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今年以來,飆升數月的美國通膨因俄烏戰事愈形惡化,美國聯準會遂在3月會期升息1碼,其發布的點陣圖亦顯示,2022年底利率預測中位數將達1.875%,與疫情前的2.125%相去不遠,且2023、2024年將提高至2.75%,超越前波升息循環終點及其公布的長期利率預測值2.5%,鷹派程度超乎市場預期。主席鮑爾更表示會盡一切努力將通膨率降至較溫和的水準,而日前公布的會議紀錄也論及最早將於5月執行縮表計畫,讓市場不免擔心聯準會同時啟動升息與縮表打擊通膨,卻預期美國經濟僅會「軟著陸」的看法,恐怕過於樂觀。 具體地說,甫公布的3月美國CPI升至8.5%,續創逾40年新高紀錄;2月核心PCE達5.4%,也遠高於常年聯準會目標的2.0%,且預料3月將續升,加以俄烏戰爭及中國疫情爆發導致供應鏈中斷與供應短缺,令全球物價升勢難止,都使聯準會不得不加快升息步伐。與此同時,美國3月份失業率降至3.6%,接近歷史低點,平均每位求職者可得到1.7個工作機會,更是創下歷史新高,美國花旗經濟驚奇指數也仍處在象徵實際經濟表現優於預期的正值區間。 如此穩健的經濟表現,讓鮑爾有底氣在於公開演說中表示,考量到美國就業市場表現強勁且極度緊張、通膨前景顯著惡化,倘有必要聯準會將在5月會期升息2碼。問題是,聯準會當真能就此順利控制通膨、鷹派貨幣政策會否讓美國經濟「硬著陸」,均讓市場深感不安。對此,鮑爾一方面闡述聯準會軟著陸目標即是抑制通膨的同時,失業率保持穩定(2023年底失業率維持在3.6%以下,通膨降至2.6%);另一方面則以聯準會曾於1965年、1984年和1994年三次大幅升息,且成功讓經濟軟著陸的經驗安撫市場,並說明即使經濟衰退每每接在緊縮期之後,但衰退原因未必都源於過度緊縮的貨幣政策。 但市場對鮑爾的說法依舊存疑,這從美國公債殖利率的變化即可得見。如3月31日美國2年期和10年期公債名目殖利率曲線呈現倒掛0.0035%,而這種短天期美債利率高於長天期美債利率的「殖利率曲線倒掛」現象,多被市場視為經濟將步入衰退的領先指標。惟若觀察實質殖利率曲線可發現,疫情爆發後至今還未出現倒掛現象(3月31日仍有0.01%正價差),顯示這次名目殖利率曲線短暫倒掛,應是俄烏戰爭引發市場對短線通膨急升的疑慮,不能全然歸因對未來景氣衰退的預期。 其實,不只市場對聯準會的經濟軟著陸觀點存疑,前聯準會副主席、現任教於普林斯頓大學的布蘭德(A. Blinder)亦於《華爾街日報》撰文表示,在俄烏戰爭前,美國經濟軟著陸的機率雖不足50%,但多少可期待。俄烏戰爭爆發後,該機率已大幅下降,因為這場戰事會對全球經濟及通膨產生極大的負面影響,使主要央行抑制通膨的政策力道須更強,經濟緩衝空間則變得更小。再加上這次通膨水準遠高於鮑爾列舉三次升息時期的通膨(最高4.8%),足見當前聯準會要實現美國經濟軟著陸的挑戰非常大。 誠然,聯準會向來由頂尖的專家學者所組成,現有團隊亦稱得上是好團隊。惟中央銀行操作本是一門兼具科學與藝術的學問,加以當前的貨幣政策尚需考量地緣政治影響,挑戰著實艱鉅。因此聯準會決策團隊不只要有絕佳的操作藝術,更需要政經環境演變有利政策方向的運氣,方能讓美國經濟順利軟著陸。可惜的是,在俄烏戰事高度不確定性下,這回聯準會恐不易獲得所需要的運氣,各界應密切關注其鷹派政策對經濟動能的影響。
明報社評
