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俄烏之戰打得正酣,這一場看似區域性的戰爭,正在產生的一些蝴蝶效應卻不容小覷,影響極其深遠。人民幣崛起對美元霸權的衝擊即為其中之一。 華爾街日報報導,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國沙烏地阿拉伯正與中國針對以人民幣計價石油合約進行積極協商;這並不是第一次出現此類聲音。2017年開始,中國就敦促沙國用人民幣進行石油交易,換言之,相關協商已持續談了五、六年,但今年的進度加快,這駱駝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自然跟俄烏戰爭有關。習近平近日可能拍板出訪沙國的計畫,如果習近平閉關二年多來的首次出訪選定沙烏地阿拉伯,情勢將更明朗。 整個情事的發展,說到底,是美、沙關係出現了結構性的變化。在一般印象中,美、沙關係一向固若磐石。美國歷任總統從柯林頓、小布希到歐巴馬、川普,幾乎每一任總統上任後都會宣稱和沙國有著「非凡的友誼」,但美沙同盟關係並非表面看上去那麼牢固,因為左右美沙兩國關係的兩大核心要素,石油與安全,特別是攸關沙國王室安全,都正在出現變化。 一般可以看得到的原因有:一,在沙國和葉門武裝衝突中,美國政府沒有給沙國足夠支持;二,美國試圖改善與伊朗關係,重啟伊核協議談判時,沒有充分考慮到沙國和阿聯酋的意願;三,沙國對美國去年突然從阿富汗撤軍感到震驚。 然而,如果與下列三個結構性的因素對比,以上三項原因幾乎就無足輕重了。第一,美國的頁岩油革命,改寫了石油史。以前,美國一向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最大客戶,在1990年代美國每天進口200萬桶沙國石油,但在2021年12月已經下降到不到50萬桶。甚至,美國已從最大石油進口國變成了全球最大石油生產國,美國在石油上,與沙國關係已從原本的依賴變成了競爭。第二,沙國王儲賓沙爾曼,行為處事風格明顯有別於老國王,特別是在異議記者哈紹吉遇害事件後,王儲對美國心存芥蒂,美國對王儲也頗有異見。第三,這次俄烏戰爭爆發後,美國立刻凍結了俄羅斯的外匯儲備,以及所有美元資產,這對沙國這樣的油霸財霸來說,是巨大的衝擊震撼。 與此同時,沙國與中國的關係卻出現了本質上的重大變化。一,沙國已是中國的第一大原油供應國,中國購買了超過25%的沙國出口石油;二,藉由一帶一路,中國在基礎建設與工程上對沙國提供了許多幫助。2018年,中國助沙國建成麥加─麥迪那高鐵;2019年,沙國和中國簽署了35份合作協議,涉及金額高達280億美元;三,美國CNN報導,沙國正在中國幫助下積極製造自己的彈道導彈;並且,中方也積極投資王儲重視的項目,即沙國未來特大城市Neom計畫等。所有以上這些,足以解釋何以美沙及中沙雙邊關係的巨大變化了。 《華爾街日報》指出,中國向沙國購買的石油,如果以人民幣計價,無疑將提升人民幣的地位。此外,沙國還在考慮將人民幣計價的期貨合約,即所謂的「石油元(Petroyuan)」納入沙國石油公司(Aramco)的計價模式。平實以論,目前講「石油元」言之過早,但人民幣原油期貨被認為「動搖石油美元市場份額」這一點應屬事實。沙國揚棄當年美沙兩國有關必須堅持以美元計價石油交易的約定,將直接衝擊美元霸權。 儘管美元因不斷印鈔持續貶值,但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地位始終屹立不搖;如今形移勢易,由於美沙關係的結構性及幾乎不可逆轉的巨變,如果沙國加上俄羅斯及伊朗等一眾石油輸出國,均改採人民幣作為石油計價貨幣,則對美元霸權及今後的全球權力格局將產生巨大影響,必將引起全球高度關注。
