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法國總統馬克宏24日贏得了一場對北約、對歐盟、對民粹主義都具有重要意義的選戰;以58%對42%擊敗極右派對手雷朋,馬克宏贏得輕鬆且漂亮,更讓歐、美各國領導人都鬆了口氣。 馬克宏是從戴高樂之後,第一位在第一任期內完全執政,而且能夠贏得連任的總統,這也代表他贏得民眾的信任。他能夠勝出,靠的是兩套作法。第一套對他未來五年的施政將有所裨益,第二套則不見得多好。 第一套是在內政上改革勞動市場,緩解了失業問題,以及他在防疫及疫後經濟復甦上表現良好。在對外方面,他使法國在歐洲重新取得領導地位,而且他主張的強化軍力及經濟自主也逐漸成為歐盟內部的主流願景。民眾雖未必喜歡馬克宏,但至少尊重他在這方面的政績。 他的第二套作法雖為他贏得選戰,但也將是他第二任期內可能面臨的挑戰。馬克宏五年前勝選之後,已經將傳統的中間偏右與中間偏左政黨摧毀,並建立了一個高度個人化、權力集中化的政府體制。反對黨派被迫走向極左或極右路線。馬克宏相信極端派政黨不足以對他構成威脅,選舉結果雖證實他的眼光正確,但也證明愈來愈多法國民眾倒向極端派。極端派相信他們能夠在6月舉行的國會選舉中勝出,使馬克宏政府成為「跛鴨」;如果不成功,則計劃以大規模的街頭抗議行動來反制馬克宏的進一步改革政策。 事實上馬克宏能夠連任,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法國民眾決定「兩害相權取其輕」。如果是極右派「國家聯盟」的雷朋勝出,則由於她承諾將劇烈改變法國的經濟、社會與外交政策,可能使法國陷入黑暗時期,這當然不是歐盟夥伴與企業界所樂見,且法國人民也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尤其是值此俄烏戰爭危急之際,於是民眾最終選擇了維持現狀。然而在兩周前的第一輪投票中,有28%的選民缺席,為1969年以來最高,而且各個「反體制黨派」的總得票率高達60%,顯示有眾多選民不願為馬克宏五年來的表現背書。 馬克宏接下來的挑戰,就是6月舉行的國會選舉,他領導的政黨可能無法在國會取得過半席位,新崛起的極左與極右派政黨將擴張在國會的地盤。針對他所推動的經濟改革,以及民眾因為生活成本高漲的不滿情緒,將導致街頭抗議活動更加頻繁且激烈,各種反對聲浪結合起來將令他疲於奔命。 這次法國大選在政治上的另一項重要意義,就是徹底打破傳統的「左右對立」。在第一輪投票中,傳統的「中間偏右派」只拿到4.8%的選票,「中間偏左派」更只有1.8%。極左派候選人雖未能打入第二輪,但仍拿到22%的選票,充分證明「左右對立」的政治已經結束,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套「國族主義」對抗「國際主義」,以「全球主義者」與「愛國主義者」來作為切線的政治模式。 在選戰中,雷朋曾譏笑馬克宏「說的是全球語」,不是法國話;她也指責全球主義者將法國人視為毫無底蘊的消費者,而不是在文化及語言上與法國緊密結合的公民。在外交政策上,馬克宏熱衷於倡議歐洲應更深度的整合,而雷朋則主張拆散目前的歐盟體制,轉變為民族國家式的歐洲。雷朋這套言辭與川普「未來不屬於全球主義者,未來屬於愛國者」的說法遙相呼應。 美國與英國也同樣發生類似的左右混雜現象。在川普出任總統之前,共和黨一向主張自由貿易、全球化及鷹派的外交政策;但川普強推「美國優先」路線,將共和黨導向保護主義與孤立主義。英國「脫歐」之舉,也重組了國族主義對抗國際主義的軸線。 這套政治思維擴散到全世界所促發的重大危險,在於發生國際衝突的機率將因而升高。太多國家都認為自己非常偉大,只會使全球的風險愈來愈高。
明報社評
