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2023年起全球136個國家將實施最低稅負制(Global Minimum Tax, GMT),此一史上規模最大的租稅改革,對跨國企業營運有重大影響,尤其是過去利用避稅天堂或低稅率政策吸引外人投資國家或節稅的企業,勢必要調整其政策及投資策略。 這項租稅改革源於全球化腳步擴展,有愈來愈多的跨國企業透過低稅率國家將其利潤轉移,規避母國支付較高稅額。如同美國財政部長葉倫所稱,此一改革將結束過去30年來競相壓低企業稅的競賽,同時也讓目前因疫情陷入債務窘境的各國政府,得以透過稅收的增加而應對危機。 根據摩根士丹利的研究,全球約有400家企業的租稅稅率平均值在8%左右,未來將受到全球最低稅負制影響,涵蓋領域包括網路、直銷、科技、娛樂、餐旅業、金融及公用事業等都可能受衝擊,尤其透過開曼群島、百慕達等地區的美國、台灣、日本公司可能首當其衝。因此,瞭解新制度並研擬應對策略,已是台灣的當務之急。 雖然台灣並非OECD成員國,但現行台灣所得基本稅額條例已規定類似精神的最低稅負制,即我國企業若營利事業所得額超過50萬元,須適用最低稅率徵收率12%~15%,只要企業營所稅額低於最低稅負,則需補繳差額,等於是台版的企業最低稅負制。目前全球企業最低有效稅率為15%,台灣所得稅基本稅額徵收率為12%,若調整到15%,可無需修法,經政院通過後即可在2023年調整上路。依據財政部書面報告,全球最低稅負制門檻為全球營收超過7.5億歐元(約新台幣240億元),從跨國企業2019年繳交的國別報告家數估算,約有160家台灣跨國企業及259家在台營運的外資企業符合門檻,合計419家會受到影響。 目前包括美國、主要歐盟國家、中國大陸、新加坡,到英屬開曼群島等136國均同意實施企業最低稅負制,涵蓋了全球九成以上的GDP,可視為全球共識。因此,跨國企業不論母國在何處,都難以置身於外。就台灣而言,2019年3月才脫離歐盟避稅觀察名單,為了避免再次被認列避稅天堂,國內稅制勢將持續與國際接軌。 面對即將上路的變革,最可能受到衝擊的台商現在就應開始調整因應,以求將衝擊降到最低。首先,台商應關注投資當地稅則發展對營運的影響,尤其未來一年內相關範本及文件都將陸續公布,跨國企業除了需要密切關注國內稅收規則和雙邊或多邊協議變化,也應觀察投資當地政府並評估全球稅收變化對其業務的潛在影響。 其次,台商在避稅天堂投資應重新考量效益,避免潛在稅務風險。以歐洲國家為例,英國企業稅率為19%,預計2023年會因應抗疫而增加至25%,相對愛爾蘭目前企業稅率僅12.5%,若GMT協議落實後,英國、愛爾蘭及歐洲等國家,對跨國公司的公司稅項採取GMT為15%的新稅率,此時透過避稅天堂的優惠租稅競爭將不復再見。因此,台商也應檢視境外公司在集團中的功能,評估調整可行性與稅負影響,以避免逐漸增加的法遵成本、潛在的稅務風險,將境外控股架構直接移至租稅協定網路完善國家,並在當地滿足最低實質營運。 最後,台商也應及早因應全球性移轉訂價查核潮,做好全球稅務管理策略。隨著GMT制度上路,各國必然會加強「常規交易」範圍所得,預計將促使各國發動新一波的移轉訂價查核風潮。因此,未來配合各國對於移轉訂價的查核勢將雷厲風行實施,台商應即時建立相關文件,以利著手盤點目前所在營運區域的有效稅率,以及各地子公司的利潤與其功能、風險是否相符,並及早進行調整。
明報社評