明報社評
香港仍在疫海苦苦掙扎,反觀昔日「亞洲四小龍」之一的新加坡,「與病毒共存」表現出色,下周二起將顯著放寬防疫措施。星港兩地抗疫表現值得深入比較,但若簡化為清零還是共存的模式對比,必然流於偏頗,淪為意識形態爭論。全球大多數奉行共存路線的國家,都是因為抗疫慘敗,只能被動與病毒共存,新加坡是極少數主動共存並成功控制死亡率的國家。星洲不似香港有內地為經濟後盾,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為了生存發展,必須緊貼歐美。去年夏天新加坡跟隨西方,開始走共存之路,路途並不平坦,當地政府組嬂力強、行事有度、谷針有成,是星洲最終能殺出一條血路的關鍵。星港抗疫榮辱互見,關鍵不在路線,而是治理能力。 台灣清零星洲共存 四小龍港韓最失色 Omicron去年底發現,短短數月席捲全球,由南非蔓延到歐美,之後輪到東亞重災,現在又再衝擊歐美。疫情大流行兩年有餘,東亞抗疫整體表現一直甚獲肯定,但在這一波疫情中,香港與韓國皆一敗塗地。韓國一天新增超過35萬宗感染,單日死亡直逼400,醫療系統不勝負荷,火葬場應接不暇,情况與香港近似。相比之下,海峽兩岸堅持清零,近月抗疫雖有壓力,大致算是守住,至於走共存路線的新加坡,則是區內另一抗疫亮點。 台港韓星曾合稱「亞洲四小龍」,四地抗疫原本皆採取封堵策略,取得一定成功,及至去年初夏,歐美靠打針開始與病毒共存,星韓分別在去年6月及11月宣布走共存之路,與台港的抗疫方針分道揚鑣。現在來一個階段總結,奉行清零的台灣,與奉行共存的新加坡,抗疫成績明顯勝過港韓。新加坡重症死亡防治有成,總理李顯龍昨天發表全國演說,下周起大幅放寬一系列疫情管理措施,正式邁向與新冠病毒共存的階段。反觀韓港兩地最近先後宣布放寬防疫措施,卻是在抗疫疲勞、失敗主義氣氛籠罩下行事;韓國本月初放鬆社交限制,甚至被指與總統大選拉票有關。三地防疫鬆綁方向雖同,背景卻不一樣,只作表面比較,必然失諸偏頗。 比較星港兩地疫情,累計感染人數皆為百萬多,近期單日新增感染人數也相近,同為萬多人,可是兩地死亡數字卻是差天共地。新加坡每百萬人死亡率約為200人,僅及香港的四分之一,最近每日平均只有10人左右染疫亡,數字更是香港的二十分之一。 現在走共存之路的絕大多數國家,嚴格而言都不是「選擇」,而是因為控疫失敗,別無他法,唯有被動共存,以美國為例,當地每百萬人平均近3000人染疫亡,至於英國則接近2400人。新加坡是極少數主動選擇共存又能避免大量死亡的國家,「不敗下共存」跟「慘敗後共存」別若天淵。李顯龍宣布新加坡抗疫之路來到重要里程碑,乃是基於當地成功通過Omicron疫情考驗,以事實及成績證明,當地已做好準備並具備條件,可以在安全穩妥情况下,解封對內對外防疫措施。這跟香港的一敗塗地,是兩碼子的事。香港羨慕星洲之餘,必須先了解別人為何成功;一知半解想學人,很易變成東施效顰。 英國殖民時代,星港兩地同為英國在亞洲伸張經濟利益的前哨,隨着香港回歸以及中國壯大,香港角色漸漸變成國家對外橋頭堡,內地則是香港經濟的後盾,相比之下,新加坡沒有這樣的靠山,經濟上需要配合歐美。港星雖然同為亞洲金融中心,但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的位置不同,所以香港應該先跟內地通關,至於星洲則很自然先求與歐美通關。