立法取消強積金對冲,步入最後階段,卻又出現雜音,有意見要求暫緩立法,留待下屆政府處理。強積金旨在保障打工仔退休生活,並非僱主拿來充當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備用金,對冲機制蠶食打工仔應有的退休保障,政府與勞資代表談了10多年,得出現時的取消對冲方案,不存在「諮詢不足」問題;措施2025年才落實,以疫情為藉口企圖拖延立法,更是站不住腳。現屆政府任期只餘兩個多月,若不及時完成立法,下屆政府就算再推,可能要花不少時間重走程序。勞福局長昨天重申任內完成立法,必須說到做到,莫負數百萬打工仔所託。良政善治要貼基層接地氣,若連取消強積金對冲也做不到,市民怎可能相信政府能夠衝破利益藩籬,解決土地房屋等社會深層次矛盾。 藉口疫情阻撓修例 堆砌理據站不住腳 強積金制度本世紀初設立,由僱主與僱員合力供款,政府為應付商界阻力,最終妥協,允許僱主可從強積金供款戶口扣除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根據積金局統計,截至去年底,僱主用來抵消遣散費及長服金的供款,累計超過570億元,不少打工仔勞碌多年,強積金戶口內的錢卻少得可憐,不足以應付退休生活基本需要。強積金對冲機制不倫不類,嚴重損害勞工權益,破壞強積金的退休保障作用,如此不合理的安排早應廢除,拖至現在才修例,已是遲得離譜,可是部分人仍在千方百計堆砌藉口,阻撓修例,維護既得利益 。 去年底施政報告提出,今個立法年度提交取消對冲草案。今年2月,立法會就草案二讀,然而最近卻有政商界人士一再提出暫緩立法。有人聲稱「疫下諮詢渠道受限」,商界「無法充分討論」草案,建議延後修例,先與持份者「充分溝通」;有人則以疫情打擊經濟、中小企水深火熱為由,要求暫緩立法,交由下屆政府處理。行政長官候選人李家超早前與不同界別人士會晤,有政黨亦趁機重申反對取消對冲的立場。有商界背景的立法會議員揚言要「盡議員責任」,「跟足程序」,在議事堂「暢所欲言」;8個大型工會則發表聯合聲明,反對暫緩修例,要求議員理性問政,不要拉布。 香港人口老化加速,退休保障不足,一定不利社會長遠穩定。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就「愛國者治港」提出「五個善於」,包括善於為民眾辦實事,破解香港社會各種痼疾,衝破制約香港民生改善的各種藩籬,始終貼基層、接地氣。取消強積金對冲,事關300萬打工仔退休保障,一個貼基層施政為民的政府,有責任迎難而上,不能怯於既得利益。第五波疫情及政府換屆,成為一些人企圖拖延修例「博大霧」的藉口,然而所謂理據,不過是勉強堆砌出來,根本站不住腳。 取消強積金對冲,社會討論多年。前特首梁振英2012年競選政綱已提出要改革對冲安排,2017年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更明確建議逐步取消對冲機制;林鄭月娥接任特首後,亦表明取消對冲是現屆政府首要處理事項之一。政府與勞資代表經過多年磋商,2018年提出取消對冲「終極」方案,獲得勞顧會同意,只因商界壓力及政局動盪,遲遲未見進展,直至去年政府拋出「更終極」的方案,答應加碼資助僱主應付取消對冲後的財務負擔,補助金額合計超過330億元。政府就取消強積金對冲一事,由研究、磋商到推動立法,歷時近10年,現在的方案,乃是多年討價還價產物,並非突然從石頭爆出來,所謂「諮詢不足」、「倉卒立法」根本是托辭。 第五波疫情打擊經濟,中小企壓力巨大,政府再推保就業計劃,向抗疫基金注資270億元,是否足夠見仁見智,但至少沒有見死不救。部分商界人士及議員揚言,取消對冲「增添疫下業界對前景憂慮」,然而取消對冲落實,是2025年之事,以疫情衝擊為由拖延立法,理據薄弱,不值一哂。根據修例草案,政府補助僱主,過渡期長達25年,當局妥協遷就已嫌太多,有良心的僱主,不應一毛不拔。勞工處指出,過往僱主所付的遣散費及長服金,佔整體薪酬開支不足1%,不相信取消對冲後該比例會突然急升。部分商界代表不斷誇大取消對冲影響生意,一時揚言僱主會將開支轉嫁消費者,一時聲稱僱主寧可改以合約制招募散工也不聘請長工,予人感覺是一味靠嚇。 