第五波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雖已告緩,但卻讓人們領教了香港各種公用設施的「軟肋」,公立醫療系統在緊急情况下的脆弱,傳染病隔離設施的嚴重不足,乃至於公眾殮房的一度「爆煲」,在在顯示出政府的準備不足,應對失當。昨日本報A2版報道,有市民投訴其非因新冠離世的親人遺體,在九龍公眾殮房存放一個月,疑因殮房處理不當而出現霉變,導致無法辨認一事,只是最新的一例。雖然衛生署強調處理程序無問題,但類似因遺體腐爛變質難以辨認的事件並非孤例,政府實有必要檢討現行的公眾殮房處理標準,擴大殮房規模,加速認領遺體的流程,讓逝者靈魂得慰藉,讓他們的家屬安心。 公眾殮房遺體霉變 家屬投訴難以辨認 殮房「爆棚」,並非第五波疫情爆發後才出現的新問題,過往每年的11月至3月由於是流感爆發高峰期,又恰逢農曆新年,港人家庭一般不願在此時舉辦喪事,殮房都會有爆滿的情形,甚至出現「一格兩屍」的現象。今年由於第五波疫情來襲,很多死者的家人亦因中招、密切接觸、限聚等多種原因,再加上政府法醫人手調配不足,更拖慢了認屍和遺體領取的速度,亦大大加劇了公眾殮房「爆棚」的程度。 因此,衛生署3月1日起在富山公眾殮房旁加設61個冷凍櫃,暫時安放遺體,但有家屬投訴,等待近一個月才見到先人的最後一面,遺體已發黑及現屍斑。有殯儀業者稱,有七八成遺體在出殯時因嚴重腐爛,無法穿衣化妝,可見遺體腐壞變質並非個別事件。 人體於死亡後出現屍身腐化是無可避免的自然現象,雖然市民明白,公眾殮房遺體冷藏室只是為短期存放遺體而設,不可能長期擺放,冷藏室的溫度亦不是愈低愈好,否則會導致遺體冰凍僵硬而影響化妝穿衣;但政府應該考慮到,各種因素會影響遺體送抵殮房及其後的腐化程度,應該因時因季因地調整遺體的處理程序,並與逝者家屬良好溝通。有遺體防腐專業人士指出,遺體變壞八成是因為殮房不夠冷,兩成是因為環境清潔及消毒得不好,僅1%與死者所患疾病有關,例如糖尿病等。對於一些投訴個案,政府總是堅稱,公眾殮房有嚴格溫度控制,即標準溫度攝氏4至6度。外人不知這一標準是根據什麼制定,但有專家指出,公眾殮房冷藏系統普遍較醫院殮房遜色,而最合適冷藏遺體的溫度是攝氏2至3度。而且,要考慮遺體送至殮房之前的狀况,以及個別殮房的不同狀况。 例如,有報道指,在富山公眾殮房外加設61個冷凍櫃暫時安放遺體後,即出現「屍疊屍」情况,冷凍櫃在烈日當空下亦可能影響冷藏。而且,由於第五波疫情的來襲,很多在醫院離世的遺體,一度被堆放在急症室的地板。衛生署亦承認,有部分於急症室離世者的遺體在送到公眾殮房及冷凍櫃前已有早期腐化。由於這些遺體之前在室溫存放多時,部分儲存遺體的膠袋已被拖爛,當中大部分都是染疫死者,亦無防水屍袋,以致傳出非常濃烈的屍臭味,不僅令家屬認屍時感覺難受,更令人擔心有衛生問題。亦有業者指出,由於九龍公眾殮房原為後備殮房,並非常年運作,定期的清潔、冷藏設施的維修保養或未臻完善,冷藏溫度可能更高。這些都不是當局一句「運作正常」,可以敷衍搪塞得過去的。 殮房資源長期不足 難以應付人口老化 隨着本港人口老化,對醫療及殮房的需求亦上升,第五波疫情帶來的啟示就是,本港醫院資源不足,作為民生需求最末端的殮房,所獲資源更少。殮房多年來使用率高企,顯示儲存量不足,問題一直無解決。一旦遭遇緊急災難,或公共衛生危機事件,公眾殮房就出現「爆煲」,在資源不足的情况下,又談何因應遺體的不同情况來分別處理? 處理好遺體不單止是公共衛生問題,亦會影響死者家屬情緒。公眾殮房的營運,責任在於政府。本港業界早有呼籲,除了應設法加強殮房冷藏系統,使遺體可保存更久,即使家人要等較長時間,死者遺容亦不至於太受影響,長遠應尋覓更多大型場地,興建冷凍貨櫃或火化設施。同時,還應該加強規劃應變,靈活調配人手,以便在死亡數量大量增加的情况下,能加快遺體認領的流程,避免讓親屬要苦等半個月之久才能見先人最後一面的情况發生。今次第五波疫情來襲,每日處理認屍由數十宗增加至200宗,法醫數由17人增至30人,過程竟要耗時一個多月,反映政府的應變不足,反應滯後,為程序所困,賊過興兵,凡事慢三拍。面對未來的人口老齡化和傳染病大流行,政府應未雨綢繆,在殮房與殯葬等方面早做準備,讓逝者走得有尊嚴,讓生者心靈得安慰。
星島社論