東鐵線過海段作為第四條過海鐵路,本月15日通車,這是本港鐵路發展一個里程碑,亦為歷盡超支延誤等風波的沙中線工程寫下句號。紅隧塞車苦煞不少市民,東鐵過海線開通後,由紅磡站到會展站只需5分鐘,預料大批過海巴士乘客將轉乘鐵路,東鐵迫爆問題固然要處理;公共運輸發展愈益向鐵路傾斜,搭東鐵過海線省時省錢,具有壓倒性的競爭優勢,巴士公司過海客源及收入減少,削減路線及產生加價壓力,對民生必有影響,連鎖效應同樣不能忽視。基於歷史原因,東鐵票價較西鐵便宜,過海段通車後,「東平西貴」問題將更為突出,政府應與港鐵磋商方法理順,不應對票價不公現象視而不見。 工程延誤爭議多 廿載等候終通車 東鐵過海由概念化為實現,歷時接近30年。1994年,港英政府發表的《鐵路發展策略》,便談及第四條過海鐵路的可能。回歸後,特區政府提出沙中線方案,這項發展大計,其後促成兩鐵合併,對本港公共運輸發展影響深遠。5.15東鐵過海線開通,沙中線工程告一段落,從本港鐵路發展史的角度,確有重大標誌性,只是整項工程爭議之多,無疑亦超乎各方預期。 政府原先估計,沙中線造價約700億元,未料工程一再延誤,埋單計數至少超支百億元,其間還爆出多項工程問題。4年前的紅磡站月台工程造假風波,港鐵失職,政府作為港鐵大股東,監管不力,亡羊補牢,飭令港鐵管理層辭職,更是史無前例。去年底,港鐵表示東鐵過海段今年6、7月通車,現在改為5月中,港鐵形容是「提前通車」,可是若比照原來計劃,紅磡至金鐘段應於2019年完成,換言之,東鐵過海線實際遲了約3年才通車。未來香港尚有很多大型鐵路工程,政府矢言前事不忘,已加強工程監管,唯盼當局和港鐵真有痛定思痛,不再重蹈覆轍。 紅隧超負荷,市民塞車過海費時失事。5月15日起,東鐵線直接過海,紅磡站搭車至會展站只需5分鐘,以往經紅隧過海的市民,相信不少人會改搭新線;對於由東鐵沿線新界地區往返金鐘、灣仔一帶的市民,日後毋須轉車直接過海,同樣可以節省不少時間。東鐵過海線的吸引力,除了省時,還有省錢。基於歴史原因,東鐵線若非往返關口,票價相對便宜。東鐵過海後,由上水到金鐘只需21元,比搭乘長途過海巴士更快更便宜,受惠市民當然高興,不過這亦意味,東鐵線有壓倒競爭優勢,公共運輸服務,牽一髮動全身,由此衍生的各種潛在問題,政府和港鐵需要及早籌謀,不能等到事態嚴重影響市民,才去跟進處理。 東鐵線客流量大增,考驗列車服務負荷能力。疫前東鐵線繁忙時間,每小時載客量達6萬人次。政府和港鐵聲稱,東鐵過海後,轉用新信號系統,最密每兩分鐘一班,每小時單向載客量可達8.5萬人次,然而這只是根據列車系統設計上限推算的數字。若按相同方法推算,現時東鐵線列車有12卡,每3分鐘一班,理論上每小時單向載客量可以超過10萬人。日後東鐵過海,列車將由12卡減為9卡,另還保留頭等車廂,就算班次加密也未必可填補「縮卡」的影響。當市民出行回復到疫前水平,加上新增的過海客,東鐵列車很可能迫爆,月台未裝幕門,過度擠擁,易生意外。 「東平西貴」應理順 「一鐵獨大」宜檢討 誠然,倘若東鐵線太擠迫,必有一些市民轉搭其他交通工具,不過東鐵過海省時便宜,供需彈性調節空間未必很大。北部都會區和明日大嶼是香港長遠發展大計,相關鐵路配套建成後,有望形成一個環形鐵路網絡,理順南北公共運輸,然而這是10多年後的事。未來十年八載,新界北人口持續增加,東鐵線負荷問題將更形突出。取消直通車之說最近甚囂塵上,港鐵與時並進,理應同時考慮取消東鐵線頭等車卡,善用9卡列車每一車廂,盡量提升列車載客量。 港府公共運輸政策向鐵路傾斜,東鐵過海後競爭力大增,將加劇這一趨勢,巴士公司估計,紅隧過海巴士乘客,每日至少流失2萬至3萬人次,為了應付經營壓力及填補收入損失,隨之而來的,自然是重組路線、削減班次、要求加價,凡此種種,必定影響很多市民,政府不能以一句「交由市場無形之手決定」,就忽略相關民生問題。近年港鐵發生事故嚴重影響公共運輸服務的例子,市民記憶猶新,讓巴士公司有多一些經營空間,實際亦是為本港公共運輸服務,預留多些彈性應變能力。港鐵獨大有利有弊,政府的公共運輸政策,需要認真考慮平衡問題。 東鐵線過境客車費高,相關收入變相補貼了沿線乘客車費,這一歷史背景,導致東鐵票價遠較西鐵便宜,多年來不少新界西市民都覺得港鐵收費安排不公道。去年屯馬線通車,部分路段車費出現「短貴長平」情况,港鐵答應逐步理順,惟對於不同線票價差異巨大,港鐵似乎不打算處理。東鐵過海後,「東平西貴」問題變得更為突出,港府作為港鐵大股東,應跟港鐵管理層磋商,研究如何逐步理順不合理的票價安排。