衝破利益藩籬制約 勿令打工仔再失望 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日積月累,多年來改革乏力,問題離不開政治鬥爭內耗、官僚僵化因循,以及既得利益掣肘。以往一些事關民生的重大政策,諸如醫委會改革等,因為反對派拉布,在議會胎死腹中,隨着《港區國安法》實施,以及選舉制度修改,香港政治環境已然大變,倘若現在還有人試圖在議會拉布,阻撓合理改革,將是莫大諷刺。取消對冲草案由現屆政府提出,換屆前要由立法會通過,否則下屆政府就算再推,可能要花不少時間重走程序。特區政府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多年來備受詬病,勞福局長羅致光昨天重申會在本屆政府任期完結前,完成修例取消對冲,但願政府和立法會負起責任,勿令打工仔失望。
星島社論
環球金融市場昨天遭遇「黑色星期一」,除了美匯外,各類資產幾乎全面下跌,香港金管局總裁余偉文罕有地四天內兩度開腔,大談美元持續強勢可能帶來股、債、匯三殺的嚴峻挑戰,提出四招防禦潛在衝擊。金管局作為港府外匯儲備的管理人,眼見危機來臨而作出預警,並未雨綢繆作出部署是職責所在,但市民勿期望過高,因招數應對挑戰的空間有限。 余偉文繼上周五在博鰲亞洲論壇上指,美國聯儲局可能採取更進取收緊貨幣政策,香港將有資金流出、港元積弱的風險後,昨天再撰文進一步論述,指今年首季市場打破了「股債背馳而行」慣例,罕有地出現股債齊落,若儲局加快緊縮幣策,令美元持續強勢,外匯基金將可能陷入股、債、匯三重打擊的艱難局面。金管局為此對外匯基金作出四項部署:一是增加現金和浮動利率債券比例,以減少息升價跌的負面影響;二是適當調整非美元資產帶來的匯兌風險;三是持有抵禦通脹的投資產品,以及增加包括房地產及基建投資在內的實物資產投資;四是繼續提高資產組合流動性。 儲局放鷹投資環境更困難 金管局向來慎言,尤其關於資金外流,但今次罕有地公開談論,皆因當前股債匯三項資產價格正面臨下跌風險。股票和債券是本質相反的有價證券,當股市上升時,資金會從債市流出,追逐回報率較高的股票,結果推升股價,但債價卻下跌;相反當股市下跌時,出於避險需要,資金從股市流入債市,令債價上升,從而起對沖風險作用。 余偉文是有的放矢,正如今年首季強積金表現差,出現七百六十二億元虧損,是兩年來最差的季績,當中以中港股票基金表現最差,錄得一成二負回報率,連續三季見紅,至於表現最佳的五隻基金均是持人民幣和港元的貨幣基金,回報率僅百分零點五至零點八,正正反映股債未能起正常對沖風險作用,而是遭同步拋售。隨着儲局頻頻放鷹,未來三個月每次加息至少半厘,並會啟動縮表,流動性減少將會令美元走強,使投資環境十分困難,屆時股債不但可能繼續齊跌,購入非美元資產更會因為匯價下跌而出現虧損。 不僅一般基金面對股債匯三殺風險,外匯基金也同樣面對這問題。金管局提出四招應對,但所起的作用不可能立竿見影,操作起來亦有相當局限性。首先,外匯基金的資產總值去年底高達四萬五千七百七十八億元,牽涉金額過巨,且從沒公開各類資產的比重,須以謹慎原則管理,盡量保本和保持高流動性,除非大市呈單邊市,否則難以押重注在某項資產上,因假如押錯方向,資產便會大縮水。為了平衡風險,資產配置要均衡,很難一下子將逾半資產轉換成某類投資,以免資產價格出現大波動。 環球加息投資物業考眼光 此外,如何重新配置資產是項挑戰,因儲局揚言會激進加息,但自己對何時結束加息卻心裏沒底,也不知債價跌到甚麼水平才見底,箇中存在太多不確定性。雖然增持現金沒有匯兌風險,但回報率低,若短期持有問題不大,若在高通脹氛圍下長期持有,卻可能變相蠶食外匯基金的購買力。 至於外匯基金投資物業是一個不錯的長綫對沖風險的選項,最佳例子是二〇一三年在英國倫敦投資商住項目,年均回報率高達一成半。不過這牽涉到投資目光,若押錯市場,或高位入市,隨時有虧蝕風險,尤其環球央行均傾向大幅加息,令海外樓價有下行壓力。 金管局現在打開口牌預告首季甚或來季投資表現差,即使已出招預防,但實際成效不大,因市場反應難以預料,並非是個別金融機構可左右,投資者亦然,若要在風高浪急的金融市場逐利,須做好風險管理。