新加坡政府早於去年6月即提出共存路線圖,便是配合歐美疫下復常而為,這是戰略選擇。正因為星洲當局明白「不敗下共存」之路很難,所以一直小心翼翼。 「不敗下共存」3條件 星洲香港明顯有別 與新冠病毒共存,對醫療系統承受力是很大考驗。面對Omicron疫情,新加坡醫療系統當然也有壓力,可是並未像香港般爆煲,皆因星洲有一明顯優勢,就是醫療系統堅韌度較強。本世紀初,新加坡人均醫生比例,比香港更低,經過多年致力本地培訓及積極引入海外醫生,近年星洲人均醫生比例,已增至每千人2.4名醫生,反超香港的2名水平。共存必須谷針,新加坡初期一樣面對疫苗猶豫,但當局有雷厲風行谷針意志。去年9月底,當香港打針率仍然只得五成左右,新加坡已去到八成。目前星洲打針率超過九成半,幾乎所有符合條件者已打第三針,可是香港現在還有近30萬長者未打針,已打三針者不足五成。 新加坡最初預期3個月成功落實共存,現實發現並非這麼容易,入秋後國民見到感染數字暴增,人心不安,新加坡政府設法安撫國民,沒有因為推進不順就操之過急,而是因應疫情,適時收放防疫措施,花了9個月,走出「不敗下共存」之路,根據李顯龍說法,這是因為絕大部分國民已打三針、醫療系統挺過難關,以及經過此波疫情後群體免疫力更強。這3個條件,香港符合了多少,各方心裏有數。內地與新加坡抗疫模式雖然不同,但成功之道同樣在於當局行事高效、目標為本、說到做到。香港抗疫失敗,不是模式問題,而是治理能力出問題。第五波疫情仍待收拾,無論如何,特區政府必須在良政善治方面痛下工夫,做事半吊子反應慢,大事難成。
星島社論
(星島日報報道)疫情雖持續回落,但留醫和不治的長者比例仍居高不下,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已要求中央再派一支中醫專家隊來港支援,運用中醫藥為本港抗疫開闢一條新路。港府宜讓中醫發揮所長,達致「三減」目標,既紓緩公營醫療系統壓力,長遠亦可推動中醫藥在港發展,加快落實中西合醫願景,為市民提供更多元化和更優質的醫療服務。 內地增派專家 助達「三減」目標 林鄭在抗疫發布會上指,在參考內地專家意見後,當局已集中資源、專家和人手來提升醫院和亞博社區治療中心的治療能力,優先處理長者及應用中藥抗疫,以減少死亡、重症和感染。現時新冠病人滯留急症室的情況已獲改善,但每天仍有二百多宗死亡個案,留醫長者的比例高。她強調,中醫藥抗疫適用於香港,已向中央提出委派另一隊中醫團隊來港支援。 儘管內地有近四百名醫護抵港支援,但公院醫護人手仍然短缺,林鄭要求內地再增派專家馳援,選擇的是中醫而非西醫,相信是希望將反對聲音減至最低。中醫和西醫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體系,儘管西醫向來質疑中醫欠科學,但因不諳中醫知識而不敢多言,令本地個別醫護團體難以像之前般以內地醫護不懂用英文寫醫囑,來質疑中醫醫術。 中醫在過去幾千年經歷無數次疫情,對治療傳染病積累一定防治規律和治療方案,在二○○三年沙士期間,中醫用板藍根來治療患者,今次內地有三款中成藥對治療新冠肺炎有一定作用,本港市民曾四出搶購。港府在中央支援下成功採購三款中成藥,並向居家隔離人士共派發了一百二十八萬盒,凸顯當局積極應用中醫藥抗疫。 事實上,內地經驗顯示,中醫在抗疫上確實發揮了一定作用。中醫根據病者的體質和病情開方,不但可調節其免疫力,減低發炎反應,改善病情,控制重病率,從而減低死亡率,甚至在病人康復後助調理其身體。