星島社論
美國對進口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將於七月初屆滿,華府未有理會商界要求撤銷關稅的聲音,反而啟動複審程序。總統拜登此舉相信是試圖鼓動哪些受惠於關稅的美企提出延期申請,防止關稅自動到期,以收一石二鳥之效,既保留關稅作為與華博弈的籌碼,亦避免成為政敵在中期選舉前攻訐的藉口,但在高通脹壓力下,相信拜登在延長加徵關稅的同時,會適度降低進口中國消費品關稅稅率,試圖回應民眾遏低通脹的訴求。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啟動對華加徵關稅四周年複審程序,並就應否延長這項關稅尋求公眾意見,包括向六百家受惠這項關稅的企業發出關稅將於七月六日到期的通知,若在期滿前收到要求繼續加徵關稅的申請,不管是一宗或多宗,也會宣布關稅延期並啟動評估。 延續特朗普政策作博弈籌碼 這項懲罰性關稅是前總統特朗普於二○一八年七月,以中國竊取知識產權和強逼企業轉移技術為由,首先針對中國一批總額三百四十億美元的貨品徵收,其後三度加碼,金額最終累計調高至三千五百億美元中國貨品,藉此扭轉美中貿易逆差日益擴大問題,並試圖逼中國改變貿易行為。惟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未能打響,加關稅並未減少美國人購買中國商品意欲,美中貿易額由加關稅前的五千零六十億美元,增至去年五千七百六十一億美元,而貿易逆差更創紀錄逾三千九百六十五億美元。 此外,關稅引發輸入性通脹,進口商將關稅所衍生的額外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導致物價上升,帶動通脹升至四十年的新高達百分八點五。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早前發表報告指,若對中國貨品加徵關稅作出減免,可讓通脹下降一點三個百分點。這解釋為何美國大部分企業和消費者,都要求廢除所有懲罰性關稅。 儘管如此,拜登卻不敢貿然撤銷對華商品的懲罰性關稅,因尚有半年便要舉行中期選舉,在中國沒改變貿易措施前,貿然取消所有關稅是非常不智,只會予共和黨人口實,狠批其對華政策軟弱,疊加通脹持續飆升,都不利民主黨選情。因此,白宮唯有鼓動受惠關稅的美企提出延期申請,讓其可振振有詞延續特朗普關稅政策,至少將問題拖延多一段時間。 或放寬消費品關稅助遏通脹 不過,面對高通脹壓力,白宮有需要對關稅作出調整,財長耶倫、副國家安全顧問辛格先後放風,有必要對華消費商品降低關稅,以壓低通脹,反映拜登明白到關稅確實有刺激通脹上揚作用。從白宮官員的言論,可預示關稅延期在所難免,但稅率有下降空間。美國可能對一般進口中國消費品,如衣履、單車和日用品等,降低或豁免關稅,以回應大部分企業和民眾遏通脹的訴求,但同時對一些可能威脅到美國經濟或安全的戰略商品維持或提高關稅率,既安撫民主、共和兩黨的反華勢力,亦保留一定籌碼跟中國進行博弈。 即使拜登最終巧妙避免在選舉前敏感時刻作出撤銷對華商品關稅的決定,但在當前兩黨反華的氛圍,而其民望低迷的環境下,未必有政治魄力和勇氣去改善美中關係,更遑論要擺脫特朗普所設下的關稅陷阱。加上他又在俄烏戰爭上煽風點火,試圖透過制裁來打殘俄羅斯,令本已熾熱的通脹火上加油,而通脹猶如洪水猛獸,易放難收,拜登若只顧政治操弄,最終會否被弄得焦頭爛額,大家只能走着瞧。
東網正論