前政務司司長李家超自宣布參選以來,連日拜訪多名選委拉票,隨着其參選提名資格獲確認,成為唯一候選人,加上已取得過半數選委支持,其未來競選工作重點並非拉票,而是花時間和精力撰寫好政綱,將其施政理念轉化成具體行動方案,提出務實方法解決困擾香港多年的深層次問題和當下疫情,改善經濟民生,為香港開新篇。 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昨天裁定李家超參選特首提名資格有效,共獲得七百八十六個有效提名,讓他成為唯一候選人。李家超感謝資審會和選委支持,讓他可更全面展開選舉工程。儘管只有他一人參選,但他日前表示,明白到外界很重視其政綱,將會調整活動,花更多時間撰寫,盡快完成並向大眾公布。 聚焦擬妥具體管治方案 政治選舉參選人必須爭取曝光,但放在李家超選舉工程上,又不盡然;他如果能夠減少公開活動,其實又並非壞事,一來特首選舉有別於以往幾屆,今屆只有一名候選人,不會有競爭,毋須花太多精力在拉票活動上;二來,以往各參選人有充裕時間拜會選委,期間可能作出一些承諾並寫進政綱,再爭取對方提名,但今屆選舉開展時間較晚和短,李家超在沒有政綱前,短短幾天內已獲得逾半選委提名,且有餘未盡之勢頭,而他拜會選委,聆聽對方的訴求即使有必要,卻未必需要履行個別承諾。 北京屬意只支持李家超一人參選,相信除了需要一個強而有力領導穩住香港大局,亦與李家超出身警隊,跟政商界關係不緊密有關,在施政上少了裙帶關係牽引,當推動改革時也不會有太大包袱束縛。 由於今次選舉時間有限,尚餘約二十天便舉行投票,李家超必須爭取時間盡早交出政綱,因政綱不止是其參選政綱,某程度更是治理方略,讓選委以至全港市民可從中了解其未來施政理念、施政目標優次,以及相關的具體落實方案。既然他已取得逾半選委支持,當務之急並非繼續花太多時間去拉票,而是聚焦撰寫一份具前瞻性、全面反映民意和合乎社會最大福祉的政綱,解決市民最渴望獲得處理的問題。 李家超昨天拜會五大商會,與會代表要求通關、發展本地經濟,以及提升本港競爭力,可見商界急欲與內地和海外通關,而他表明一旦當選後,定以盡快與內地通關為首要任務,但承認工作不容易,因兩地疫情有偏差。香港與內地商討通關均功敗垂成,皆因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須與內地和海外保持聯繫,難以複製內地動態清零策略,但若採用西方與病毒共存,便無法符合內地通關的清零基本要求,正是這特殊情況讓香港陷入控疫兩難困局。因此,市民期望李家超能如實向中央反映本港的特殊情況,並在政綱中提出務實方法推動通關。 此外,房屋、醫療、貧富懸殊和青年向上流難等問題,一直困擾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任內提出了明日大嶼、北部都會區規劃作為解決方法,並建議改組政府架構來提升施政效率。隨着林鄭行將卸任,市民關注新一屆政府會否推倒重來的問題。過往不乏例子,如梁振英上台後,便把曾蔭權提出先租後買的「置安心」計畫取消,林鄭也將梁振英提出在郊野公園邊陲地區建屋的研究方案擱置。 施政宜實事求事 李家超日前表示,希望當局在換屆前完成政府架構重組,並對北部都會區計畫看法正面,某程度上是支持這兩個大項目繼續去馬,但對明日大嶼卻隻字不提,這或多或少反映他未來施政是對事不對人,若果是好政策則予以保留,跟他參選時提出以結果為目標解決問題的務實管治新風脗合,不會在施政問題有太多不必要的政治考量。 李家超當選已毫無懸念,而他在競選期間經常將務實解決問題掛在口邊,問題是他能否行出第一步,交出一份能突破當前困局、改善民生,以及落實讓經濟轉型的具體詳實政綱。若他能說到做到,不但有助凝聚力量,還有望引領香港走向由興到治的新征程。
東網正論
