶豫地出手,言下之意並不排除加息四分三厘的可能。 香港實施聯繫匯率,港元與美元掛鈎,儲局加息,本港銀行理應跟加,卻按兵不動,而發展商認為儲局加息對港樓影響不大,將會按既定時間表推盤。反觀港股昨天表現,跟隨美股大升而高開,其後回落,收市跌百分零點三六,反映大市反彈乏力,延續之前與樓市脫鈎現象。事實上,據差估署數字,樓價在去年四月至今年三月期間微跌百分二點一,但同期股市卻大跌兩成四。 股市疲弱,皆因缺乏新資金流入。港股主要參與者是外資、內資和港資,在中美角力下,美國限制基金投資中國企業股票,令來港的外資愈來愈受限制,而內地資金經深滬港通南下買港股有諸多限制,在港股表現不濟時更難吸引新資金流入。在缺乏外資和北水支持下,港股只靠港資支撐,在塘水滾塘魚下,股價難有大升動力。加上儲局大幅加息,並將啟動縮表程序,流動性日益減少,港股交投更難活躍起來。 反觀樓市卻相對偏強,主因是香港情況特殊,地少人多,可供建屋的土地和房屋供應有限,單是供應給本地人使用已不夠,遑論要滿足外資和新移民的剛需,只要港人留在香港生活,就需要一個安身之所,讓樓市有一定承接力。這正好解釋樓價在過去十多年持續向上,即使先後受到反修例風暴和疫情衝擊,樓價仍在高位徘徊,未曾大跌,凸顯買磚頭不但抗跌力強,甚至有保值作用,是相對較穩陣的投資。 銀行續水浸暫難隨美升息 面對環球通脹升溫,資金都在尋覓出路,儘管股市和樓市都是對息口較為敏感,在港買樓風險會較低。首先,本港銀行水浸,銀行體系結餘高達逾三千三百七十五億元,銀根仍非常充裕,短期沒有跟隨儲局加息的壓力,距離需要加息仍有一段時間。以上一輪儲局加息為例,加了九次息,累計加二點二五厘,港銀才跟加一次,加幅僅八分一厘。 此外,準買家在置業前須在銀行進行壓力測試,就算利率增加三厘,供款金額佔入息比率都不會高於六成月入。除非美國通脹失控,儲局須不惜放棄經濟增長,不斷大幅加息來遏通脹,令港銀加息超過三厘,才會超出供樓人士的負擔。 儲局有信心透過緊縮貨幣政策遏通脹,讓經濟軟着陸,對環球金融市場不會造成太大震盪。港人面對息口可能趨升,在投資時須審慎,尤其置業時更須事先仔細計算自身的供款能力,並選擇最合適自己的按揭計畫。
東網正論
城堡是由內部攻破,國際金融中心淪為罪惡之都,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政府內部存在黑惡保護傘,令犯罪分子有恃無恐,就算拉人都只是拉魚毛,幕後主腦往往逍遙法外,又怎樣肅清罪惡? 特區黃業氾濫,破之不盡,警方昨日又破獲一個酒店「高鐘妹」賣淫集團,當場查獲一批嫖客及妓女在進行性交易,另拘捕5名男女,據指為賣淫集團主腦及骨幹成員,懷疑正在安排性交易,其中一名被捕人士,為沙田民政事務助理專員林方達,官員涉嫌經營淫業,報道一出,全城為之震動。 民政事務專員的職責,是在地區事務的層面上,作為特區政府的代表,直接監督地區行政計劃在區內的運作,並與社區的各階層人士保持密切的聯絡,向政府反映市民關注的事務及問題,專員與其助理在地區當然有一定人脈網絡,若然有人利用職位與權力,從中勾結犯罪集團,擔任保護傘,來個黑白通吃,黑即是白,白即是黑,黑白不分,把特區弄得烏煙瘴氣,淪為犯罪天堂。 這個新鮮熱辣個案,反映朝中有人好辦事,不法之徒,即使如過街老鼠、例如曾確診新冠肺炎的本港黑幫和勝和前坐館「上海仔」郭永鴻,涉案纍纍,身負4項罪行,兩度棄保潛逃,據指獲得司法保護傘包庇回港投案,竟然獲得「放生」,不斷招搖過市,是法治社會的一大諷刺。 上海仔恃有人撐腰,不把法規放在眼內,早前第5波疫情爆發,政府頒下多重禁令,市民叫苦連天,但此人竟然享有特權,大搞「無罩」生日宴,違例飯敍播毒,本報揭發其惡行,各界嘩然。警方追查後發現涉案地點是銅鑼灣一間「私竇」,證據確鑿,但至今仍未控告涉案人士,令人懷疑是上海仔背後有司法保護傘及「雙安」發功撐腰?較早前「洪門宴」有關人等已負上刑責,連赴會的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也要問責下台,惟上海仔的「鴻門宴」拖6周仍然未作出檢控,警方及律政司為何不行動,是否有難言之隱? 上樑不正下樑歪,民政事務局職位最大的出事不久,又爆出更驚人的醜聞,下屬涉及經營淫團,公務員享有鐵飯碗,涉案助理專員是政務官,高薪厚祿,前途無可限量,竟然在外營娼「賺外快」,可見以往的公務員高薪養廉的說法已經過時,人心不足蛇吞象,卻放諸任何時代皆準。 連串事件可以反映官場藏污納垢,內鬼及保護傘層出不窮,涉案淫團究竟經營了幾多年,會否十年八年來朝中都有人照應?治安單位是現在才知情,抑或多年來都視而不見?今次案件恐怕只是冰山一角,順藤摸瓜,或可揭開更多黑幕。 黑惡保護傘不除,特區難有太平日子,有關方面若要彰顯打擊罪惡的決心,必定要殺一儆百,行動是最佳澄清方法,槍打出頭鳥,像上海仔這種社會敗類,氣燄囂張,必須盡早執法,讓其承擔應有罪責,特區治安單位,還在等甚麼?
頭條社論
港鐵東鐵線過海段將於本月十五日正式通車,公眾的注意力,自然集中於日後出行會更加方便快捷。但新的會展站注入了藝術氛圍,同場亦常設發掘出來的二戰炸彈文物展,雖然只是這一件新交通基建的「小事」,但見微知著,當中意義可不小。 去年六月底屯馬線通車,其中宋皇臺站閘內常設兩個展櫃,展出車站施工時發現的文物,包括宋代貨幣、陶瓷等四百件出土文物。乘客亦將可透過改動車站大堂天花的透明底板,觀看原址重置的宋元古井底部,這此站內「附加」建設,反映港鐵在推動時代的發展巨輪,掘地建車道期間,沒有忽視發現文物的重大意義,甚至願意為做好保育而延遲新線的落成日期。即使令建造成本大增,也在所不惜,皆因這樣處理,符合了社會大眾的期望。 東鐵過海線有炸彈文物展覽之外,亦有東鐵逾百年歷史的回顧展覽,又委託了本地的藝術家創作大型藝術裝置《水記憶》,以藝術角度展示維港的美,讓乘客感受美感之餘,也增強了對小城的歸屬感,別具心意,值得更多公共空間或大型基建仿效,除了可以為冷冰城市添上美的感受,更可以默默推動年輕藝術家多創作,表達對香港的所思所想,感動大眾,從而提升環境美化的認知,並對大型基建視覺感受有更高的要求,推動香港市容大升級。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