東網正論
香港在走下坡路,全方位倒退,多年來發展像行屍走肉,有評論甚至以植物人相比,這個全世界及香港市民都已知道的事實,偏偏一眾特區官員活像埋首沙堆的鴕鳥,掩耳盜鈴,繼續唱好香港,塗脂抹粉,殊不知替死人化妝,又如何瞞過天下人耳目?種種迹象,都為香港敲響了喪鐘! 昨日屯門河河面出現一尾約1.5米長大魚,初時被懷疑是鯊魚或為江豚,及後專家從魚鰭分析指是「翻車魚」學名「Mola mola」,多在深海棲息,數十年來絕少在香港淺水區域出沒,由於名字不吉利,加上肉質較難吃,漁民避之則吉,而其外語讀音接近粵語「無喇無喇」,本港網民戲稱翻車魚為「股災吉祥物」,而剛巧本港股市同日大跌,恒生指數挫七百多點,令人覺得是冥冥中自有天意,運勢使然。 近年本港屢現凶兆,上月廣東惠東黎克特制4.1級地震,本港多區有市民罕有地感到震動,天文台接獲破紀錄約萬名市民報告地震,是1979年有紀錄以來最多。有玄學家指地震在港屬於不尋常現象,預示本港疫情仍有危機。亂世最多求神問卜,戰爭與疫情令到人心惶惶,印度神童阿南德指4月28日(本周四),將會發生一個重大天文現象,對全球經濟與人類生活產生影響。有果必有因,並非凶兆令到壞事發生,而是有壞事發生,才會出現凶兆。 一個人身體出現毛病,自然會有病徵,例如頭暈身熱,又或者衍生腫瘤發炎等其他異象,若果可以細心觀察留意,及早醫治,有機會檢命及康復,但若執迷不悟,後知後覺,無視種種警號,到出事才哭哭啼啼,一切來得太遲。同樣地,無論是吉兆凶兆,都可以用正面心態去面對,檢討自己是否做錯甚麼,有錯則改之,無則加勉,若平生不作虧心事,夜半敲門也不驚,接受命運也坦然,但若是多行不義,死到臨頭還不知悔,那就與人無尤,自作自受。 可惜香港出現的問題,實在是逆天而行,高官管理層倒行逆施,不但建設欠奉,回歸25年以來反而屢多破壞前人所種的根基,不單止是食老本,而是坐食山崩,由法治至民生,衞生及環境,都是每況愈下,官員民望低處未算低,反映盡失民心,可是分數愈低,民間怒吼愈大,官員所犯的錯卻更大,第5波疫情到現在還未有人要問責,連走出來道歉也懶得做,把所有追究責任的工作推給下屆政府,自己拍拍屁股走人。 禍福無門,惟人自招,特區今時今日的厄運,都是庸官多年來種下來的惡果,要數最大的凶兆,不用等天文異象怪物奇獸,看本港數月間死了萬人,遺體卻未能入土為安,堆屍殮房,死無葬身之地,民間怨氣之深,兇案連連,在任何地區出現這種亂象,都揭示管治失敗,氣數已盡,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是為你我而敲!
頭條社論
復活節長假過後,新冠疫情沒有反彈。有傳染病學家研判,這個狀況,反映本港或有四百萬人染疫,一大群康復者已有抗體,建構成集體抗疫屏障,令香港擺脫過去兩年每逢長假過後疫情必反彈的慣性。現在要利用這個契機,謀求通關,先與澳門互通人流,可行性最大。港府必須致力爭取,實現小通關。 本港昨天出現的染疫個案,連續第二日在五百宗以下。有學者推算,以染疫人數下降的趨勢,兩三周後的日均染疫人數或會跌至雙位數字,促請港府加快放寬限聚令,同時考慮暫停針對外來航班的「熔斷機制」,因為整體社區免疫屏障足以作為外防保護。商界人士亦提出同一主張,事關香港閉關已久,嚴重限制人流往返,導致商業機會流失,而部份外商在港設立的地區總部已遷往新加坡,有損本港的競爭力。 在內地堅決推行「動態清零」的抗疫政策下,本港短期內難與內地通關,但本港具備小通關的條件,可尋求與鄰近的澳門商議,因為澳門亦有通關的實際需求,以爭取外來訪客,提振旅遊業,並刺激經濟。所謂家家有需求,只要兩地各自做好入境人流的檢測,互相輸出染疫個案的機會不高。加上本港政府換屆在即,過去港澳兩地政府關係一般的問題,在新人事新作風下,互相通關,難度大為減少。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