3月底才交付的元朗潭尾社區隔離設施,是中央為特區抗疫而援建的最後一間方艙醫院,詎料交付僅個多月,總數共6間的方艙醫院便傳來「摺埋」消息。立法會議員指出,全部方艙醫院將在下周四停運,預料5,400名員工將被解僱,或創下本港有史以來同日最多人被同一僱主解僱的紀錄。其實,失業問題固然需要小心處理,但中央援港心血在短短時日付諸東流,當中浪費了多少公帑,停運後會否轉型物盡其用,港府必須交代。 無可否認,方艙醫院停運意味本港疫情已大致穩定,這是好事,但更不容置疑的是,6間方艙醫院運作時日極短,一陣風便告玩完,實有浪費公帑之嫌。雖云方艙醫院是中央無償援建,但相信港府也要支付一定的費用,例如聘用5,400名員工,包括護理員、清潔工、保安等,這些都是錢;何況一直有指方艙醫院入住率極低,得物無所用,到底真是疫情來得快去得快之過,還是港府安排欠妥、做事欠缺效率,不能不令人質疑。 大家一定記得,第5波疫情去年12月底開始爆發,2月至3月初達到高峰,惟港府一直沒有做好應變準備,甚至徹底躺平,林鄭更多次公然拒絕向中央求助。忍無可忍,毋須再忍。中央眼見港府抗疫無能,公院瀕臨崩潰,私院袖手旁觀,死病纍纍,港人無助,終於在2月中急召時任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帶領多名官員北上共襄抗疫,回港後更成立5個「專班」。惟林鄭在這個時候依然沒有顧全抗疫大局,反而大玩政治手段,翌日即推翻5個「專班」的人事安排,再安插心腹掌權,模樣極之難看。果不其然,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出手,發出重要指示,強調香港特區政府要切實負起主體責任,盡快穩控疫情作為當前壓倒一切的任務,中央各有關部門和地方全力支持和幫助香港特區政府。6間方艙醫院正是中央援港的重要措施之一,愛港之情可謂溢於言表。 奈何堡壘從內部攻破,林鄭政府口說抗疫如打仗,「戰時狀態」四個大字琅琅上口,然而講一套做一套,一味歎慢板。青衣方艙醫院為第一間投入使用的社區隔離設施,內地援建團隊只用了短短7日便完成施工並於3月1日交付,但港府安排極之混亂,啟用後空置率高企,暴殄天物。直到輿論質疑,林鄭政府才不情不願將方艙醫院交由保安局統籌,入住率才稍為提高。顯而易見,港府內部有一班官員一直抱持陽奉陰違、明頂暗抗的態度,表面上對中央援港抗疫感恩戴德,實際上充滿不屑,抗疫放軟手腳,以致中央出手後,疫情在整個2月和3月都沒有明顯起色,方艙醫院更淪為擺設,代價則要老弱患者承受。 如今疫情放緩,港府更是大條道理棄用方艙醫院,將中央援港心血白白浪費。其實,6間方艙醫院合共提供1.4萬個床位,停運後若能改為過渡屋,讓輪候公屋多年的無殼蝸牛優先入住,總勝過長期棄置甚至立即拆除。人在做,天在看,林鄭政府雖然已在「等收工」階段,但不代表這段時間可以無所作為甚至胡亂作為。
頭條社論
一場世紀疫情,根據網上專頁統計,各國一共有五億一千五百多萬人確診,六百二十四萬多人染疫亡。香港估計有逾四百多萬人確診,迄今造成九千三百二十八人死亡。從數字看,新冠肺炎疫情,的確驚心動魄,即使沒有感染病毒,疫後隱現的長遠健康風險,不容輕視,否則疫後禍害會不知不覺地延續下去。 近期學校復課,有校長和老師迎接學生回校,發覺部份人長胖了,反映學童長期留家避疫,少外出放電,坐吃人肥。成年人何嘗不是,不少打工仔在家工作,整天坐下對着電腦,沒有健身室可用,缺少運動機會,人自然肥!本港未有大型調查,去了解疫下市民的體重變化。但世界衞生組織歐洲區辦事處發表報告,指歐洲每年有超過一百二十萬人死因與超重或肥胖有關,形容達到流行病程度,並呈上升趨勢,而各國因應疫情而實行封鎖措施及停課,加劇了人們的肥胖風險。 醫學界研究發現,肥胖導致至少十三種不同癌症,故此,體重增加或會帶來長遠的健康風險。港人要留意個人的體重指數(BMI),一旦超標,就要管理,除了控制飲食,還要過動態生活,日常運動不可少。衞生部門在疫情減退下,要跟進疫後的健康後遺症,透過大型調查了解,並制定治療管控方法,事不宜遲。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