社交平台如洪水猛獸,散播色情文化,侵蝕思維,首當其衝是心智未成熟的青少年及兒童,他們這一代,對傳統電視的倚賴性大減,反而一人一機,無論是智能手機或平板,瀏覽網頁及網絡影片,其中美國Google旗下醜聞不絕的YouTube影片分享平台,更令不少年輕人沉迷其中,終日流連看片,身心成長深受影響。 水能覆舟,亦能載舟,正當大眾以為免費享用YouTube平台睇片,實質世界上當然沒有免費午餐,美國科技巨企巧取豪奪,每一步都是精密計算,密底算盤,個人數據已經被不知不覺間收集,供同集團的公司使用,用戶會收到大量廣告訊息,稍一不慎,特別是入世未深的青少,便會墮入消費陷阱。不少廣告短片涉及「掛羊頭賣狗肉」,荼毒兒童。 社會人士投訴YouTube影片充斥色情及暴力血腥內容,誨淫誨盜,有人將非禮強姦的過程放上網,又有兒童色情片段,篩選機制名存實亡,一般針對色情網站的過濾軟件亦無法完全處理其包含的色情資訊,輸入「sex」及「三級片」等字眼,便會出現大量包含裸露及暴力場面的影片,對兒童保護蕩然無存。 家長要面對色情資訊洪流,需要自行加強監察,但為口奔馳,又如何可以24小時看管子女?尤其是疫情下,面授課停頓,學生要在家中上網課,需要應用電子器材,家長不能一刀切取走器材,只能靠子女自律,但小朋友面對排山倒海誘惑,又如何可以自控,又怎分得出甚麼是不良資訊? 網絡平台把關任重道遠,可是這些巨企社會良心匱乏,甚至利用不同地區的法律灰色地帶,從中營運取利,內地監管色情或暴力影片資訊上相對嚴格,處處犯禁的YouTube當然不能登陸,香港在一國兩制下,未有跟從內地的法規,故此被人有機可乘。涉及色情的網上影片及資訊都屬《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監管,可是過往極少相關檢控,不計其數的影片又如何逐條肉眼篩檢,法例未能與時並進,令到搜證與檢控相當困難。 YouTube在港缺乏監管,成為罪惡溫床,未有足夠審查涉及黑社會打鬥或言論的片段,本港黑幫和勝和前坐館「上海仔」郭永鴻誹謗東方的多段影片,現時仍可輕易在該平台觀看。當局打擊不良資訊不力,過往更經常選擇性執法,東方回歸前後面對不公平審判,淫審處三重標準,對東方旗下刊物亂評級滋擾,選擇性檢控,把「大衞像」評為第二類不雅物品,淪為國際笑話。部門是否崇洋媚外,擺明「大細超」,外國公司就縱容,若東方刊相同內容,恐怕立即被針對。 東方傳媒機構向多個部門作出舉報及投訴。希望有關方面能夠正視問題嚴重性,執法要雷厲風行,立法方面要盡速補救。既然YouTube等影音平台漸成主流,絕對要有完善機制去監管。首先,應該要求YouTube妥善管理所有片段,例如設立認證制度監管上載者,一旦發現此類影片應即刪除及警告涉事人,如未能達到此要求,應該限制其在香港運作,若果屢犯不改,甚至考慮像內地般禁止在港經營,殺一儆百,還香港一個乾淨的網絡環境。
頭條社論
上海疫情大爆發,昨天出現逾二萬二千宗本土病例,並首次新增三宗死亡個案,其他省市亦有零星疫情。對以「動態清零」為抗疫政策的內地來說,各地均以圍封小區和全民強檢,作為清零的手段。在此嚴峻時刻,有緊急需要北上的香港人必須小心,稍一不慎,就會不符合內地的嚴厲外防輸入政策,而被要求入院隔離。 繼本報早前報道,有新冠康復者回深圳探親,動身前已做了核酸檢測呈陰性,但過境後再做檢測,被指CT值即使過三十(以香港標準來說,被視為含病毒量低,傳染他人機會低或沒有傳染性),卻被內地視為復陽,獲送入醫院隔離,令行程大失預算。就以上周日,兩名港人抵達成都市隔離,即使兩人出發前做檢測呈陰性,但內地的檢測則指兩人是陽性,被視為無症狀感染者,須要接受更長的醫院隔離。從以上兩事例,估計內地檢測採用非常嚴格的標準,即使在港的CT值被視為無問題,但內地則寧緊莫鬆,會被界定為無症狀感染者。 現時一般港人都不會北上,因為須接受至少十四天隔離,故北上者應有急切性探親,或需要處理重要工作,但內地決心「清零」,以霹靂手段抗疫,港人被隔離的風險驟增,如無必要,延遲行程至內地疫情穩定,才是上策。

Share: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