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也坦言,內地中醫在亞博館巡房診治,與西醫共同討論治療方案,都認為中藥對長者和長期病患有幫助,如改善胃口、便秘、怕凍和全身乏力症狀,而內地中醫加入服務後,令亞博館可收治更多病人。 此外,今波疫情遍布全港各個社區,本地中醫開始積極參與治療,為家居隔離人士提供免費中醫藥遙距診症和送藥服務,在救治病人方面發揮了作用,亦讓市民更願意接受中醫藥治療。 推動中醫發展 紓公院醫護壓力 林鄭任內積極推動中醫藥發展,並在特定公院為中風、肌肉和骨骼痛症、癌症紓緩治療的住院病人提供中西醫協作治療服務。疫情促使內地中醫與本港西醫在亞博館交流合作,並實行中西醫協作抗疫,雙方在探討診療方案,相信是以臨牀實效為依歸,即能盡快治瘉病人而副作用最小。本港醫學界宜把握與內地中醫交流的機會,結合中醫的優勢,冀能走出中西合醫的新路向。 疫下市民開始認識到中醫藥在治療輕症和長期病患有幫助,港府若能善用,乘勢加力推動中醫抗疫,並放下重西醫輕中醫的成見,不但有助中醫藥發展,更讓中西醫各自發揮所長,使醫療服務多元化,市民生病時便不會一窩蜂湧到公院,長遠可紓緩公共醫療系統壓力。
東網正論
儘管本港疫情仍在高位徘徊,衞生防護中心呼籲不能鬆懈,但已是連續多日少於1.5萬宗。疫情高位喘定,現在最迫切需要解決的是經濟和民生問題,港府甫推出一萬元「臨時失業支援」即接獲10萬宗申請,當知失業基層手停口停,水深火熱,遑論中小企長期無法正常營業,許多已捱不住執笠。林鄭計劃下月21日開始分3階段放寬禁聚措施,其實已經太遲,意味被禁營業處所仍要「納空租」起碼一個月,完全未能做到急民所急;何況通關無期,難以引入活水打救,香港究竟如何是好,已不容廢官一拖再拖。 林鄭早前公布,二人限聚令、晚市禁堂食等措施,下月20日前無空間放寬,但若疫情沒有反彈並持續向下,4月21日起將以3個月,分3階段放寬社交距離措施,首階段放寬晚市堂食至10時,重開健身室和美容院等,預料第三階段可解除所有食肆及表列處所的人數、營業時間限制。然而不少專家皆預期,一旦放寬防疫措施,第6波疫情必定爆發;更令人無所適從的是,林鄭至今未決定香港採取哪種抗疫模式,既無法做到內地動態清零,又不敢明目張膽推行西方式與病毒共存。正是抗疫模式「兩頭唔到岸」,令香港兩年多以來不但無法與內地通關,又不能全面向國際開放,經濟則一沉不起,民不聊生。 雪上加霜的是,多個跨國企業都傳出將亞洲總部由香港遷往新加坡,原因是過於嚴格的禁聚措施和隔離限制已令洋人吃不消。早前有本港商界名人向林鄭發公開信,直斥港府抗疫政策混亂,官員和專家言論引起公眾恐慌,從未見過香港淪落到這種境況,無論做生意、謀生計都充滿沮喪及憂慮。更有傳外資要求港府必須公布放寬防疫路線圖,否則將「拉大隊」離港。結果未幾林鄭即宣布下月1日起解禁英美等9國禁飛令,縮短入境檢疫期,並擬分階段放寬禁聚安排。可見港府即使不顧基層死活,也不能不理外資反彈,重啟經濟已是刻不容緩。 實際上,「做生意、謀生計都充滿沮喪及憂慮」絕非言過其實,只消往銅鑼灣等傳統旺區走一圈,當知今時不同往日,整條街冷冷清清,過往車水馬龍的塞車場面不復再,甚至吉舖比打開門做生意還要多。最慘情是小企業傾盡老本開舖謀生,詎料慘被港府折騰,捱過了頭4波疫情,也挺不過第5波,有的甚至欠下巨債,陷入絕境。更不必說,被禁營業的表列處所首當其衝,飲食業難以生存,許多知名食肆都暫停營業甚至執笠;美容院、健身室一殼眼淚,日前有大型美容集團老闆向林鄭發公開信,質問政府禁止他們營業,但不禁止業主收租,叫他們如何生存,可謂一字一淚;酒吧業界更是飽受歧視,今年只營業了6日,還要等第二階段才可重開,屆時還剩下多少「死剩種」,可思過半矣。 正如飲食業界指出,整體社會疫苗接種率高,現已有條件放寬晚市堂食,不明白為何還要拖多一個月。其實,港府怎會不明白各行各業奄奄一息,禁聚措施每拖多一日,整個商界傷多一日,否則也不會整色整水,既重推電子消費券,又立法禁業主追租3個月。之所以不肯提前放寬禁聚措施,一來怕孭鑊,二來針不拮到肉不知痛,高官月袋數十萬元高薪,林鄭更是月月在禮賓府數現金,做錯事又不用問責,哪怕路有凍死骨,一樣毫髮無損,自然傾向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得過且過。 由此可見,指望任期已在倒數的林鄭政府打救經濟,隨時只是緣木求魚,但目前香港已到了彌留階段,要是留待下屆政府上場才大刀闊斧改革,明顯已經太遲。中港經濟唇齒相依,若能早日與內地通關,許多經濟問題必能迎刃而解,奈何港府無法做到或不願做到動態清零,中港短期內肯定不可能通關,退而求其次,便是盡早恢復與國際通關,重振國際金融中心聲譽。 無獨有偶,新加坡宣布下星期二起放寬社交距離措施,社交聚會人數限制由目前5人放寬至10人,民眾在戶外可選擇不戴口罩,完成接種疫苗的入境旅客將取消大部分限制措施。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競爭老對手將香港愈拋愈遠,要是港府仍然舉棋不定,蹉跎時日,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勢必不保。這樣說絕非無的放矢,數字顯示,今年2月有破紀錄的7.1萬人離港,是疫情爆發以來的最大流出紀錄。而新加坡樟宜機場1月份共接待約8,000名來自香港的旅客,較去年12月按月暴增88%,流向星洲的資金有增無減,可見新加坡已成港人避疫及資金避險之地。香港再不急起直追,肯定只會恨錯難返。 首輪電子消費券有望在下月上旬發放,這筆錢原意是振興經濟,但在民生維艱的現實下,這5,000元是許多市民的救命錢。高官是否可以因時制宜,加碼派錢,固然必須考慮;更重要的是,抗疫和救市必須取得平衡,盡早選定抗疫路線,要麼實現與內地通關,要麼盡快與國際接軌。否則,全港750萬人不是病死而是餓死矣!
頭條社論
各行各業深受疫情衝擊,失業率有回升之趨勢,尤其基層市民失業即手停口停。由政府推出的「臨時失業支援」,是為「及時雨」,計劃由本周三起接受申請,三日內收到近十萬人申請,反映基層生活拮据,急需援手。對於不少打工仔任日薪散工,並無僱主的聘用和發薪記錄,當局稱酌情處理,不設硬性指標。這種非鐵板一塊的作風,值得支持。但在協助失業人士過活之餘,也要慎防存心騙取公帑的行為。 散工在疫情下最先被裁,但他們或沒有足夠資料證明曾上班。另外,自顧人士也擔心無入息證明,申請難度或較一般僱員為大。當局對散工和自僱人士的疑慮,表示從寬處理,並鼓勵他們先申請,在填寫個人申述書時,如實填寫未能提供證明的原因,交由委託機構跟進處理。這個彈性立場,反映政府希望幫得一個多一個,失業者應盡量配合,如遇疑問,可向社工或區議員求助。 公眾希望計劃為失業人士解燃眉之急,但總會有人想渾水摸魚,好像早前的「抗疫基金」和「保就業」,均揭發有人想騙公帑。當局在「臨時失業支援」計劃於四月十二日截止申請前,應廣泛宣傳瞞騙屬犯法,須承擔刑責,說明會有抽查,或可起防騙的作用。

Share:

More Posts